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我都在惊慌中度过,好在天快亮的时候那只猫走了。

  此时疲惫不堪的我,虽然体温还有些偏高,可我却不愿意继续留在这里了。我要离开,哪怕父母反对,我也不想呆在这里了。

  我没有告诉父母,我已经决定去海城,选择海城大学。

  我已经被昨晚发生的一切吓住了,我只想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而海城在东南方,和我所在的京都,相隔千万里,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我既然已经做了这个关系我一生的决定,我便再也不愿意在这里留下,我怕夜幕降临后,那只黑色的猫再次出现,医院那一幕幕分不清是真实还是幻觉的恐怖画面再次出现。

  我原先是准备坐飞机离开的,可我打过电话之后,今日的机票已经全部售空,我想走就必须明天一早了。

  而汽车站也没有票了,无奈的我只能去火车站碰碰运气了,看看高铁票还有没有。可惜,我这两天的运气很背,竟然连平常票源丰富的高铁都没有,无奈下,我只能去我最不愿意去坐的火车。

  我从来没有做过火车,一开始茫然无知,渐渐才搞清套路,却得知到海城的火车票也已经售馨。无奈的叹息,我准备回走的时候,售票员突然叫住我,说刚才网络上有人退了一张到海城的硬座票,问我要不要,我连想都没想就要了。

  此时的我,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

  确定去海城无误后,我交了三百多后拿到印有我身份证的车票,看到上面发车时间是晚上七点半,我的眉头皱了一下,火车是这边起点的,在海城终点,需要坐车二十几个小时,而现在离晚上七点,还有七八个小时。

  这几个小时,在草草吃了点东西后,就去买一些吃食,然后整理需要带的东西。

  对于从未一个人出过远门的我,并不喜欢带太多的东西,一些衣服后就带了一些证件,打包在一个不大的箱子内。

  因为第一次坐火车,除了之前的一些新奇之外,渐渐的变得索然无味,嚷杂的环境让我极为不适应。

  好在,我旁边的和对面坐的是几个同样去读书的学生和其父母外,就是一个看起来还彼为体面的老者,穿着早已经过时的唐装,手中还拿着一根长长的烟斗,不过因为列车里不能吸烟,仅仅是过过干瘾罢了。

  只是,让我纳闷的却是我刚刚坐下,老者有点浑浊的眼睛却直直的打量我,偶尔还皱一下眉头。

  我的座位靠近窗户,因为如今的季节,八点的时候外面还没有完全黑透,借着微弱的光亮可以看到外面的大都市。

  “就要离开了,怪想念的。”坐在对面的老人突然说道,只是我不知道他是在和我说话,还是自言自语,我并没有接话,而是眼睛继续贴着玻璃窗户看着外面。

  “小伙子,你最近很憔悴啊。”我看着站台上人来人往,一辆辆车停或走,我的心也跟着有点紧张,毕竟这是我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而且我并没有和父母打招呼就做了这个决定,这让我内心还是有些恐慌和内疚,所以老人和我说话一时间没有反应,直到老人继续说道:“小伙子,这两天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大爷,昨天有点发烧,不过现在吃了药好很多了,谢谢关心!”在上车后,因为坐车时间很长,怕睡不着,病也没有完全好,就吃了几片感冒药。如今的药片,多多少少带点副作用,而我也正准备用睡着来打发时间。不过老人先主动和我说话,不说礼貌,就一个人坐这么长时间的车也无聊,便和老人闲聊起来。

  “小伙子要注意点。”老人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却根本没有从我身上离开,这让我朝他笑了笑,这让我不明白他要我注意点什么?

  “谢谢大爷!”毕竟不熟,说点常识还无所谓,可要说些比较亲切的话我觉得并不合适,我和他仅仅是萍水相逢罢了。而我的事,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而我自己也不敢确定,我到底是因为生病产生了幻觉,还是……不管真相如何,火车马上就要离开了,我也就摆脱那些让我恐慌的事情了。

  大爷见我不愿意说话,而是把脑袋靠在玻璃窗,也就没有继续说话,而是闭目养神起来。

  如此正好,我也因为药效,有点昏昏入睡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张开眼睛,看到周围的人都已经入睡了,只有火车发出车轮滚动的声音。

  我迷离着双眼看了一下车厢内的人,都在睡觉后,又闭上眼睛靠着窗户准备睡觉。可惜没有一会儿我又张开了眼睛,朝窗外已经完全黑透的世界看去。

  这道哪里了?

  我在内心嘀咕了一声,然后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车已经开了差不多四个小时了,应该出了京都了。

  刚才睡了这么久,我的瞌睡暂时消失的干干净净,不由打量起窗外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一闪而过,偶尔一两盏灯闪过,让我明白这地方不是荒郊野外就是农村,如果是白天或许能看到连绵的青山,可夜晚就只能看到一篇黑,什么都看不清楚。

  索然无趣,我准备要睡觉的时候,车厢的喇叭突然发出声音,很快就要到一个小站了。

  因为我是到终点站,所以对于一些沿途的小站不感兴趣,停不停无所谓,只要后天能到达海城就可以了。

  如此,我依旧趴在窗户边,看着逐渐接近的小站。

  车很快就停在小站,这里上车的人不多,刚停半分钟,站台上就空无一人,显得无比空寂。

  我继续往外看着,当我的目光拉远时,突然远处一道身影落入我的眼中。

  因为隔的比较远,我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身影,无法看清五官,但我可以感觉出那一定是一个女人。

  原本寂静的小站,突然出现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让人感觉很突兀。而更让我吃惊的是眨眼间,那个相隔甚远的女人突然只和我相差不过百米的距离,这让我看清了女人的长相。

  这是一个很美的女人,又着一头黝黑的长发,脸色很白皙,一双眼睛又大又黑,水灵灵的,穿着一套连衣白裙,在晚风吹拂下,灵动如仙,却又诡异万分,看的我怔在那里。

  就这样,我和那越来越近的女人对视着,只是看的久了,我突然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在哪里见过。

  只是我一下子无法想起到底在哪里见过。

  当女人的距离和我只有十来米的时候,她终于不再动,只是朝我露出笑意。

  而我的脸,却在抽动,因为我突然记起这张熟悉的面孔我在哪里见过了。

  医院,对,就是社区医院,那个角落里打针的女人。

  怎么她有出现了?我感觉到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一股寒意在我的肌肤上炸开。

  “来啊!”女人原本垂下的手突然扬起,只是我看不到她的手掌,像大戏里面的女人一般,她的手背披肩给遮住了,正朝我挥手。而怪异的是我们隔着厚厚的玻璃,我却仿佛能听到她在说什么一般。

  我感觉全身发麻,这个女人到底是人还是鬼?

  我想闭上眼睛,可仿佛有一股魔力笼罩着我一般,让我无法闭上眼睛。我用尽我全身的力气,终于合上了眼,而那女人的声音,也在我闭上眼的那一刻消失。

  ~酷^_匠F网+永久免《费看u小,说U

  过了片刻,我试着张开眼睛,想看看那个女人是不是眼睛从我眼前消失了。

  毕竟,火车眼睛缓慢开动了。

  火车外,空旷的站台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哪里有白衣的女子微笑着朝我招手。

  我一定是太困了,或者是被吓住了,才产生了这样真实的幻觉。

  一定是发烧还没有好的原因,才会产生这样恐怖的幻觉,我如是自我安慰。

  我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不再去看窗外,而是看了眼对面的老者,和旁边的学生,觉得自己不应该胡思乱想,该好好睡一觉,等天一亮,什么事都没有了。

  然而,不经意的扫视一眼,却让我的头皮再次发麻。

  火车上的乘客大部分已经睡着了,就算有一部分人还没有睡着,也拿着手机低着脑袋在玩,根本没有人抬头朝前看。

  而让我如此紧张的,是因为我不巧看到远处的另一节车厢内,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正面带微笑的远远看着我。

  刚才在站台上看到的白衣女子,竟然也上车了。虽然不在我所在的这节车厢,却相隔太近了,如果她突然来到我这里,那我该怎么办?

  尤其,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我到现在还不知道。

  也许我隐约猜到了,只是我不敢去面对。

  我的心绷的紧紧地,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那个在隔壁车厢忽前忽后的白衣女子。

  我内心祈祷,她千万不要朝我这边来。

  然而,老天似乎在朝我开玩笑一般,那个女子竟然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笑的更让人恐慌了。

  和我距离,也越来越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