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报纸上爆出头条新闻:刑警队长知法犯法!

  在一条隐藏的街头上,我和虎哥几人拿着报纸,嘴角纷纷露出一丝冷笑。我们几人逃狱的事情已经被这条新闻给压下去了!对于犯人逃狱和警察徇私枉法来说,现在的八卦人最在乎的始终是自身利益!只有有人落马了,纷纷唾弃之。

  李芳发的帖子被无数网站转载,各大新闻报社也争相报道此事。警局中,李子青已经被记者们围堵在里面不得出来。检察院的人也出动要对李子青进行停职调查处分。警局中,除了被虎哥逃狱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也同样被这群八卦记者烦得脑门冒烟。

  ◇6酷~匠lA网%首ZD发H

  各道报社已经纷纷爆料这件事情,同样也有人开始人肉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何奈最后查到了一家网吧的服务器,最后结果不了了之。我不想让李芳卷进这件事情中来,所以并有没有去找她,跟着虎哥埋伏在警局门口。许久时间,警局里出来一个有一个领导,可是全部被记者们的各种问话给逼回去了。

  我和虎哥两人等待良久,那李子青终于从警局中走了出来。随行的还有大群警察,他们手持警棍,维持这治安。

  “静一静!各位静一静。”李子青大声喊道,声音很是洪亮。大概是平常威风八面,那气场瞬间压制了这些记者,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等待着李子青的后话。

  等了许久,李子青并没有做出任何解释,不怒自威地看着在场众位记者。一位记者终于受不了了,他大声叫到:“请问李子青先生,在网上火传的视频,暴露了你和你弟弟之间的苟且之事,你们徇私枉法!你可有解释?”

  李子青脸色阴沉,平时别人都是叫他李警官,如今却被一小小记者指名道姓,不就是戳中那视频实属了吗?李子青连忙说道:“那纯属污蔑!想必各位记者也知道,我们身为警察,经常得罪各类人物,可能是因此引来的报复!让他们聘请了高级剪辑师,把我的头像P上了视频中!天地可鉴,我李子青堂堂刑警大队队长,是不可能做出这等苟且之事的!”

  众记者点点头,即使知道很多警察背地里的阴暗事,可是这世上还没人能抓出这些证据呢!然而那记者继续说道:“是吗?可是刚看到视频的时候,我们请了全国最著名的网络专家鉴定了,这些可是没有做出任何修改啊!”

  那记者说完,扭头对着我和虎哥方向笑了笑,阳光普照下,露出曹志清那阳光的面庞。我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心道:看来这李子青确实到要倒霉啦!

  “是吗?那请问你们请的是哪位专家呢?你确定他真的能鉴定出来吗?”李子青自信地问道,他可不相信报社能有什么特别出名的网络专家,因此他心想也能瞒天过海。李子青对着这群记者挥挥手,说道:“你们这群记者就是喜欢瞎胡闹!没有证据就回去好好呆着,不要打扰我们警方办公务!要是耽误了大事,你们负责的起码?”

  李子青说完,一群警察拿着警棍驱赶着这群记者。曹志清连忙大喊:“李子青同志,难道你还打算抵赖吗?让这世界继续蒙羞?”

  李子青眼睛一缩,他已经认出此人正是曹志清,他大声喝道:“来人啊!给我把他抓起来!”

  曹志清被警察抓起来,我心中一急,却被虎哥按住,他摇摇头说道:“这是计划的一部分,别打扰他演习!”

  “天呐,这警察竟然罔顾人权啊!我一名记者只是问了几个问题,他就把我抓起来!各位同行们,赶快报道啊!这可是天大的新闻,希望各位同行能为我主持公道!”曹志清大声喊道,那声音真是凄惨、壮烈,让我直捂嘴偷笑。

  李子青脸色铁青,可是却阻止不了这群记者随身携带相机的不停地拍摄。倘若他真的把这些记者拘留下来,那可就坐实了他不顾人权的说法了。

  很快,这群警察就把记者们驱逐离开了警局。不过几个小时间,各大报纸、新闻台、网络媒体纷纷报道了这件事!李子青的名誉再度下降,李芳发的两个视频被大多数人相信属实,社会各界人士纷纷站出来指责公安局,指责刑警大队。舆论铺天盖地的压下来,公安局局长顿时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可是这一切李子青都不知道,他在讯问室里红着眼睛对着曹志清咆哮着,逼迫他把虎哥的藏身地说出来,可是曹志清却蔑视地看着他,冷冷地说道:“有种你就打我啊!现在你是当着众多媒体把我抓进来,倘若我不能完整地走出去,我看你怎么向社会各界交差!哈哈哈哈······”

  曹志清大笑着,李子青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狠狠地抽出警棍,就要往曹志清身上打去。曹志清并未害怕,反而挺起胸膛,想要迎上去。李子青丢掉警棍,他下不了手,也不敢下手!他怕这一打下去,自己的仕途就毁之一旦。

  他抓着头发,红着眼睛蹲在地上。曹志清冷笑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你给我闭嘴!”李子青喝道,对着身后的亲信说道:“给我好好看着他,不准给他吃喝!”

  说完,李子青走出了讯问室。他集合了所有的刑警大队成员,吩咐道:“全市通缉下山虎!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众刑警有的恭敬地答“是”,可是更多的则是露出一副嘲笑的面孔。他们大多数人已经看到了新闻,也看到了那些视频,对于自己跟随了这样的队长心中愤愤不平。可是作为刑警的一员,李子青还是队长的时候,他们也只有听从命令。几十位刑警就这样匆忙地从警局中跑出去,满大街地寻找着。可是这时我和虎哥已经回到了火玫瑰的庄园内,陪着一个大人物喝着茶。李东强在一边小心地伺候着。

  “叔叔,这回你可一定要给我做主啊!这李子青不仅卷进了我师傅和班长,还把你侄儿给卷了进去!如果你不给我们主持公道,你可就再也见不到我了。”李东强委屈地对着一个中年男人说道。

  那中年男人面色一板,严肃地说道:“你这调皮崽子!这回惹下了大祸就知道找叔叔帮你擦屁股了?叔叔要你努力学习,将来接叔叔班,可是你那成绩可是一直见不得人啊!”

  原来这中年男人就是李东强的堂叔,名叫李华。是湘沙市的市检察院的书记。

  “呵呵,李书记家教甚严。不过东强这小伙子挺不错的,有骨气,够义气!以后一定能出人投地!”虎哥说道。

  李华轻蔑地看了一眼虎哥,淡漠地说道:“下山虎!我知道你,当年我还是检察院的一个小小公务员的时候,你就已经在这湘沙市叱咤风云了。可惜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如今是看在我侄子的份上没有报警抓你!不过咱们始终立场不同!”

  “是是是!这会多谢李书记高抬贵手!”虎哥还想奉承几句,却被李华挥手打断,说道:“不说别的了!这李子青罔顾国法!身为国家警察却知法犯法,我会处理的!我已经写了他的停职报告了,明天处分就会下达。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李东强,你跟我先回去,我要让你爸爸好好地教训你!”

  李东强脸色一苦,看了我和曹志清一眼,然后摇头一叹,跟随者李华离开了火玫瑰的庄园。等李华走之后,虎哥长长喘了一口气,说道:“哎,在里面呆的太久了,现在看到这些当官的就有些心虚啊!”

  我微微一笑,“虎哥说地哪里话!毕竟八年了,世间改变了太多的东西。”

  “是啊!”虎哥看了看偎依在小龙怀里的火玫瑰,心中一酸。

  有了李东强叔叔的一句话,我们大家心中也放松了不少,这一晚睡得十分安详。到了第二天一早,我揉着眼睛从房间走出来,虎哥拿着一张报纸大喊道:“哥们儿,快看!李子青入狱了啊!哈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