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我而言,老者和我萍水相逢,他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目的?

  或者,仅仅是老者对我有好感,才对我话这番话,可问题是他怎么知道我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情,他又不是神仙。

  “老人家,你这话什么意思?”虽然老者给我的印象非常好,可他突然问出我内心最为恐慌的事情,这让我不得不疑惑。对于那些恐怖的画面,我忌讳不已,如果不是不得已,我绝对不会对人说出来的。

  因为到现在,我都没有弄清楚,这到底是不是我以为虚弱而产生的幻觉。而且,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虽然如今社会发达,不相信鬼神之说,可被人知道我身上发生了这样的事,对我终归是不好的。

  老人看我沉默以对,内心在挣扎,便放下手中的烟斗,在洗手台上敲了敲烟灰,说:“这样的事,谁也不想对外人说。不过孩子,我并没有坏心思,而且我们也仅仅是萍水相逢,等下了车,一辈子也不可能再相见,我和你说这些也是为了你好,因为……”

  老人没有把话继续说下去,这却勾起了我的好奇,因为什么,难道会发生什么不妙的事情?

  我内心挣扎,虽然我之前说过这几天噩梦连连,可有些紧要的事情却并没有和他说起,最多也就是梦中见到了恶鬼黑猫等。可老者刚才的一番话,似乎意有所指,这让我一颗心不淡定了。

  虽然我迷信,可很多事情却让我不的不相信,我是不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东西,才会这几天噩梦连连?

  “如果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也只是看你脸色不太对,才和你说一说。”老人又一次吸了口烟,然后朝我笑了笑便准备回座位上去,这个时候我终于做了一个决定,就算我把我这两天发生的事告诉了老人又如何,我们下车后,便谁也不认识谁了,海城那么大,又不知道我的名字,他怎么找到我?

  老人被我拉住,便也没有继续走,而是在此背靠在洗手台上看着我,嘴上吸着烟,突出的烟雾在我们面前沉浮。

  “我做噩梦,是从我收到通知书后开始的。”也因为这封录取通知,原本和睦的一家有了第一次争吵。

  我和老人的说话的时间并不久,因为就三天发生的事,几句话也就说完了。只是老人听完我的话后,表情变得凝定起来,若有所思的看了我好半响,才问道:“你的录取通知书带了没有?让我看看。”

  录取通知去报道的时候需要用到,我自然随身携带着,老人既然要,我便从我斜肩包里把东西拿出来,递到老人面前。

  老人并没有接,而是用很复杂的眼神仔细打量着这份很普通的大学录取通知。许久,他才伸出鸡爪一般满是皱纹的手,却并不是拿,而是用两根手指小心翼翼的夹住。

  “大爷,有问题吗?”看他谨慎的样子,好像这快递信封是毒虫猛兽一般。

  老人没有说话,只是皱紧眉头,一点点的把信封内的录取通知抠出来。

  “是你拆的信封?”老人的眼睛突然盯住我问道。

  我点点头,因为我爸妈白天很少在家,快递送到后自然是我第一时间打开看的,难道这也有什么问题不成?

  老人叹息一声,才说道:“这封快递有问题!”

  快递有问题,这怎么可能,录取通知上的章印绝对不假,我甚至在接到之后第一时间网上查询了,确实是被海城大学录取了。

  “你相信世上有咒语蛊虫之类的东西吗?”老人说出的话让我久久都无法回答他,我根本无法接受世上有这样的事情存在,我受了这么多年的教育,一直都是教导我们相信科学,迷信思想都是古代帝王为了控制和奴役百姓而杜撰的存在,世上根本没有些东西。

  而我就读的高中,又是京都重点高中,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这几天发生的事,我也一直认为是我发烧后产生的幻觉。

  老人看我不相信,也没有多说什么,便把信封还给我,并让我好好保管,然后转身就要回座位。

  我看到老人欲言又止的样子,连忙拉住他,问道:“大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一定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的吧,这和我信不信那些东西有什么关联吗?”

  老人被我拉住,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伸出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我知道的。”

  “大爷,麻烦你告诉我。”虽然我不相信,可我好奇,而且听老人说一说也无妨。

  “你刚满十八岁没有多久把?”老人的这个问题我并没有什么惊讶的,我个子虽然有一米八了,可见多识广的老人很容易就看出我年纪不大,所以这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只是他后面的话却让我心惊了,“这封快递,被人施了诅咒。”

  如果不是老人很认真的和我说,我身体也还虚弱,我一定会发笑。这太瞎掰了,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诅咒这样的诡异事情。而且,就算有人想诅咒我,也根本不可能对我有什么伤害。这世上,吵架的人诅咒别人几句,也不见几个人就死了啊。如果诅咒真的有这么厉害,那这个世上的人都死光了,我可不相信没有人不被人咒骂过。

  “你不相信我也理解,而且我说的诅咒和你想的完全不一样。诅咒想要实现功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需要的东西太多太多了。”老人叹息一声后,并没有看我,而是看着窗外黑漆漆的世界道:“好在,你身上的的咒不太深,才刚刚激发而已,及时解救不会酿造大问题。”

  虽然老人说的很玄乎,我也不太相信,可我毕竟才刚成年,很多时候经不住人吓唬。而老人说的又那么认真,这让我觉得不妨试一试,算给自己来个心里安慰也不错。

  而且,我现在只是听老人说说而已,要不要真和他说的那样去做,这就由我决定了。

  “孩子,只要你守住心灵,一切咒语对你的伤害都大大减少,甚至无法对你造成伤害。我这里有有则咒语,只要你经常念道,必有效果。这边是道家的净心神咒,可以帮你祛除杂乱,安宁心神。一些玄乎的东西我也不和你说了,只要守住心灵,万恶对无法侵害你,你只要记住这话就可以了。”然后老人把咒语告诉我,三十几个字的咒语虽然有些字有些拗口,但我在老人教了几遍后,我还是勉强记住了。

  只是,老人教我这些咒语,总让我觉得这是江湖骗子的把戏,不过他又不骗财,我也就当娱乐一下而已,我可不相信这普通的咒语会对我有什么帮助,最多也就是一个心理作用罢了。

  “我知道你内心不会相信这咒语有什么用,我也就希望你有空闲的时候默念一番。虽然我不知道你将来能不能完全破除你身上的诅咒,至少不会让你噩梦连连。尤其你在遇到那些脏东西的时候念效果最好,如果梦中还保持清醒,也可以念,可以让里立刻清醒,免受惊吓。”老人说道。

  "!酷匠*H网5}正版u首2发

  “多谢大爷!”不管这咒语真假,老人对我的一片好心我还是非常感激的。而且,年纪越大的人越迷信这点,我也是非常清楚的,我的奶奶也八十多岁了,每天在老家也是装香点灯的,我和父亲说她,反而被她呵斥一番,她就是相信这些事情。

  “如果你以后还是噩梦连连,可以去找一个人,或许能帮你化解。”老人吸完烟,事也说完,我们准备回座位的时候,老人突然说道:“这个人也在海城,有点名望很好找的,叫张伯言。”

  我看着老人,问道:“大爷你怎么称呼?”

  老人被我看着,突然笑了笑,露出有点发黄的牙齿说道:“我的名字你知道也没有用,咱们以后不会有机会见面了。”说完,老人就笑着往前走了。

  我的脚步顿住,这老人有时候看起来很严肃,可相处久了才知道,是一个面冷心善的人。

  刚才的一番话,不管有没有作用,老人都是一片好心,让我非常感激。而我内心始终认为,这几天发生的事,只是因为身体原因而产生的幻觉,是我太执着与高考失利这事了。

  或者说我因为压力太大,而产生了幻觉也有可能。

  现在想想,我不顾父母反对突然离开去海城,太武断了。可事已如此,我也只能面朝大海穿暖花开一路走到底了。而且,海城大学速来评价不比清华北大差,或许能给我一番不一样的人生。

  未来的事,谁也无法预料,是福是祸,完全看自己的掌握了。

  等我回到座位,我却没有看到老人,我朝旁边的几人询问,才知老人刚才一直没有回来,问去了哪里,他们并不知道。

  我的心突然一紧,不会这老人也是我产生的幻觉吧?虽然不信,但我还是尝试性的念了一下老人教给的净心咒,竟然还真让我原本跳动不由的心安定下来。

  只是,现在火车还没有到站,老人不可能下车,而这几人又没有看到老人经过,这短短的距离,他去了哪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