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睡得很舒服,不知为何,在这蜀山客栈里,我有一种很特别的安心感觉,就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般。

  雨过天晴,明亮的阳光普照大地,我拉开窗帘,看着窗外一丛又一丛的山林,昨夜的阴霾一扫而空,仿若做梦一般,又好似没有发生过。

  昨夜又来了一批路过的游客,在此暂住一日。清晨,楼下的餐厅已经坐满了人,有的议论着沿途看到的美景,他们很多都没有看过成片的大山,也有摄影师在炫耀着自己沿途拍下的唯美画面。

  我端着一碟煎饼和一碗小粥找到一个座位坐下。蜀山客栈的口味还真不错,煎饼香喷喷的,油光闪闪,小粥中有一些甜味,我低下头快速的扫荡这这些美味。

  忽然一个人坐在了我对面,我停下了口中的美味,抬头看了一眼对方,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少妇。少妇大概二十七八的样子,淡妆素服,雪白的肌肤,单薄的衣衫以一部分突起。那深深地沟壑吸引着我的眼球,几乎鼻血就要喷涌而出。但是这少妇却给人带来一股飘然的气息。

  少妇手中端着一杯鲜奶品尝着,眼睛却直勾勾地看着我,我脸一红,连忙低头,吃着自己的早餐。心中却想着,这么大,还用的着鲜奶吗?少妇依然看着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导致我憋得满脸通红,满头大汗,心中不停念叨: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少妇嘴角微翘,看着我把粥喝完了,还在用勺子不停地舀着,眼中露出笑意,却始终不说话。

  终于,我实在仍不住了,抬头说道:“你有什么事么?”

  少妇笑着摇摇头,不语。

  “那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少妇依旧摇摇头,眼中的笑意更甚。我没有得到答案,在脸上摸了摸,似乎没残留的“早点”,却发现少妇眼中有一丝戏谑之意,正想说什么,少妇却将手中的被子放下,胸前那一道沟壑涌动,让我心中一跳,连忙又低下头去,脸憋得通红。

  “咯咯”少妇终于笑出了声音,轻声说道:“少年,这两日是否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没有啊!”我顺口回到道,可是心中一惊,她是怎么知道?但是自己真的撞邪了呢?还是自己的错觉?可是这少妇如何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我观你印堂发黑,眉宇间带着一抹煞气,肯定是遇见什么了。看来你遇见的不是妖便是煞鬼啊!此乃妖魔之咒,若是不能消除,终有血光之灾!”少妇一脸正色地解释道,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上妩媚的气质消失不见。

  我心中不能平静了,妖,是那条白蟒吗?煞鬼,难道是阴魔道长?亦或是这少妇在危言耸听?我突然很想找一块镜子,看看自己哪里印堂发黑了。我有些不信,心中仍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昨晚都是错觉,这世界是没有鬼的!

  “胡说八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妖魔鬼怪!”我说完,连忙转身离开,再呆下去,不知道这少妇还会说什么来扰乱自己的世界观。

  少妇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少年离开,没有阻拦,只是看着若有所思地看着我离开的身影,露出一抹笑容。

  我请求了这趟旅行车的司机和导游,想要搭乘这趟旅行班的游客一起去蜀川,他们看见许东禹可怜,便答应带许东禹一程。可是这班游客大多数沿海地区的人,他们大多数人都想留下也在此驻留一日,观赏这最纯正的大自然风光。对此,少妇微微皱眉,但还是同意了,只是嘱咐他们不要走远了。

  我跟着这个旅行团的人一起走向大山之中,一众游客都拿出照相机或者手机拍照。有一对情侣走得很快,他们身后背着大画板,俨然是两名不知名的小画家。两人手拉手来到了一处山顶,山顶平旷,大有一览众山小之势。这群游客也登上了这处山顶,他们的素质很高,只是拿出相机拍照而已,并未打扰这对小情侣的写生。

  我看着这对情侣,不由地有些痴了。这幅画面似曾相识,当年似乎也有一个很爱画画女孩,两人坐在江边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船只,女孩子认真的画着,男孩痴迷地看着女孩说道:“小芳,你画的真好看!”

  “小芳••••••”我心中有一丝疼痛,你会原谅我吗?

  “嗨,朋友,能帮我照一张相吗?”一个女孩拍了一下许东禹肩膀,是一个样貌很一般的女孩。

  我点头答应,接过相机,女孩拉着一个很帅气的男生,露出一脸甜甜的笑容。她俩的相貌并不搭配,可是男孩眼中满满的关爱,女孩是那么的幸福。让我不由看痴了。

  “嗨,帅哥,你看咱们这姿势好吗?”那女孩看我许久未按快门,不由委婉地催促道。

  好一个细心的女孩!

  我轻声一叹,按下快门,连道:“很美!你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是吗?谢谢!”女孩阳光地一笑,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她接过相机。暖暖地阳光照射在女孩脸上,似乎这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笑脸!

  有些游客早有准备,从自身携带的背包中拿出零食,席地而坐,三三两两的聊着天。

  我有些傻眼,自己背着一个又破又脏的背包,里面除了寻常衣物,也就一把降魔剑和一卷茅山异术。空手站在山顶上,与众人格格不入。看来自己需要去买一个新的背包了。

  “嗨,帅哥!看你一个人,不如跟我们一起坐下吃点东西吧!”先前请我帮忙照相的女孩笑着说道。

  我笑了笑,本想答应,但是看着那女孩幸福地牵着那帅气男生的手,不愿打扰这对幸福的情侣,摇摇头道:“我想四处走走,你们吃吧。”

  我走下了山,此时阳光明媚,也不用担心迷路的问题。这地方里蜀山客栈不远,若是再度迷失,只要登上一座山顶,便能找到蜀山客栈的地方。

  我一路走走停停,欣赏着沿途的花草。美不胜收!

  古人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此言果真不假!从前只在书上读着大自然的美景,倘若身临其境,便又是另一幅无法形容的画卷。

  这片地区除了蜀山客栈之外,便毫无人烟。山林美景保存得完美,蜜蜂采蜜,彩蝶飞舞,即使许东禹这不爱写诗的人,也有一种想要赋诗一首的感觉!

  我找到一片空地,这里看不到先前的那座山顶,蝴蝶与蜜蜂交相飞舞。自然与祥和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我心中似有所感,拿出茅山异术,学习着其中的符篆,找了根树枝,在湿软的地上刻画着。

  一道想魔咒符文被刻画出来,与竹简上的符文一模一样。但我却总觉得少了一点东西,却有说不出却的是什么。

  “形似,却缺了神韵!”一个温柔的女人声音传来,专心的许东禹并未察觉有人来到自己身边,突然问道:“什么神韵?”

  “呵呵。”那声音一声轻笑,我被惊醒,起身一看,原来是早晨的那个少妇。我心静下来,“原来是你噢!”

  “咯咯,看来你身上果然怀着宝贝!”少妇嬉笑道。

  我连忙将背包抱在怀中,警惕地看着这少妇,包里面还有一把降魔剑。

  “看来你是跟阴魔道人接触过了?”少妇眼神微凝,说道。

  “你也知道阴魔道人?”先前这少妇说自己印堂发黑,但是现在又道出了阴魔道人,难道她真的能通鬼神?我心中一惊,想到少妇早晨说到的话自己被妖或者怨灵纠缠,难道也是确有其事?想到此,我更是抱紧了怀中的背包。

  “放心,我不会贪图你那把降魔剑!虽然此乃三茅真君的仙器,我张氏传人也并非没有神器宝贝!”少妇冷冷说道。

  “张氏?”我不解,问道:“请问姐姐姓名?”

  “我叫张玉,是蜀山客栈的老板,你可以叫我玉姐。”

  “那玉姐,你早上说我印堂发黑,有妖鬼诅咒,能不能帮我解解?”我十分着急。

  最E新、!章节上酷f匠网

  张玉闭上眼,似在思索,而后道:“并非无解,而是困难丛丛!此乃命数,若你在此跟我修习两个月道法,也许能解!”

  “两个月?可是这山里没有信号啊!”我有些沮丧,“我得像父母报平安啊!”

  “汇报平安当然需要,看你心是重重,现在也不适合休息道法。你便跟随这个旅游团,去蜀川,好好放松一下,然后跟父母保平安后就回到这里吧!”张玉说道。

  “嗯。”我点头,抬头看了看那旅行团所在的山头方向,阳光照下,张玉隐隐看见有一股黑气在眼前少年眉心间跳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