第八章川大初遇鬼

  “既然你知道还带我们过来?”徐清恶狠狠地对王炫卓吼道,王炫卓苦着脸,小声说道:“可是前两天我们都来过这里啊,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你还说!”徐清一瞪王炫卓,王炫卓连忙闭嘴。我拿过一瓶没有喝完的啤酒瓶,从先前隔开的口子里挤出一滴血,滴落进去。然后把酒瓶丢进小湖里,大家都有些诧异地看着我,曹莹莹疑惑地说道:“我在你血里感觉到了一股至阳的气息!”

  我对着曹莹莹笑笑,说道:“那你不会告诉一些老怪物,把我抓走练了吧!”

  “怎么会!我曹家自古学医,自不会做如此损德之事!”曹莹莹嫣然一笑,令在场四个男生都露出了猪哥像。

  “砰”地一声闷响,把我们几人惊醒。我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声音来自水底,随着声音的响起,湖面开始泛起一道道波浪,伴随着一些细小的气泡腾起,一缕缕常人难见的黑气在气泡破碎之后飘荡在空气中。

  ;酷*i匠q网M永e=久免费?√看v,小%说'3

  “此地不太平!”曹莹莹抱着胳膊说道,我看着她问道:“你也看到了?”

  “嗯!触及旁通,对这些也略知一二!”曹莹莹说道。

  “你们说的都是什么啊?为什么我感觉凉飕飕的!”王炫卓也搓起了胳膊,其他几人连忙符合,就连像个男孩子性格的徐清也躲在了曹莹莹背后。

  “这湖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你们小心一点!”我提醒道。

  田兵走出亭子,向湖底看了看,可是湖底长满了水草,借着月光,可以看到水草四处摆动,“是吗?怎么我没看出来?”

  我连忙把田兵拉回来,没有跟他解释,从裤兜里掏出四张黄符,贴到亭子的四根柱子上,嘴里叹道:“还好我把这个给带出来了!”

  “你们几个别处去!你们几个别随便出去,我这个镇封符大概能坚持半小时不让鬼煞入侵!”我虚了一口气,看向王炫卓几人,说道:“哎,你们几个还是不是童子?”

  马思吉本来因为中邪有些苍白的脸色一下子红了起来,问道:“你······你干嘛突然问这个?”

  “少废话了!我要童子尿有事!”我皱眉说道。

  “我是!”

  “我也是!”马思吉和王炫卓连忙说道,田兵到是有些犹豫,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可能······不是了。”

  我把两个空啤酒瓶递给马思吉和王炫卓,说道:“今天喝多了吧,快贡献一些出来,记住别洒出来了!”

  王炫卓接过酒瓶,然后自己有在地上又捡起几个,说道:“一个不够,不够!嘿嘿······”

  我有些无奈地看着王炫卓那又挺了几分的肚子,自己也捡起两个递给马思吉,“备用,别晒出来了!”

  马思吉和王炫卓背过身去,我叫曹莹莹和徐清转过身别偷看,自己也捡起两个酒瓶,开始释放男人的水龙头。

  好一阵子过去了,我打了一个激灵。发现王炫卓和马思吉还有田兵三人都看着我,王炫卓笑呵呵地看着我说道:“看来大法师今天喝的也不少嘛!”

  我尴尬的集合了三人的童子尿,先用王炫卓的,透过小小的瓶口,一点一点地洒在亭子周围,绕成一个圈,顿时一股骚味和酒精味就扑鼻而来。接着,我又用马思吉的尿液在贴上符纸的四根柱子下画了四个符篆。

  “大师不愧是大师,我不冷了!”王炫卓惊喜地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待会儿我要回去拿点东西,你们都在这里等我,千万不要出去,也不要抹掉我画的东西,不然待会儿阵法破了,所有人都得遭殃!”

  我拿着自己的两瓶尿液,走出了亭子,在走廊上画着一个个符文,在月光下,符文似乎闪耀出一点点光芒,而后又隐没。走到走廊尽头,童子尿也用完了,我连忙朝着宿舍方向狂奔。

  “你说,东禹是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呢?”田兵咋咋忽忽地说道。

  “别开玩笑了!你没看见刚才瘦马变成什么样子了吗?”王炫卓狠狠地拍了田兵一把。

  “不要乱说了!我相信许东禹!”曹莹莹坚定地说道,徐清也连忙符合。田兵嘀咕道:“我也没说我不相信他啊,只不过开个玩笑嘛。”

  宿舍楼很远,我一路狂奔,来回花了将近半小时的时间。不得不感叹,好大学就是大啊!就是不知道京华大学大到什么程度呢!

  我带着降魔剑,终于回到了亭子内。我把降魔剑递给马思吉,让他抱在怀里,然后对着大家喊道:“我们快跑,不然待会儿阵法破了,只怕每个人都会受到恶鬼的诅咒,减寿几十年。”

  可是我却忽然感到不对劲,没有一个人理会我!马思吉也没有接我的剑,只是翻着白眼看着我手上的降魔剑。咋一眼看去,所有人都面色苍白,眼神呆滞。

  我心中一跳,看到亭子一个柱子下的符篆变得模糊一片。一阵风吹过,墙上的符纸也失去了效果,被吹拂到湖面。月光下,隐约可以看到符纸上的符文变得模糊。

  “滴答”

  “滴答”

  我听到水滴到地板上的声音,心中大惊。连忙朝着走廊方向看去,地上一大滩水,一串脚印自走廊中间突然出现,走到了亭子门口。我连忙举起桃木剑,环视四方。

  “呼——”

  一阵长风拂过,我在这闷热的夜晚,我竟然感觉到一丝凉意!

  “不好!”我一只手向这那摊水的方向挥去,一堆红色的粉末洒向地方。袖里藏砂,这是我最近学会的一个招式,即使穿着短袖,也依然可以施展!朱砂洒向那摊水的方向,我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一股阴气顿时消失。我心里送了一口气,看来这鬼的道行不是很深,不然我这刚刚开始的浅薄道行,还真应付不过来!

  我从荷包里掏出一把黄符,在亭子里一撒。忽的,又是一阵风。黄符被吹到河里,很快就被侵湿,模糊了黄符上的符篆文字。我皱起眉头,又要拿出一把黄符。

  忽然!

  一双冰冷的手抓住了我伸进荷包的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猪蹄说:

  抓住许东禹的是人还是鬼呢?精彩章节马上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