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姐身上的香味令我有些晃神,心中有一丝冲动。还好人是有理性的动物,我及时止住了自己的幻想。对于这种身份莫名且尊贵的人物来说,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黄康为与胡小立等人似乎知道然姐的身份,面不改色,只是显得更加尊敬了。只有我一人,只知道凌峰以及然姐的身份尊贵,却不知道到底为何等身份,只是被然姐这一勾搭,弄得脸色通红。

  “咯咯咯咯•••••”然姐看着我脸色通红的模样,不禁捂嘴笑起来,随后一只手勾起我的下巴,妩媚地说道:“真是可爱的小男生啊!”

  我受不了然姐的这番调戏,连忙挣开她的魔爪,有些语气不足的说道:“我说了!男儿膝下有黄金,即使你是凌峰的姐姐又如何?我就是不跪!错不在我!”

  然姐笑眯眯地看着我,不过我却从其中看出了一丝赞赏。

  “好吧!我也不为难你了,怎么说你也是小峰的朋友。”然姐说完,便转身离去。那一扭一扭的臀部,摇曳的腰肢,晃的我眼花缭乱。众人也是吃惊的看着我,估计在场的也只有我这小白才敢如此猪哥似得看然姐吧。

  4D酷n匠网\~首*发

  然姐走后,胡小立也不敢在对我耍横,毕竟然姐也没有为难我。黄康为等人冷哼一声,转身继续吃着炸鸡。就在几人吃完的时候,凌峰回来了。

  “大家玩的都开心吧!”凌峰对胡小立等人笑着说道。

  几人连忙凑出笑容,说道:“哈哈,在然姐的场子里,当然玩的开心啦!今天就多谢峰少请客啦,不如今晚小弟我做东,大家赏脸一起去华海大酒店吃一顿如何?”

  “不了,晚上我姐找我有事,我就先带东禹回去了!大家晚上玩得开心啊!”凌峰说完,带着我就离开了。

  不得不说,有钱家里就是好!只要一成年,家里就给配备了豪车!坐在凌峰的宝马车上,更加增加了我对权力的向往。

  记得曾经学校的那位历史老师说过,“纵观华夏上下五千年历史,尽皆为一个中字!中央集权,为首者即为中心!”也就是说,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便是权力!当权者得天下!

  这也是黄半仙告诉自己的一句话,“若要驱除邪魔之咒,则须得到皇道龙气!皇者为中,在你受到民众的拥护的时候,自然可以解开身上的诅咒!”

  虽然我知道凌峰的身份如何,但是我知道,只要和凌峰交好,终会有自己的出头之日。

  凌峰这几天都没有带上保镖,我坐在副驾驶座上和凌峰闲聊着。

  “东域,胡小立是不是欺负你了?”凌峰问道。

  “没有啊!”我皱眉说道,不知为何,我有点讨厌欺负这个词。

  “没有吗?这不对啊。按理说他们那性格,我不在后,应该会对你有什么行动吧!”

  我心中一惊,难道先前的事是凌峰故意安排的吗?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呢?

  “哼,只不过跳梁小丑罢了!不值得一提!”我故意哼道。

  凌峰惊讶的看了我一眼,有些发愣。

  “看着前面吧,峰少,不然就撞车了!”我笑着提醒道。

  凌峰连忙减速,这才没有撞到前面的车辆。“看来你去蜀川的这几天是真的得到了什么奇遇啊!”

  我心中一跳,难道凌峰知道了什么,想要从自己手里得到什么?“峰少为何怎么说呢?”

  “呵呵,只是随便猜测罢了!在你高考前,我查过了你的资料,也算对你有些了解!可是刚才那话,可不像你说的哦!”

  “是吗?这不是有峰少帮助我嘛!在峰少面前,他们不就是跳梁小丑吗?”我淡淡一笑,不过心中却非常紧张。担心这峰少这几天并不是真的对自己这么好,而是另有所图。

  凌峰笑笑,不再回答。一路沉默下来,车内的气氛有些沉闷。虽然车内开着空调,可是自己背后已然被汗水侵湿。好在车在一个高档小区内停了下来。

  “走吧,我姐在家里已经做好饭了。”凌峰关上车门对我说道。我点点头,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妩媚女人的容貌。很美,却让我感到一丝煞气,面对着她,不是心跳加速就是头皮发麻。

  “小峰,你回来啦!”然姐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了我和凌峰两人,对我妩媚一笑:“还有这位小朋友哦。你们在客厅坐会儿,饭菜待会儿就好!”

  凌峰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很快的掩饰下去,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说道:“东域,茶几上有零食水果,你饿了就随便吃点,我先休息一下!”说完,就直接往沙发上倒去。

  我咧嘴一笑,这时候的凌峰让我丝毫感觉不到一丝富家公子的气息。不过这并不代表我真的敢随便动凌峰家的东西,先前凌峰的话总是让我感觉到他对我这么好,其实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饭菜很快就好了,可是凌峰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然姐叫了凌峰好几遍都没有叫醒,随即不知从什么地方抽出一根鸡毛掸子,恶狠狠地道:“跟你姐姐装?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这一觉睡得好舒服啊!”凌峰起身,撑了个懒腰,仿佛没有看见然姐一般,跑到了餐桌旁坐下,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然姐又好气又好笑地无奈摇头,邀请我也一起共享晚餐。

  不得不说,然姐的手艺真棒,吃得我满嘴流油,直夸然姐棒。然姐笑眯眯地看着我,眼神中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一般,让我心里直打鼓。

  “然姐,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啦!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我实在受不了然姐的眼神,那妩媚的气息,比蜀山客栈的张玉更加让人血管膨胀。

  凌峰这时也抬起了头,神情认真无比。然姐叹了一口气道:“哎,实不相瞒,我确实是有事相求。”

  “有什么事,然姐你说吧!能帮的我一定帮!”我犹豫了一下,说道。

  沉默好长一段时间,然姐似乎在组织语言,而后说道:“也许你不知道我凌家的来历,我凌家是华南地区的第一家族,传承几千年历史!可是现在,家族看似兴盛,实则渐渐衰亡!”

  然姐顿了顿,我奇怪的问道:“不过这个,我一个小人物能帮什么忙呢?”

  “你且听我说完。”然姐继续说道:“华南地区经济繁荣,特别是沿海地区!各大家族纷纷盯上了我们凌家的地盘,想要蚕食吞并!并且请来了各路牛鬼蛇神,我家族男丁各个莫名其妙的死亡,现在只剩下了小峰一个!”

  我有些震惊,虽然听说在上层社会斗争很厉害,可是让一个家族仅剩一个男丁,这不是触犯了国家法律吗?杀人是偿命的啊!

  “也许你会不相信,他们没有亲自动手,而是请来了一些妖道,给我们凌家下咒、放蛊!去年,我们家族也请来了一位半仙!何奈这半仙超然物外,只留下一句话‘湖湘一许氏,潜龙沉东海。三皇末禹皇,九鼎镇九州。’”然姐说完,直勾勾地看着我,让我有些莫名其妙。

  然姐突然笑了,笑得那样妩媚,却又有一丝楚楚可怜。“经过一年的寻找,我们终于找到线索。那位半仙的话,就是说你!他还说,你一定会帮助我们,倘若不愿意,就让我带给你以一句话。”

  我眉头一皱,感觉自己似乎火灾了别人的算计中,“什么话?”

  “三生算命,命算三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