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未见李芳,心中甚是想念。不能继续与李芳共读的苦涩,未去送李芳的羞愧,还有自己那趟旅行车出事,而李芳却没有丝毫消息的难过,各种复杂的情感在我心中蔓延,交汇在一起,化成了对李芳浓浓的思念,以及迫不及待的相见之情。

  距离凌峰说的周一同去京都,我心中充满焦急的等待,想要早点见到李芳。但是却不敢与凌峰说出来。这几日,我与凌峰天天厮混在一起,也算是比较了解了凌峰这个人。

  凌峰这个人在湘沙市可谓是手段通天,平时一起玩闹的都是公子哥,要不就是官二代。虽然凌峰显得平易近人,但是我却很明白,那些豪门子弟在凌峰面前还是显得拘谨、尊敬。

  凌峰没有告诉我他自己的背景,我自己也没有去问,但是我知道,当凌峰觉得我有价值,想要我了解的时候,会告诉我的。在厮混的这几天,我心中只有思念。

  “哎,东禹啊,帮我去买几瓶饮料和两只炸鸡吧!”黄康为扔下几张红票子给我,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

  黄康为是湘沙市的三大公子之一,其父乃是湖湘省省委书记。所以他在湘沙市手段通天,虽然他眼中充满着对我的不屑,不过也只有在凌峰不在的时候才敢露出这样的表情,毕竟在众人面前,凌峰都是称呼我为“兄弟”,虽然凌峰也许并不怎么看重自己!

  我在地上捡起钱,心中有一丝愤懑,但是还是默默地走出了台球厅。

  先前凌峰接到电话,临时有事出去了,让我在这里先玩着,等他回来。

  台球厅的楼下就是一条烧烤街,我点了两个炸鸡之后,拿了一杯牛奶就坐在下面等着。心中却想着,等自己飞黄腾达的时候要如何损这些富家子弟。

  炸鸡很快,只要把已经熟了的肌肉放进油锅里炸一下,然后配上香料就变成香喷喷的炸鸡了。我付了钱后,在拿上几瓶饮料上楼。

  “黄哥,你的炸鸡和饮料。”我把手中的东西递给黄康为,还把剩下的钱还给了他。黄康为是扔给了我三张红票子,但是两只炸鸡和几瓶饮料加起来也不足一张红票子。

  “算了,这些剩下就算是你的消费了。”黄康为轻蔑的说道。拿着炸鸡和饮料就和其他的几个公子哥一起吃,完全没有和我分享的样子。

  对于不和自己分享,许东禹很理解,但是黄康为的做法却让我心中很是愤怒。你把钱扔在地上,还说是给我的小费,这是什么意思?当我是乞丐吗?随意侮辱我吗?不过这话我也只是在心里说说罢了,前几天我可是亲眼看到了这几个公子哥的手段,轻轻松松就让一个资产几百万的公司倒闭!我也明白自己这点能耐,除了凌峰的照顾外,根本入不得这些公子哥的法眼。

  我有些愤懑的在一边拿起球杆,准备打几杆球。

  “哎哎哎,你干什么呢?老子让你动了吗?”胡小立竖着眉毛喝道。胡小立是湘沙市地下王者的独苗,身上十足的匪气,他一喝,吓得我手一抖,球打偏了。

  8酷$匠.网.@首rC发4…

  胡小立怒气冲冲地走到我面前,手里拿着一个鸡腿,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看到胡小立这样,我十分愤怒,恶胆丛生,大声喝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你们吃东西,我自己打会儿求还不行吗!?”

  “你打什么球,你会打吗?你看你把老子这一盘球给毁了!”胡小立也只是吼几声,毕竟他知道我身后站着凌峰,他们也不知道我和凌峰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因此也不敢太过火。

  “你!”我憋得脸通红,可是面对这黑道少主,心中着实害怕。人啊,不拍明着来,只怕暗箭难以躲防啊!

  “你什么你!”胡小立斜眼看着我,说道:“你要真有本事,咱两来一盘?谁输了谁跪下叫爷爷!”

  “我••••••”我心中一冲动,刚想答应,可是想起自己也没打过多少次台球,虽然知道如何打,但是手感生疏的很。

  这边的闹腾惊动了旁边几个台子的人,他们当然认识这几个富家公子,平时不敢得罪,如今有好戏看,纷纷过来凑热闹。

  “怎么?不敢?那就做缩头乌龟吧!”胡小立冷笑道。黄康为几个人也走过来,冷笑着看着我。

  “弃权也等于输了哦!”一个女性的声音传来,超短裙配上露脐装,这样的装束下,却透露出一股霸气凛然的感觉。

  “然姐。”胡小立以及黄康为等人脸色微微一变,连忙打招呼说道。

  这个叫然姐的女子笑着点点头,她的身份神秘,甚至凌峰都得给他点面子。

  “小弟弟!既然你和峰少称兄道弟,那我就来看看你有没有资格和他来往了!”然姐依然摆出一副笑脸,谁也看不出她心里作何感想。

  相对于胡小立,我更为惧怕这个女人。然姐拿出两支球杆丢给我和胡小立,说道:“来吧,让我看看你的能耐。”

  胡小立尴尬的笑笑,然后斜着眼看向我,挑衅地说道:“来吧,让你先开球!”

  我心中有些忐忑,不过还是坚定的开了球。

  好在运气不错,我第一杆竟然进了!我心中兴奋,不过第二杆却因为力道有些偏,未能进去。看到这一幕,胡小立笑了,他露出一副阴测测的笑容,潇洒的挥舞起球杆。不得不说这种富家公子在这方面还是挺厉害的,胡小立对于我这种小白已然是完虐。说实话,我对于桌球虽然很热衷,但是并不常打,因此除了第一杆球进了以外,其他的球全被胡小立一杆收。

  “哎,小弟弟,你可是输了哦!”然姐过来拍拍我的肩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跪下!跪下!跪下!”众人欢叫着,对于这些富家子弟,最喜欢的可能就是看热闹了。

  我暗恨,要不是这女人出来捣乱,相信自己认输这胡小立也不敢对自己如何。看着大家投来嘲笑的表情,我咬咬牙,硬是不肯下跪,然姐皱眉,喝道:“你想赖账吗?”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舔跪地跪父母!他,没有资格!”我憋得满脸通红,眼中一抹湿润,不过还是倔强的没有落下来。

  然姐突然妩媚地笑了笑:“小弟弟,作为一个男人,最重要的可是愿赌服输哦!”

  “一个男人,宁死不屈更为重要!”我哼道。

  “咯咯咯咯••••••”然姐突然放声大笑,说道:“好!好!好!有点骨气,有资格和我弟弟认识!”

  我惊愕,然姐答拉着我的脖子,吐气如兰,身上的香味冲进我的鼻孔,然姐轻声说道:“其实,我是凌峰的姐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