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实验室内,白色的灯光照射出来。那是众所周知闹鬼的地方,倘若不是陈莉唆使我们,我们也不会去那里探险,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们毕业了不想留下遗憾!

  那里竟然莫名其妙的开灯了,那一定有古怪!

  我心中大惊,暗恨自己没有把桃木剑带来。不然说不定还能一举诛灭实验室闹鬼事件!

  附近烈士公园的树林发出“沙沙”的声音,隐约可见一些影子若隐若现。我连忙拿出纸巾把手指头包好,避免血腥味吸引来了厉鬼!

  忽然,一阵女人的哭啼声传来。声音时断时续,惊得我汗毛炸起。声音的原点正是实验室!恍惚间,我似乎还闻到了一阵福尔马林的味道。我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惧感,心中默念道家的清心咒。心中的压抑感顿时消失许多,那若有如无的福尔马林味道也消失,看来是自己心中的恐惧所致!

  哭啼声越来越小,几乎不可闻。附近烈士公园的树林摇曳声也渐渐停下,似乎血腥味已经消散在空气中了,我的心渐渐宁静下来。暗道,难道这次招魂失败了?书上记载,招魂最好是至亲的人才能召唤出来,倘若胡乱招的话,很可能会招来冤魂厉鬼!届时,就会厄运缠身了!

  “不过好在没有招来恶鬼!”我送了一口气。

  忽然,我背脊发凉,转身一看。一个白影闪过,身影十分熟悉,长发披肩,遮住了脸,一身轻薄的白衣。那是······实验室的鬼!

  “妈呀!”我大叫一声,连忙抓起两张黄符,绕着三支香旋转。黄符开始燃烧,此符乃是通灵符,施法者使用,能够通灵,看见常人所不能见的东西。功效就和幼牛的眼泪差不多,但是相对于幼牛的眼泪,还是差了许多。我也不求能够把这鬼看得特别清楚,只要能看到就行。

  通灵符燃尽,一个若隐若现的白影出现在眼前。它就这么静静地,站着不动。微风拂动它的发丝,可是依旧看不到面庞。

  “这位小姐,我召唤的乃是陈莉,不是你!为何你会来此?”我强行镇定心灵,问道。

  “呜呜~~~~~~”白影发出了轻微的哭泣声,声音不大,却仿佛就在耳边轻语一般,传进了我的心中。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思绪有些混乱,连忙口念清心咒,祛除了那烦闷的心情。然后抓出一把黄符喝道:“区区鬼煞,也敢对我出手?”

  “呜~~~”它轻声呜咽着,带着一丝伤感,有种闻着落泪的感觉。

  我感觉到,它似乎在想我倾诉着她的哀伤。这一刻,我似乎懂了它的意思。面露哀伤,叹道:“往事随风烟,过去了就过去了吧!何必过于怀念呢?”

  它没有再发出声音,只是似乎在犹豫。我能感觉到她那纠结的情绪。可是人鬼殊途,我并不知道她过去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看似悲伤的鬼。忽然,它动了。我心中一惊,连忙拿起黄符挡在自己身前。可是它却在向后退去,没有去实验室,而是在这小山坡深处退去。哪里是一处茂盛的密林,几乎很难容纳一个人走进去。

  “难道它是要我跟着它走?”我有些疑惑,迈开脚步向那密林走去。

  小树林不高,我拨开拦住前路的枝叶,跟着鬼影向前走去。夏天,不仅是天气热,也是蚊虫多的季节。树上很多虫子纷纷掉在我衣服上,甚至掉进了我衣服里面,弄得我浑身难受。我连忙弄掉身上的虫子,继续往前走。

  O酷K匠H网唯)z一v正^版e,I其G他!都是-盗#版3V

  树林中传来嗡嗡的声音,我心中奇怪,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苍蝇?有几只飞到我身上,带来一股淡淡地臭味。我眼神一凝,寂静的小树林,怎么会有臭味呢?我看着白影消失的方向,小心翼翼地走去。

  随着进入的越深,苍蝇也越来越多。我渐渐开始闻到一股若隐若现的臭味。臭味越来越浓,逐渐变为一股恶臭。我皱着眉头,手中紧紧拽着黄符。心中有一丝紧张,密林中只传来一群苍蝇的“嗡嗡”声。

  忽然,我看到一个亮晶晶的东西。一串手链,挂着粉红色的小吊坠。我心中暗惊,这手链上次不是被李东强在实验室找到吗?怎么又出现在了这里?我脑海里开始浮现那天的画面,李东强拼命地在一对杂物里翻找着,找到了这串手链。然后,李东强为了帮我打开装尸体的箱子,把手链放在了箱盖上,打开箱盖之后,因为看见陈莉的尸体,似乎忘记拿那串手链了!可是这手链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是被谁丢过来的?一个个疑问出现在我脑海。

  我拿起手链,弄掉上面的树叶。手链上竟然有一点血迹!我心中一动,这血,是陈莉的?还是谁的?

  一股腥恶臭从手链上传出,让我险些作呕。几只苍蝇竟然停在我手上,在手链上有血迹的地方爬动!即使是我经历赶尸、尸煞这等恐怖事情之后,看见这等场面,心中还是有些发麻。

  我感到手链上有一股阴气,拿出一张符,念了一句咒语之后,放在手链上。符“砰”地一声,燃了起来。

  “逝者矣以,陈莉,我会帮你报仇的!请你安息吧!”说完,我凭借着手上的火光向四周看去。在前方不远处,一个带着血迹的脚从树根上露出来。我心脏开始砰砰地跳动,瞳孔猛地一缩。接着符纸燃起的火光,我向那方向走去,心中不停地念叨着清心咒,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待我靠近那只脚,我看到了这尸体的全貌。

  是陈莉!

  我心中翻起来滔天波浪,难怪警察们都找不到尸体,原来尸体被藏匿在这里!看来李子明没有跟李子青讲实话,没有人会怀疑这没有人来的地方会藏匿着一具尸体。

  这时,符纸燃尽,没有了火光。在这密林之中,月光难以照射进来,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形的轮廓。我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在地上清理出一片空地,然后堆上少量的枯枝烂叶点燃。借着火光,我看清了陈莉的全貌。她全身赤裸,丰满的胸部上有些淤青,苗条的腰部还有一些血迹。腹部一条刀缝,一把水果刀插在上面,蚷与苍蝇从其中进进出出。我胃中一片翻腾,想呕却呕不出来。看着陈莉如此凄惨的模样,我心中有些忧伤,想起高中这三年来,她作为李芳的闺蜜,一直把李芳当做姐姐,只要有我和李芳的地方,她经常会出现。带着一脸豪迈的笑容,像男孩子一样,把手勾搭在我肩膀上,喊道:“姐夫!”

  她是那般的天真烂漫,如今却遭到如此残酷的事情!被人奸杀,抛尸密林,不能入土为安,暴露着身体,还要遭受着蚷虫与苍蝇地骚扰。生前死后成了鲜明的对比!

  “苍天呐!你为何如此的不公!”我仰头长啸,声音在宁静的校园内响彻。我感觉到一丝淡淡的哀念,一丝仇恨,一丝不甘!我紧紧握着手链,在口袋里找到一张符纸,这张符纸画得很凌乱,几乎让人看一眼就会烦躁不已!这就是往生咒,人的灵魂是经历一个个的轮回转世,善者十世为人而从善者,便可得道!

  “但愿你将来轮回得道,进入那神话中的天宫吧!”往生咒在我手中燃起,我念起一段冗长的往生咒。人死后,经过阎王殿审判,然后喝了孟婆汤,走过奈何桥,变会忘记前世因果。随着咒语,那一丝哀念,一丝仇恨,以及一丝不甘逐渐消失,随风而去。

  我神情恍惚地离开了这里,走到小山坡,盘坐在先前摆的祭台附近。思绪万千!掏出手机,我拨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嘟”了两声之后便接通了。

  “喂,请问是陈莉的爸爸吗?”我有些哽咽地问道。

  “是,请问你是谁啊?”陈莉的父亲声音有些衰老,可见陈莉的死亡以及消失对他的打击有多大!电话中传来一个衰老的女人声音,她声音有些抽泣,“老公,是谁啊?这么晚还打电话?”

  “陈叔叔,我是陈莉的同学,我发现了一点线索。你能来一趟学校吗?”我忽然有些不忍告诉他们,陈莉死亡的惨状!可是这又必须得让他们知道。

  “是吗?好的好的!我马上就来!”陈莉的父亲突然一下激动,几乎是吼道:“老婆,快!快!跟我去学校,有人找到小莉的线索了!”

  电话中传来一阵忙乱的声音,我有些哀伤,天下父母心呐!

  “叔叔,记得带上手电筒!”我提醒道。电话挂断了,我心中一片哀伤,陈莉的父母这么晚还没睡,就是因为自己女儿的尸身还未找到。我不由地想起了自己父母,当时以为我死在去酆都鬼城路上的时候,他们何其不是像现在这般悲伤!这天下间,最关心自己的人,也只有自己的父母了!

  我坐在祭台附近施法,可是实验室的鬼没有再度出现,不过我感觉到一股熟悉的阴测测的气息。我对着空气中说道:“谢谢你!可惜我如今的道行尚浅,没有能力超度你!日后我道行渐深的时候,必定过来,替你超度,向阎王请求,让你下一世投胎做人,已报今日之恩!”

  那阴测测的气息消失,小山坡下的实验室内灯光熄灭,一阵女人的呜咽声再度传来。

  我漫步在操场上,静静地走了一个多小时。脑海里不停地浮现昔日与陈莉的日子。当时,我们和李芳漫步在这条跑道上的时候,她总是从我们身后冒出来,拿出两支雪糕或者两瓶饮料,笑嘻嘻地说道:“芳芳姐,姐夫,给你们的!”然后又笑嘻嘻地跑远。

  一个多小时后,门口传来摩托车的声音,接着就是一阵喧闹声,我连忙向门口跑去。远远的,就看着两个老人,在和保管科老师吵架。那两老人其实不老,才四十多岁,可是那在灯光下,照射出的半头银发,却让他们显得苍老!我心中一酸,连忙跑去,堆着笑脸对保管科老师说道:“老师,这是我朋友的父母,还请帮帮忙。现在天色已经晚了,您进回去休息吧!明天小弟做东,请老师好好喝上一杯!”

  那保管科老师将信将疑地看了我一眼,掏出一支烟放在嘴边正是我送的那包香烟,我连忙拿出打火机点上。那保管科老师说道:“你这兄弟够意思!虽然不知道你们要干什么,不过这大半夜的,也不要在学校里闹事!不然就别怪老师我不给面子了!”

  “好的好的!谢谢老师啦!”我对着保管科老师点头哈腰地道谢。陈莉的父母也认识我,当时与陈莉在一起补课的时候,经常与其父母见面。

  “同学,先前是你给我打电话吧?”陈莉的父亲问道。

  我点点头,说道:“是的,陈叔叔!”

  “那你是知道我女儿的消息啦?快告诉我!快告诉我!”陈莉的母亲扑来,拉住我,满脸哀伤。

  我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泪水在我眼中打转,把陈莉的手链递给陈莉母亲,低声说道:“我今天晚上,找到了陈莉的尸体。”

  陈莉的父母落泪,她母亲跪倒在地上,大哭道:“我可怜的女儿啊!你还是去了啊!同学,我求求你,带我去看看我女儿吧!我求求你!”

  我慌忙把陈莉母亲拉起来,陈莉父亲也帮忙把陈母拉到一边,喝道:“你这样成什么样子?没有体统!不过小兄弟,麻烦你带我去看看我们女儿吧!”

  “我会带你们去的!只是,陈莉的样子,哎!”说道这,我叹了一口气。李芳帮忙传到网上的视频点击率已经突破百万,还被各大媒体新闻转载播放,陈莉父母也知道自己女儿的死因,只是苦苦找不到尸体,终日只能以泪洗面。

  从陈父手中接过手电筒,我带着他们走到小树林中,找到了陈莉的尸体。陈父陈母看到陈莉的惨状,嚎嚎大哭。我不停地安慰,可是没有什么作用。

  “陈叔叔、阿姨,现在当今之急便是要报警!让警察将李家兄弟绳之以法!立即枪毙!否则陈莉想要从学校抬出去,影响太不好了!”我说道。

  “不!不!我要亲手杀了这个畜生!”陈父满目通红,身上发出阵阵杀气。好一会儿之后,陈父才慢慢缓过劲,拿出手机,打了一个警察电话,这是直接负责这案件的警察。陈莉尸体一日不能找到,便不能归案,也不能枪毙李子青。这让他十分恼火,现在接到陈父的电话,连忙应是,带着大队人马赶到学校。

  警察们感到学校,抬出了陈莉的尸体。尸体盖上了陈父的衣服,遮住了那赤裸的部位。陈父有些激动地握住了警察的手,连道:“真是感谢你们了!你们是人民的好警察!劳烦你们这么晚还要为了我家的事情奔波!”

  “哪里哪里!身为人民警察就应该为人民服务嘛!我们还要感谢你们,让我终于可以归案,将李子青那败类绳之以法!”警察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猪蹄说:

第一卷写了四十四章,终于结束!猪脚大人终于也要踏上征途,出发去蜀川大学!玄幻离奇的世界开始展露在大家面前,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