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起来了,起来了!吃饭了!”一个狱警拿着警棍敲打着牢房的铁门栏杆,发出“梆梆”的声音。

  我们三人和虎哥相视一眼点点头。虎哥也看了几眼他的小弟们。一群人顿时暴动,互相打起了群架。狱警连忙吹着口哨,要他们停手,并且对着肩膀的上对讲机呼叫,请求支援。

  我们和虎哥凑在了一起,虎哥拿起刀,凶狠地说道:“兄弟几个,成败在此一举了。倘若计划失败,只怕我的无期又该改成死刑了!”

  “放心!虎哥,我们一定会努力保住你的!”我坚定的点头,闭上眼,等待着虎哥的尖刀刺下。

  “扑哧”一声,刀没有落在我身上,也没有落在曹志清、李东强身上。我睁开眼睛,复杂的看着虎哥,说道:“虎哥,你怎么••••••”

  虎哥摇摇手,说道:“我这么多年来,刀枪火林什么没见识过!你们几个早就浑身是伤,一刀只怕真会玩出人命,我想要出去,怎么说也得把自己弄伤!”

  说完,虎哥抓住我的手,凑到他胸前,低声道:“抓住刀柄!”

  我心中一酸,还是听话的抓住了刀柄。虎哥掐住我的脖子,让我差点喘不过起来。可是此时我心中没有愤怒,只有一丝酸涩。眼角落下一滴泪水。

  虎哥的小弟们看到此,纷纷大喊:“死人啦!快来人啊!死人啦,快来人啊!”

  监狱中警报响起,整个监狱中混乱不堪。不一会儿,一队持着枪的警察出来了,曹志清和李东强连忙躺在地上,装着晕了过去。我和虎哥也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有了武器的威慑,监狱中很快平静了下来。我感觉到有人掰开了虎哥掐在我脖子上的手,可是不敢有丝毫异动,担心被人发现端倪。

  “来人,把狱医叫过来给他们检查检查!”一个孔武有力的声音说道。

  “吧嗒吧嗒”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估计就是狱医来了吧!他把手搭在我脖子上摸了摸,然后扒开我的眼皮,我看到一个长相较为慈祥的老人,他拿着一个手电筒,对着我眼中照去,我强忍着不适,那狱医说道:“还没死,快送去医院!脉搏跳动缓慢,如果不及时治疗,怕有生命危险!”

  典狱长点点头,说道:“来几个人,把他们几个抬出去,送到医院!严加看管!不容有失!”

  Lm酷匠网y*正ft版首T}发

  “是!”

  感觉到有人把我放在担架上,抬了出去,我心中微喜,计划成功了一半了!李子明,你准备好接招了吗?

  医院除了爱收红包之外,对重病属还是挺照顾的,他们可不想有人死在医院内!即使是犯人也不行!医生把警察赶出了门外,替我们处理好伤口。一个病房有两张床,我和李东强一起,虎哥和曹志清一起。

  等待医生离去后,我睁开眼睛,叫了一声李东强,可是李东强半天没动静。我心中一紧,连忙爬起来,把手指放在他鼻孔处,探测他的鼻息。

  “还好,有气儿!”我摸了一把冷汗,突然我愣住了,李东强竟然打起了鼾!我不由得好笑,这时候他也有心情能睡着!好在既然出来了,那么证明也安全了不少,现在天色还亮,必须等到半夜守在门口的警察放松警惕了才能逃出去,这是先前就和虎哥讨论好了的。

  这几天也真是心神疲惫,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我躺回到自己床上,渐渐进入了梦乡。

  夜半时分,月儿高照!这城市的天气真是变化莫测,一天下雨一天晴。让人捉摸不透!我正睡得香着,却被人摇醒。我睁开眼,看到李东强那明亮的双目。连忙爬起来,问道:“几点了?”

  “十二点多了!外面的警察两个小时前换了班,还进来探查了一下。刚才我潜伏在门口,估计那两警察也有些疲惫!此刻他们的心里肯定最是放松!”李东强说道。

  我点点头,问道:“那志清他们呢?”

  “班长和虎哥都已经溜到楼下隐藏着。”李东强拉着我到了窗前,打开窗户,指着楼下的草丛里。虎哥和曹志清两人躲在草丛里对我们招手。李东强继续说道:“待会儿我们顺着这些空调的支架和水管爬下去,要小心一点!”

  李东强说完,率先爬出了窗口。我连忙跟上,心脏“砰砰”地跳着。庆幸的是,我们的病房在四楼,并不算高。李东强曾经就经常从学校的宿舍楼翻出去上网,对这些早就是轻车熟路。我小心翼翼地爬下去,和志清他们会合。

  “东强,你安排好了没有?”曹志清问道。

  李东强点点头,说道:“早就安排好了!放心吧,他们就在门口接应我们。”

  “走!”虎哥点头。

  “虎哥,你的伤••••••”我皱眉问道。

  “放心吧,不会有事!小伤而已!”虎哥自信地笑了笑,带头向医院门口悄悄跑去。

  我们小心潜伏着,谁知还没走几步就被人给发现了!

  “别跑!”几个身着便装的人喊道喊道。虎哥轻啐了一口,骂道:“妈的,竟然有便衣!我们快跑!”

  那几个便衣警察在后面紧紧跟着,这时前面冲来几个人,领头一个染着黄毛,我一看,顿时乐了!原来是曾经学校的小混混,和李东强关系特铁的“黄子”。黄子一脸惊慌失措,装在李东强身上,轻声说道:“车子在门口安排好了,门口有几个警察被我叫人牵制住了!你们快跑!”

  “黄子”说完,爬起来继续奔跑。那几个凶神恶煞的人继续跟着“黄子”跑着。

  “救命啊!杀人啦!”黄子拦住了朝我们奔来的便衣。

  “敢抢我媳妇,老子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那几个凶神恶煞的人对着黄子吼道。但是同样拦住了便衣警察。

  “噗嗤——”虎哥笑了笑,对李东强竖起了大拇指,说道:“你兄弟真行!”

  “你们给我让开!”那些便衣对黄子吼道,黄子顿时装出一副委屈的模样说道:“大哥啊!你们要帮我做做主啊!他们要杀了我啊!”

  看着黄子他们牵制住了便衣,我们连忙向门口奔去。跑到门口,我看到两伙人正在打架,一伙打的有板有眼,一看就是警察,一伙混乱不堪,不过仗着人数优势,竟然打得难舍难分。

  我们四人悄悄溜到门口,一个人拦住了我们,说道:“你们谁是李东强?”

  李东强站出来,说道:“是我!”

  “你们快跟我来!这次出动的警察有点多!看在黄子的面子上,我也只能帮你们这一点,之后咱们就各走各的!”那人说道。我们连忙跟着他上了一个面包车,面包车一个大转弯,离开了医院。

  “敢问这位大哥叫什么名字啊?”李东强在车上问道。

  “你别问我的名字!我只是看着黄子的面子上帮你们而已!待会儿把你们送到城西郊区,咱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那人冷淡的说道。一路上无言,除了虎哥,几乎每个人都喘着粗气,逃狱这种事情,想起来就觉得刺激。

  到了城西,那人把我们放下,开着车一溜烟的就走了。虎哥感慨着:“就是这里,八年啦,世事无常,这里都变了这么多!”

  “我记得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住的那家有一个妇女,当时我掌握的证据全部交给她了,不知道她是否还在。”虎哥看着前方,眼神中有一丝柔软,我看在眼里,想着,这虎哥当年也一定是个痴情人物。

  在虎哥的带领下,我们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找到一个庄园。庄园很美,不大,但是各种鲜花遍布,最多的就是那带刺的红玫瑰!

  “看来她还在这里,还是那样爱着红玫瑰!”虎哥柔弱的说了一句,按响了院门外的门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