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晚上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我就一直竖着耳朵,想听听操场里有什么动静,其实这只不过是我自己心里在作怪罢了,我也明白,这么远的距离,是根本听不到女生宿舍那边的动静了,虽然说是自己赌气不想管林一妹的闲事,但这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担心她。

  这晚上失眠了,是因为林一妹失眠的。

  早上去教室上课的时候,林一妹和白雪并没有来,马静也没来,本来想随便问一个女生,问问她们宿舍昨晚闹事没有,可不好意思问。

  Oz最.新章{节nd上酷H!匠l网*

  后来前排有几个女生在那议论,好像就是说昨晚她们宿舍有人闹事,而且闹得很晚,打扰的她们睡不着觉,正说着呢,有个女的赶紧用下巴指了指门口,让其他的女孩别说话了,我也朝着门口看去,就见马静进来了。

  等马静坐到她座位上后,我也没有立马就问她,就是怕马静觉得我还是担心林一妹的,后来还是上课的时候,马静给我写了给纸条,说:知道昨晚我们多爽吗?

  我问她咋了,她这才告诉我了,说昨晚把林一妹狠狠的打了一顿,衣服都脱光了,楠姐还揪着林一妹胸口的那两个点,使劲拽,疼的她一个劲的叫,她还说,白雪当时也上来帮林一妹,不过也被打了一顿。

  看到这些,我心里并不是很好受。

  我问马静,那她两呢,今天早上咋没上课啊,马静说:都让人侮辱成那样了,她两哪还有脸来上课,一大早就收拾东西出宿舍去了,我寻思是回家去了,估计要转学了。

  我也说不上来,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是什么心情,除了心疼外,还有点后悔和害怕,后悔的是我没有去帮她哪怕一丁点的忙,害怕的是林一妹要是真的就这么转学了,我怕是会很舍不得。

  后来班主任上课的时候,还提醒我们,说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最近最好都老老实实的,要是惹了事,学校肯定会大力处罚的。

  我琢磨,她说这些话,可能也是因为马静林一妹她们吧。

  一直到了周五中午放学的时候,林一妹她们都没来,不过到了校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就看见在学校南边十来米远的柏油路上,聚集着一堆人,有男友女,林一妹和白雪都在,在仔细一看,墨镜洁也在,还有当初在那个学校上学时,墨镜洁叫来打我那两个黄毛,尤其是那个瘦黄毛,当时可是让我用纸棍狠狠打了一顿,他那样子我怕是这辈子也忘不了了。

  我大眼看了下,她们带来的人,加起来差不多二十来号人呢,男的占大部分,社会上的青年看样子有四个,除了那两个黄毛外,还有一个平头男,这人的年纪看起来最大,眼睛也比较小,人看着就凶,还有一个男的是沙宣头,还带着大耳环,皮肤很白,典型的小白脸,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看着很娘炮。

  看这架势,林一妹是打算叫这些人来收拾七姐妹了。

  我当时也就寻思着,有好戏看了,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但是我旁边的凯子,这时候很紧张,他跟我说:不行,她们是不是找马静她们麻烦的啊,前几天她们不是闹别扭了么?

  我说估计是的,心里暗想这下事情有点复杂了啊,这凯子可是死心塌地的喜欢马静的,而且为了马静,他死都是不怕的,要是一会她们欺负马静,这凯子真能豁出命去,那我呢?到时候凯子挨收拾了,我总不能站在旁边看着吧?

  难道也要我站在马静她们这一边,跟林一妹做对?

  虽然我也林一妹前一段嘴上闹过不愉快,但不至于跟她彻底翻脸吧,而且我心里可是对她有意思的,我还真的不太好上手。

  可我这人也是很爱面子的,不可能不帮凯子,如果凯子挨打,我肯定会帮。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那边的那个瘦黄毛,突然就看见我了,可能是仗着他们那边人多,想报当初我干他的那仇吧,直接就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着我扔来了,嘴里还骂着:草NM的,在这碰到你了。

  那块石块我给躲开了,不过砸到了我身后的一个女生,那女生哎呀叫了一声,捂着脚站在一边,一脸愤怒的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瘦黄毛他们,不过终究是没敢说出句话来,一瘸一瘸的走了。

  我这人的脾气,自然是不会乖乖的受他骂的,自然也回骂了一句,我旁边的凯子,也直接就朝着他们走去了,看他那架势,还想过去收拾那个瘦黄毛,当时我就感到有点不可思议,心想着凯子的变化真是大啊,自打砍了人之后,就变得这么勇猛了,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不过我还是赶紧拉住他了,跟他说:算了,不急着动手呢,现在上去肯定吃亏。

  随后我就和凯子走到离着他们比较远的地方蹲那了,等了好久,也不见马静她们出来,我寻思可能是她们知道信了,不敢出来了。

  但是没多久呢,就见从校内,出来一帮子人,七姐妹的成员基本上都到齐了,还有左勇他们,我们班的那个曹森,当时也在场,人数看上去有绝对性的优势,最少三四十号人,不过没有一个年级大的,两边到底哪边的气势更强,还真不好说。

  不过也就这时候,那个雷公嘴保安,领着几个保安出来了,跟马静她们聊了几句后,就领着人,一起朝着林一妹她们那边去了。

  马静他们那边有了保安打头,气势就更足了,到底哪边能赢,就更不好说了,当时我就寻思,如果一打起来,我就趁乱过去收拾那个瘦黄毛,让他得瑟!

  保安带人还没过去的时候,林一妹那边的平头男和几个社会上的人就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人群的最前头,可能是嫌太远,怕听不到他们说话,我和凯子就赶紧往那边走。

  最先发话的是那个平头男,他跟林一妹说:哪个女的,今天我非撕烂她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耳哥说:

  封面下面的撸撸,一定撸一发,顺便求个肥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