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尴尬的摸摸头,先前的噩梦实在太恐怖了,让我仍有些心惊胆颤。

  “你可知道你睡到了什么地方了吗?”张玉可不管眼前人如何害怕,只是有些皱眉说道。

  “我?我不就是在自己房间吗?221号房间!”我有些奇怪的说道。

  “那你自己出去看看吧!”张玉摇头一叹,眼中透露出一丝调笑的意味。我皱眉,莫名其妙的看着张玉露出的一丝笑容,走到了门口,手中抓着把手,却突然想起先前梦中阴魔道长的无头尸体,心中一跳。可是我却不想让张玉这样的大美女看自己笑话,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

  门外很安静,午夜十二点,众位游客早已睡着。长长的走廊似乎看不见尽头,没有灯光,估计也没有人愿意在半夜走过这条走廊。

  我定睛看去,门牌上是“444”三个数字,心中顿时大惊!“4”这个数字在中国可是一个不吉利的数字,代表着“死”字。

  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么不吉利的房间?我依稀记得,自己早先是回到自己的房间“221”休息的。可现在怎么会来到这么不吉利的房间?梦游吗?在我印象里,自己从没有梦游的习惯。可是,除了梦游,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呢?还做了这么诡异的梦?

  我疑惑地向张玉看去,却见张玉捂着嘴巴偷笑。我有些愤怒,喝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到这里?”

  张玉笑的越发诡异了,给我一种不好的预感!那笑声中给后者一种刺耳的感觉,似乎就要震破耳膜。

  张玉笑够,抿着小嘴,红润的嘴唇微微翘起一个幅度。扭着小蛮腰,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

  不知为何,这时的张玉给我一种不祥的预感,阴森森的,没有那股祥和的气息。我慢慢后退着,却已经退到了墙角,张玉走到我面前,红润的小嘴,凑到我的耳边。一口气呼出,痒痒的。

  这张玉想干什么?我想着,心中狂跳不已,全身僵硬。

  张玉的头慢慢移动,嘴唇已经碰到了我的耳根,我顿时憋得脸色通红,心中狂跳不已。但是不知为何,我却在张玉身上却感觉到有一些冷。

  可是无论有什么感觉,只要是一个正常男人怎么说也就有一些反应。张玉已经贴到我的身上,我倍感尴尬,下体突然翘起,顶到张玉身上。

  “嗯哼。”张玉充满诱惑地轻咛,却让我这从未经过人事的小男孩更加的紧张,浑身血液加速。

  张玉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原本红艳艳的脸瞬间变得煞白。浑身的浴火立马消退,我大叫一声,讲张玉推开。

  “哼哼。”

  张玉冷笑,又贴上了我身上。那双红润的小嘴一张一合,说道:“你怕了?”

  “滚开!”我拿着降魔剑,狠狠地向张玉斩去,谁知,张玉却徒手接住了降魔剑。后者冷笑着看着我那不可思议的脸,不由得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没有一点法力,如何与我斗?”

  我抓着降魔剑使劲挣扎,想要拔出降魔剑,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张玉竟然不是人!大喝:“你是鬼!为什么不怕我的降魔剑?”

  “降魔剑?”张玉冷笑:“倘若此剑在会法术的人手里,我定逃脱不了灰飞烟灭的结局,可是你嘛,哼!差得远了!”

  张玉将剑放开,我持剑连忙逃脱,跑出了房门,向着那黑暗的走廊另一头跑去。黑暗淹没了我的身影,这一层楼不知为何,路灯竟然一盏不亮。好在这走廊是一条直线,我直接超前跑去,但是跑了很久,仍未看到走廊尽头的楼梯。

  我害怕了,转头看看旁边的门房号。

  456号。

  457号。

  ••••••477号。

  我突然停下,发现下一间房间竟然又变成了444号!

  “啊!”我惊得大叫,又朝回跑去,不知跑了多久,看看旁边的门房号,仍然是444号!

  张玉已经消失不见,但是我心中仍然害怕,这一来一回的奔跑,让我感到疲惫不堪。突然,我一怔,心中恢复了平静。不知为何,我又走进了444号房间。

  背包拉链还未拉上,茅山异术的竹简还露出一半在外。我将竹简和降魔剑在背包里放好,拉上拉链。抬起头,茫然的看着墙上的摆钟。

  “嘀嗒”

  “嘀嗒”

  ••••••时钟在钟表框内旋转了两圈,已然到了午夜三点。传说午夜三点是鬼门关的时候,在这时刻鬼会闹得特别凶!

  “咚——”

  “咚——”

  午夜三点整,摆钟响起了厚重的声音。我此刻瞳孔一缩,站了起来,走到了窗户边。外边的夜景很美,却很安静。皎洁的月光照耀在树顶,没有虫鸟的鸣叫。

  @酷匠网L"首3E发Wt

  打开纱窗,风一下子变得很大。吹得我头发乱舞,额顶露出,一道黑气仿若在上面翻滚。

  突然,我跳了起来,直接跳窗而出。

  耳边的风,呼呼地响着。

  “砰”地一声巨响!

  我只感觉自己浑身酸疼,幽幽地睁开眼来,白色的天花板,墙上挂着摆钟,“滴答”、“滴答”地摆动着。

  这是••••••这时我满脑疑问。在记忆里,自己从四楼跳下去,摔得头破血流,可是现在?为何好端端地躺在床上?

  窗外小鸟叽叽喳喳地叫着,阳光照射进房间,一片祥和的气息。

  “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传来,我起床打开门一看,张玉站在门口。那鲜艳的红唇,妖娆的身段,还有那似笑非笑的面容。顿时感到一阵惊悚,就想关门。

  “哎!”张玉抵住门道:“你是怎么回事啊?这么晚还不起床?都就八点啦!别人那般旅行车就要开了!”

  “啊!?”我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得。那班旅行车?难道自己先前还是在做梦吗?可是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