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契机

  离九月一号还有三天,新学期就要开学了,而我却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阳台上,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

  此时的我,心情并不好,甚至可以说很糟糕,五味具杂,脸上根本没有其他接到一所重点大学入学通知的高中毕业生所应有的喜悦。

  我高考的成绩并不差,超过了六百分,可一个暑假,我只得到了海城大学这一所对于我完全陌生的大学的录取通知。

  而让我莫名的却是我从来没有选择过这所南方大学,难道是父母给我选择而通过我高中班主任报上去的?如果是这样,那父母为什么知道我只得到唯一一张录取通知的学校是海城大学后却极力反对,宁愿我复读一年,也不愿意我去南方重点大学就读?

  我不解,父母也没有解释,只是说海城太远,他们舍不得我离得太远,可这样的话让我很不理解,最终我们有了一场争执。

  吵了,争执了,可父母依旧不同意我去海城大学就读,脾气大的父亲甚至说出我如果去海城大学就读,就断了我们的父子之情,这让我的心情更是糟糕透顶,却也让有些倔强的我有了其他想法。

  海城大学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虽然名气不如清华北大,但某些专业却有过之而无不及,每年毕业的人才,未必就比清华北大要少。

  而且,我已经成年,我也有我自己的选择和思考,不是那个什么都还要依靠父母才能过活的张振雨。

  “振雨,听爸爸妈妈的话,复读一年,相信你一定能考上清华北大的。海城大学,离我们太远了点,我也不想你去那里,就为了爸爸妈妈再复读一年好吗?”妈妈的话让我皱紧了眉头,这样语气的她和我熟悉的她并不一样。

  以前,只要是正确乐观的事,妈妈都极力支撑我。可如今这事,妈妈却选择和爸爸站在一条船上,坚决的反对我去海城读书,这让我很不解。

  酷mD匠网首发9E

  “妈,我就报了一所大学,对方却并没有选我,难得海城大学给了我一个名额,我为什么不能去?海城大学,在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学,在南方也相当于清华北大了。”我的心跳的很快,可我的眼睛却始终盯着脸有异色的母亲,我非常希望她能给我一个合理的反对理由。

  父亲那里,我是不抱有希望他能给我一个反对理由的。所以,我想知道父母为什么要反对,只能从母亲这里突破了。

  然而,不管我如何动之以情,说的口干舌燥了,母亲就是不说,只是无奈的摇头,坚持自己的决定。

  “振雨,妈妈只希望你过的平安,就算一辈子平凡都愿意。可你去了南方,妈妈就不能照顾你了,妈妈舍不得离开你,你就不要和我们倔强了,留下复读一年,明年你一定能考上清华或者北大的。”妈妈的语气和表情,让我的心很难受。他们也是经历过高考的人,难道不知道再复读一年,对于我来说,就是折磨一年。尤其高考时的压力,比上战场还让我痛苦,我是再也不想经历那一遭了。

  况且,海城大学虽然不是我的第一希望,可如今没有选择的选择下,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妈,海城大学也是国内的重点大学,你们为什么就不愿意我去那边读书?你想经常看到我,我可以每个星期都回来。”我家的条件并不差,父母都是考古的,每年的收入都彼为丰厚,完全能支撑我每星期坐飞机回来。可就算如此,母亲还是摇摇头,见无法劝动我,就摇头站起来,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则来到阳台,看着灰蒙蒙的都市,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出生于京都的我自小就希望大学是清华或者北大,可这次高考的成绩,还是差了一点儿没有如愿。可就算如此,我还是不想去其他一般的大学,可复读真不是我所愿。

  而海城大学的录取通知,无疑是在我左右为难之际,给了我一个方向标。

  我的父母因为工作原因,闯南走北,一年也没有多少时间在家中陪我,就算我去了海城读书,一年相见的日子也不会增加或减少。

  所以,我才会有我的坚持,选择不顾父母反对一定要去海城大学读书。

  我知道,这样争执并不会有什么结果,我必须和父母再好好详谈一番。

  可我才刚刚准备下楼,我就看到父亲在和一个陌生男人在说话。

  我本想放弃,等客人走了之后才去见父亲,但那个陌生男人的话却让我的脚步停顿下来,让我原本就糟糕的心情更加沉重,眉头也皱的更深。

  “老张,这次我也不敢保证,你要找的东西就在里面,但这二十年来,最有希望的就是这地方了。”男子年纪不大,和父亲差不多,四十出头的样子。不过,他看起来比父亲更出老,皮肤黝黑的像个农民工,话也说的很直白。

  “老胡,这事上头知道了吗?”父亲沉默了一会儿,才看着这叫老胡的中年问道。

  “他们只以为这是一座大墓,对于那些事根本不知道,我们这次正好可以利用考古的名义去里面走一遭,如果真和那东西有关系,那……”后面的话老胡越说越低,几乎是贴在父亲的耳朵边上说的。

  “上面确定什么时候了吗?”父亲的语气有点不淡定了,充满了希望一般,眼中都要放光了。

  “后天就要开工了,太晚怕被那帮土耗子折腾。”老胡冷笑了一声,可我却有点纳闷,土耗子是什么?

  “也好,那我今晚就准备准备,明天我们就出发。”父亲立马做了决定,然后把立马就要回去的老胡送出家门,在回来之后口中却嘀咕着什么这次如果再找不到就危险了的话,听我的一头雾水。

  “爸,你又要出远门去考古挖掘了?”我突然出现在父亲面前,让正在想事的他愣了一下,然后才冷静的看着我,说道:“振雨,答应爸爸,千万别去好吗?”

  我看着爸爸的眼睛,从来就不服软的一个人,眼中却有一丝光泽,这让我的倔强有了一丝松动。

  “爸,你和妈就这么不希望我去海城大学读书?”我语气有点重,和父亲对视,许久他才转移目光,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吸了几口,才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相信玄学吗?也就是算命。”

  我摇摇头,对于这些迷信的事,我怎么可能相信。如果算命能算出未来凶吉,那人这辈子还奋斗什么,都去算命知未来了。

  见我摇头后,父亲继续说道:“但我相信,所以我在你出生事找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先生算了算,你属火,却命中犯水,不适合出现在南方,尤其你这两年是最危险的时候。所以,你成年前,去南方城市的次数屈指可数,就是我和你妈妈怕你出什么意外。”

  我觉得父亲这话完全还是把我当孩子看待,这都什么年代了,这些迷信的事怎么能当真。而且,如他说的这样我命中犯水,那我的名字又为什么会有一个雨字?

  这不是很矛盾了吗。

  而且,我认定是父亲没有办法让我改变心意,杜撰出来的事罢了,目的就是让我放弃去海城大学读书,想不到一向做事正派的父亲也会想出这样糟糕的办法来。

  “你犯水,却也命中缺水。”父亲把才吸了一半的烟灭掉,让我坐到他身边。我老老实实的坐在父亲边上,他便从我胸口把我脖子上的那块古玉取出来,说道:“这块玉还是当年那位先生送给你的,说能保护你平安,可前提是不能去南方,不然……”父亲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但我也猜得到,肯定是一些不妙的结果。

  可这样的无稽之谈,却从我考古父亲口中说出来,我总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感觉世上的事太奇妙了。

  “你去准备一下,等下我就带你去你们高中,安排你复读的事情。”父亲的话让我脸色大变,然而父亲却不容我争取就让我去休息,他则闭上眼睛坐在沙发上沉思。

  我虽然不甘心,难道我还真要离家出走去海城大学,和父母闹个天翻地覆,并让他们担心我?

  我正转身回二楼时,父亲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我本来就不想回房,便放慢脚步听听父亲又接到什么人电话。

  “什么!”父亲才刚刚接到电话没有半分钟,就惊讶万分,然后有点慌乱的说道:“好,我立马就赶来了。”

  父亲挂掉电话,看到我还没有走,便说:“我马上要出门,今天我是没办法送你去办复读的事了。不过,我会安排小李帮我忙的,你就在家安心等他。”父亲此时的话加重了语气,这是在警告我,必须服从他的安排。

  父亲什么都没有准备就出门了,看他匆忙的样子,我知道一定出大事了,我去不去海城大学的事倒被他先放下了。

  母亲这个时候从厨房走了出来,问父亲去哪里,我说刚才有人打电话,似乎很急促,父亲就匆忙出门了。

  母亲若有所思,等我们吃饭中饭没有多久,父亲的助手小李就出现了。

  “小李哥,你不会真的要送我去外面高中吧?”我知道去海城大学的希望覆灭了,可我争取了仍没有结果,我也只能死心放弃,只能乖乖的重新复读一年。

  “振雨,现在我不能带你去你们学校了,你必须自己去了。”小李的脸色并不好看,尤其看到走到我身边的母亲后,立马说道:“王教授,张教授命来接你立马去银川,那边出大事了,我们得立马出发。”

  “小李,出什么事需要这么急?”母亲在小李说出了大墓,有重大文物出土后,母亲也不淡定了,立马就跟着走了,只是在出门前,对我说:“振雨,我会电话跟你们学校校长说的,你等下就去学校报到,千万不要任性,知道吗?”

  我看着母亲复杂的表情,我不得不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雁回 说:

新书开卷,欢迎大家捧场!求支持求票票!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