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老者棒喝

  白衣女子终究没有走到我面前,只是来到我所在的车厢后,就停住了。

  我们,又一次对峙了。

  只是,这次我却更加恐慌,她也在车上了,我如何去躲避?

  真希望,这只是一场梦,等醒了,一切都过去了。

  女人一双漆黑的眼睛虽然和对峙着,我却看到她突然浮空而起,宽大的长裙仿佛被风吹着一般,剧烈飘动着。而她的头发,也如此,如同狰狞的毒蛇,想要四散开去,吞噬人的灵魂。

  女人的表情虽然是笑,可看在我的眼中,却和魔鬼一样。

  如果说她是人,打死我也不相信了,不说那森白的脸,就她凌空悬浮的身子,不说妖魔就是鬼怪了。

  “你到底是什么?”女人的身体几乎贴着火车顶部了,正一点点的朝我靠近,而下方的乘客,仿佛根本没有发觉诡异的一面出现在他们头顶一般。而我的身体,却在距离颤抖着,不管是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被吓住。

  女人没有回答我,只是咯咯的笑着,黑漆漆的大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我,而双手则突然伸开成爪,仿佛要扑来抓住我一般。

  这个时候我真希望有人来救我,可周围的人都已经睡了,火车说周围的人仿佛被什么力量禁锢了一般,对我和那个女人完全没有任何感触。

  火车仿佛在这一刻停了一般,而我对这些完全不理会了,我的眼睛此时睁的极大,看着那几乎要到我头顶的白衣女人。

  不管是真实还是梦境,我明白只要被这个人鬼不分的女人抓住,十条命也要丢掉九条。

  而我为何不逃?我苦笑连连,如果可以我会立马就跑,但这是开动的火车,我往哪里逃,横竖都在车内。

  而且,我的身体似乎不能动弹了,就算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我的身体就像一块铁,已经死死的焊在火车上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朝那不人不鬼的女子叫道。

  女子没有回答我,只是咯咯的笑着,而墨黑的眼中,也充满越来越浓的杀意。

  我大叫,想叫醒周围的人,可那些人一点反应也没有,这让我很绝望,难道我就要这样死掉吗?

  女子笑的越来越让人心慌,而她和我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我身在能感觉到一丝寒冷从女人身上散发出来,让我打了一个寒颤,这感觉仿佛我在十二月的天气下穿了一件短袖。

  尤其,女人那又长又尖利的指甲,近看下,好像一把把磨的非常锋利的小刀,正散发着幽寒光泽,带着一丝死亡的气息。

  她的指甲,正扫过我的脸颊,那刺骨的寒意,让我的身体颤抖不止,可我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脸和我近在咫尺。

  苍白的脸,如同雪白的瓷器。

  我只能无奈的和这女人对视,她常常的黑发垂下,有几缕打在我的脸上,除了凉意,还有一丝淡淡的清香,让我沉醉,有种飘飘欲仙的快感,让我的思维几乎不能撕开,沉迷下去无法自拔。

  然而,就在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几乎要被女子给掌控的时候,女人突然发出一丝尖利的惨叫声,原本近在咫尺的雪白色脸,仿佛干枯的大地,无数龟裂的痕迹在她惨白的脸上散开。

  女人挣扎,可裂痕越来越明显,随着她的动作而破碎,化成碎片消散在虚空。

  而那位坐在我对面的老者,正拿着烟斗看着我。

  “醒吧!”我正要感谢老人刚才解救了我,不然我不知道要被那个女人怎么了,可我话还没有出口,老人手中的烟斗就像一把刀一样朝我挥来,这吓的我大叫,而眼前的一切事物都突然间变得模糊起来,而我好想置身在一个漩涡之中,被一股未知的力量吸入漩涡中心,然后是一片无尽的黑暗,知道一缕曙光初现,我才再次张开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我张开眼睛的第一时间,我就发现我此事的姿势非常诡异,我竟然站起把脸贴在透明的玻璃上,似乎要朝外跳跃一般。

  没有人回答我,似乎我刚才的举动非常吓人,让旁边几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学生呆住了,一些中年人则像看疯子一样打量我。

  我连忙做好,只是我的心却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疑惑。

  “孩子,你做噩梦了。”坐在我对面的老者没有和其他人那样恐惧我,脸上露出丝丝笑意,继续说道:“或许你有梦游的习惯,刚才你在睡梦中,竟然站起来面对窗户,想往外跳。还好,火车上这玻璃如果没有巨大的暴力,是根本无法撞碎的。”

  告诉把刚才的事告诉了我,才我明白怎么回事。

  也许发烧还没有真正好,坐火车又比较辛苦,没有多久我就睡熟了。只是我才睡没有多久,就说起梦话来,甚至梦游,想要从火车窗户往外跳,还是老者用烟斗敲打了一下我的脑袋,才让我醒转过来。

  我朝老人道谢,他却摇头,说:“年轻人,你这近是不是经常做这样的噩梦?”

  我想了一下,这两三天,确实发生了很多似真似假的事,我都分不清到底是真实还是幻觉梦境了。

  老人听了我的事,许久都没有开口,而是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交到我手中,不等我看清是什么,他就说道:“好好带在身上,或许将来对你有用。”

  等老人的手拿开,我才看清楚他给我的是什么东西,竟然是一张黄纸折叠成的护身符。

  拿着护身护,不解的看着老人,他则笑道:“这是我因为老朋友送给我护身的,我看你这几天精神比较虚弱,我和你有缘,便送给你了。”

  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老人的好意却让我感动,便说:“老人家,多谢你,只是这是你的护身护,如果给了我,你……”

  “孩子,我这入了古稀的年纪,用不着这东西,而这也只是一个象征,今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需要你自己的意志去解决,外物能帮你的实在有限。”老人说道。

  我不明白老人说的这话什么意思,但粗浅的明白,他这把年纪,就算有护身护也没有什么用途了,他都一把年纪了,将死之人有再多的符也没有用。而后面这是告诉我,时间的一切事都需要靠自己,依靠外物的帮助,成效并不多。

  或许还有另外的意思,可此时的我只能理解出这点意思。

  “老人家,刚才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你还出现在我梦中了。”我把刚才的梦境说了出来,这让周围几人都面面相觑,倒是老者面含微笑,却什么话也没有。

  “也许是我这几天精神太差了,才会噩梦连连。”原本这个暑假过的还不错,可海城大学那封录取通知出现在我手中后,一切都似乎打破了,我和父母的争执,以及这两天出现的种种诡异梦境,让我怀疑我是不是太紧张了,潜意识太要强而导致精神衰竭,才出现一个个可怕的梦境。

  老人拿着没有装烟丝的烟斗吸了一口,才对我说道:“只要你身正,任何妖邪都无法对你怎样。”

  我迷惑的看着老人,而旁边几人也和我差不多,不明白老人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什么意思。

  我只是做梦,这和身正有什么关系?

  酷d}匠‘S网‘$永久rZ免/f费gW看Bx小说

  “我现在也无法和你解释什么,你只要记住,邪不胜正,以后修身养性,那些可怕的噩梦就不会发生了。”老人再一次吸了口,便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而我看着外面依旧黑蒙蒙的世界,心情却变得很复杂。

  刚才的一番闹腾,让很多人都在议论,甚至有人说我是不是中邪了。

  好在,现在已经很晚了,坐火车又是很辛苦的事情,很多人又继续睡觉,而我刚才发生的事毕竟只是他们旅途上的一个话题罢了,过了之后,一切依旧如常。

  我经历了这么多,我的瞌睡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便从座位上走了出来,准备到两节车厢的相连处透透风。

  这里很多人在吸烟,青色的烟雾弄得此处乌烟瘴气,却让我感到一时的安静。

  我也从口袋拿出一根烟吸了起来,平常我不吸烟,只有心情特别烦躁的时候才吸上几口。

  我半根烟还没有吸完,坐我对面的老者也来到这里。

  因为老者给了我一个护身护,让我对他的好感增强很多,见他也来抽烟,我连忙抽出烟递给他。老者也不推辞,结果烟后就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说道:“烟不错,有劲。”

  “小伙子,你这近是不是遇到了很多用常理无法解释的事情?”在吸烟的人越来越少的时候,老者突然在我耳边问道。

  我一愣之后,点点头,这几天我不但被一直黑猫袭击,还在医院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刚才又……

  老人听完我的话后,也沉默了一会儿,才面带难色的说道:“孩子,有些事我本不想对你说,可不说又怕对你造成伤害,可说出来,这事又太匪夷所思,只怕你不相信。”

  我听到老人的话,再次愣住了,难道这会对我有什么伤害不成?

  他的话也让我来了兴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现在牵涉到我,不管是好是坏,我都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当成听故事消遣一番也不错,反正长夜漫漫睡不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