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火车是一件让人郁闷的事情,尤其是超过一天时间,会感觉屁股都要坐烂了,说不出的不舒服。

  我现在非常后悔,为什么就不能等到一大早坐飞机,几个小时就到了,没有必要受这样的折磨,可想到那诡异的事情,我又退却了,还是坐火车受点折磨来的轻松。

  不过,后悔归后悔,我却没有选择,只能继续坐在火车上看着手腕上的表,看着指针一点点的往前走。

  海城我从来没有去过,是什么样的我也只是从网络和电视上了解只言片语,想不到我如今却要就读如此了。

  海城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都市,和京都不逞多让。只是生于北地的我,并不适合南方干燥潮热的天气,才心有顾虑。

  我这次做出决定,是因为一时冲动。不过,我内心到也没有多少后悔,让我在复读一年和去南方有所重点大学上学,我宁愿选择后者,虽然刚开始会有些不习惯,但事件久了,我便慢慢适应的。

  “你在海城哪所学校?”老者离开了,不知道是下车了还是去了其他车厢,反正我们交谈后的几个小时,我都没有再看到他人出现,倒是旁边几个很明显和我一样去海城读书的男女生和我聊起天来。

  对于这和我差不多年纪的男女,我们有很多共同的语言,兴趣也相差不大,很快我们就相熟了。只是他们旁边的父母,却显得有些疲惫,不如他们的子女那样充满兴奋感。

  “我去海城大学报道。”我旁边坐的是一个戴着眼睛的女生,有点微胖,不过模样倒还不错。

  “哇,那可是堪比清华北大的学校啊,可比师范大学好多了。”女生吃惊的看着我,充满羡慕,可我只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如果让他们知道我的父母并不乐意我去海城大学读书,宁愿我复读一年再考,只怕他们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在南方人眼中,海城大学和北方的清华北大,没有太大的区别。

  我之后和他们交流了几句,便依靠着窗户自己睡觉。火车上没有什么娱乐,除了看手机听音乐和小说,根本没有什么可玩的,而和旁边几个人聊天,此时的我却没有太多心思,可离海城还有十多个小时。

  依靠着窗户的我没有多久,就迷惑的进入梦乡。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了几次,我的病好了很多,虽然还有点憔悴,至少不发烧了。

  我合上眼睛,我以为会再次梦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可这次的梦却让我彼为惊讶,竟然没有梦到那让我心寒的人和物,反而梦到了以为漂亮的女孩子,像仙女一样在梦中飞天。

  难道,因为老人的净心咒,我梦中的丑陋变成美好了?

  虽然我不相信那些奇奇怪怪的事物,可毕竟因为老者的咒语,我这次没有在梦到那可怕的事物,心中对这咒语有一丝效果也就信了少许。

  这几天我的睡眠都很糟糕,虽然在火车上,可我依旧睡的很香甜,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好在我上车前已经买了泡面和八宝粥。

  我从袋中拿出泡面,准备去打开水泡的时候,我的眼睛却被一个人吸引住了。

  “大爷,我以为你下车了。”竟然是坐我对面的老人家又回来了,这让我非常惊讶。他看到我,露出一丝笑容之后,我以为他不会对我解释什么,毕竟他和我的关系并非熟人,哪想他却说道:“和你说完之后,我似乎看到不远处有个熟人,就过去看了一下。等回来,却看到你已经难得睡熟,我就没有打扰你。刚才一觉,睡的可好?”

  我点点头,这一觉睡的比较扎实,虽然梦中还是出现很多匪夷所思的人物,却和之前的恐怖画面比较,已经南辕北辙,不是一码事了,至少我不被惊吓了。

  “如此就好。”老人没有多说什么,便又闭上眼睛不说话了,而我却闻到:“大爷,你肚子饿不饿,要不我给你泡桶泡面?”

  “我从不吃这种东西,而且我刚才已经吃过东西了,你随便,不用理我。”老人和我说这话的时候,却没有张开眼睛。我也没有勉强,如果不是这样的地方,又听说或者上的饭菜实在不好吃,我也不想吃泡面。

  吃完泡面,暂时解饥饿问题,我又回到座位上。

  虽然我不太相信净心咒真有这般神奇,但我对神神秘秘的老人却彼为好奇。

  只可惜接下来的时间里,老人很少和我说话,大部分时间都在闭目养神,而我的目的地海城也不远了,再有两三个小时就到终点了。

  “大爷,谢谢你!”当列车终于进入海城站的时候,大部分人已经有所行动,把自己的行李箱从行李架上拿下来。而我的眼睛却看到老人依旧闭目养神,似乎根本没有什么行李一般。

  “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给予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你不要太在意。”老人随和的态度让我感激,可我再次追问他的姓名时,老人依旧没有告诉我,直说萍水相逢,没有必要知道姓名。

  无奈下,我只能再次感激。

  当列车停稳后,因为是终点站,我倒不是很急着下车,而老人也满不在乎。这样一来,我和老人几乎是最后一名下车的。

  我从火车上下来,站在站来上,想到未来四年我都要在这个陌生的南方大城市度过,我的心情又变得忐忑起来。而海城大学如何,我也充满了憧憬。

  我和老人几乎是同时下车的,可在站台上微微发了一会儿呆后,再看周围,老者的身影却切切地地的从我眼前消失。

  我扫视四周,都没有发现老人的踪影,便苦笑一番,然后拉着行李箱,跟着人群慢慢朝出站口走去。

  海城是一线城市,火车站很大,我走了十多分钟才出了出口。只是,我刚刚出来,就意外的看到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进入一亮宝马之中,而那个人正是坐在我对面的老者。

  能被开着宝马接的人一定不是平凡人吧,只是他为何也做最普通的火车来海城让我很迷惑,却也很快的被我抛诸脑后了,毕竟我这个年纪的人,忧伤不可能在我心中驻留太久的。

  海城今天的天气真不错,阳光明媚,就算现在下午四点多了,依旧散发着强劲的热量。

  酷8匠(网;唯Hu一正t。版◎b,5其M他、P都p8是,'盗nv版‘

  因为还有一天的时间才是大学入学的日子,我便决定在酒店住宿一晚,明早就去报道,这也能让我有充足的时间准备一下。

  我拖着箱子,正苦恼该让什么方向走时,门外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把我吓了一条,正要怒火的骂人时,却看到拍我的人竟然是我的高三同学郭华。

  “郭华,怎么是你?”郭华和我是高二高三的同学,只是他因为性格洒脱,不怎么爱读书,所以成绩并不怎么好,高考的成绩并不理想。我以为他会继续复读一年,哪想他也来到海城了,只是不知是读一所一般的高校还是准备放弃学业奔入社会的大怀抱。

  “难道就你张大才子能来海城读书,我就不能啊。”郭华的性格很乐观,并不觉得只靠了一个一般的学校而懊恼,“振雨,你被哪所大学录取了?”

  他一直知道我的目标是清华北大,可我既然来到了海城,他肯定已经猜测我考试失败了。而我又是前两天才得到海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哪里知道我现在的目标是海城大学。

  “我去海城大学。”我已经决定了,先在海城大学附近一家旅馆先住下,明天在去报名,再买一些被褥等生活用品。

  “哇,不错啊,虽然和清华北大比有点逊色,却也是签过数一数二的大学,比我读的同齐大学了。”虽然同齐大学也是重点大学,但和海城大学比却逊色不少。

  我没有做声,郭华便笑呵呵的说道:“不过,这两所大学都在大学城,相隔不远,我们以后相见倒是非常方便。”

  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来南方读书,而这接到通知书后我的心情又很糟糕,所以根本没有对海城大学有所了解,更何况完全不熟悉的同齐大学。

  “你知道这道海城大学坐什么车吗?”虽然才四点多,虽然是大都市,但我还是想早点赶过去,太晚很多事不方便运作了。

  “大学城里这边很远,公交车至少两个小时,而且也没有直达车,需要转车。”郭华的话让我皱了皱眉头,让后他又说道:“反正我明天也要去报道,不如你今晚和我一起去我姑姑家住一晚吧,她家就在不远处。”

  我本来是拒绝的,可郭华几乎是强拉硬拽,不得已我只好跟着他一起去他姑姑家。

  我们坐了十分钟的公交车,停下之后到了城中的一片尽是老房子的区域。

  “这怕是海城最后一片老房子了,我听我姑姑说过一两年这里也要拆迁了,全部盖大楼。”我们停车的地方是一片繁华的商业街,以及高楼大厦。

  而郭华姑姑家,则要从大厦中间的小路穿插进去,那边就是一片片老旧的楼房。

  只是,我刚刚到这个路口,我的身体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也许是风口路,也许是此时的太阳光被高楼挡住了,我竟然感觉到有点阴寒,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那种感觉仿佛是被一双恶毒的眼睛盯住一般,让我浑身不自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