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两找了个靠墙角的地方,这时候的柳树不像夏天那样,柳叶很茂盛,现在基本上就是枯树枝,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我两又不干啥,只是让她摸会。

  一开始我挺不好意思的,但是马静的胆子比较大,她的手先是摸了摸我肚子,问我是自己掏出来啊,还是她塞进去。

  我说这大冷天的,逃出来还给冻掉了,你就塞进去吧,要不隔着衣服摸,她说滚蛋,穿的秋裤呢,隔着衣服摸个球啊。

  我骂了她句,说赶紧的,心想本来就是摸球啊。······

  这给马静激动的,在那一个劲的笑,说:你这也太不球行了吧,我这还没咋呢,就出来了啊,我这人的自尊心很强,那时候对这男女之事也不是很懂,反正看得片里,那些男的都特别持久,而我这几下就出来了,马静还说出这么些话,让我觉得难道真的是我有问题?所以感觉自尊心受到打击了。

  我有点生气的跟她说:行了,摸也摸了,我去找凯子了啊,马静笑了笑,说:别生气,处都是这样,有的男的抱着女的时,裤子还没脱呢,就出来了呢,你别自卑啊,我说了句滚蛋,然后就朝着宿舍去了。

  在往宿舍走的路上,我心里就一直在回味刚才的感觉,虽然时间比较短,但还是很舒服的,只不过走了没一会呢,就感觉那玩意流出来了。

  去了宿舍,给凯子说了之后,凯子就急忙去了操场了,后来我就洗漱钻被窝了,凯子也就走了不到十来分钟就回来了,回来后脸色很差,我一看就知道,肯定聊的不是很高兴。

  后来凯子还跟我旁边那个铺位上的同学调换了床铺,跟我睡一起了,我两躺下后就一个劲的聊天,这凯子自打砍了人之后就确实不一样了,好像变得爱说话了,以前他都是很内向的,后来到了十一点多的时候,我两还在这说,有些同学可能是有意见了,就故意大动静翻身,或者制造出一些奇怪的声响了,意思是告诉我两,打扰到人家睡觉了。

  我也觉得该睡觉了,但就这时候,曹森在上面就说了句:要说出去说去啊,烦不烦啊。

  其实按照曹森的脾气,他应该早就叫唤了,但是这次他也忍了很久之后才这么说,估计也是见人家凯子用刀砍了人,有点怯了。

  他喊完这句话后,凯子并没有说话,因为凯子现在还被学校盯着呢,如果犯一点事,他肯定得滚回家去,我当时特别想顶一句嘴,但怕惹起事凯子会帮我,到时候他被学校开了就不值得了,所以也忍了,跟凯子说咱睡吧,别想太多了。

  第二天早上,我跟凯子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就见林一妹和那个丁浩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而且两人有说有笑的,当时我就感觉特别惊讶,林一妹自打上次在厕所被七姐妹收拾了一顿之后,就离着丁浩远了,现在怎么又黏糊到一起去了?

  而且这丁浩可不是什么好鸟啊,他对林一妹可心怀不轨,上次在厕所他那意思,就是着急着想把林一妹搞上床而已。

  而丁浩的这个想法,林一妹并不知情,所以林一妹现在跟他在一起,我挺担心的。可我也不能去说什么。

  这天课间操的时候,学校开进来许多的大卡车,上面拉着的都是煤块,学生们一个个都挺激动的,说这些煤块是打算生炉子取暖的,以后就不用受冻了。

  但后来有同学问了班主任,班主任说学校还是没有打算生火炉的准备,这些煤块,只是先提前运进来而已。

  第三节课下了的时候,那个楠姐就来我们班了,把马静叫了出去,等马静回来的时候,她就问我:那个小骚货是咋回事,怎么又跟丁浩勾搭上了?

  我知道她说的是林一妹。

  我摇摇头,示意不太知情。

  马静就提醒我说:上次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没有继续收拾她,这次要是再闹出点事来,我可没办法帮你了啊。

  我说你先别急的,我找时间问问林一妹,看看是咋回事,马静说那就快点的吧,楠姐找我了,说打算收拾林一妹了。

  我说恩,等会放学我就找她谈谈。

  放学后,我在路上把林一妹拦住了,当时白雪也在场,但是她看上去很尴尬,说让我两先聊,她就走了,林一妹还叫了她两声,但是她没回头。

  林一妹问我干啥,我就问她咋回事,咋又跟丁浩混在一起了,林一妹没好气的说:你管得着啊,我爱跟谁混就跟谁混,你又不是我的啥。

  我说你是不是傻啊,上次忘了在厕所人家怎么收拾你了吗?

  林一妹说那又咋了,我又不害怕她们。

  我问她是不是对那个丁浩有意思啊,她还是那副态度,说跟我没关系,这时候我就有点生气了,毕竟上次因为她都淋雨了,感冒都加重了,而且还求了马静,让马静摸鸡,也是因为她啊,她现在却说这一切都跟我没关系。

  我说你离丁浩远点吧,他对你不是真心的,而且马静说了,你要在这样,她们就找你麻烦呀。

  不知道咋的,一提到马静,林一妹的情绪立马就不稳定起来了,她有点不耐烦的说:马静马静,管好你家的马静就行了,你管我干啥,真烦!

  我最讨厌别人说烦我啊这类的话了,林一妹说完后,我觉得很伤自尊,也生气的跟她说:真你妈傻叉,人家就是想跟你上床呢,还真以为多喜欢你呢。

  林一妹听完,也火了,说:滚,上床也是老子的事,跟你有球关系?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比较大,周围好多人都听见了,还一副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我忍了几秒钟,终于也爆发了,说:爱你们跟谁发骚,骚去吧,草NM,老子再也不管你了。

  说完,我就气呼呼的朝着宿舍走去了,林一妹还一个劲的在后面说些伤人的话,只不过我没有继续搭理她了,我当时真的下定决心,马静她们爱怎么干她就怎么干,等她吃亏了自己就明白了,我才不去管这闲事。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和肉嘟嘟凯子三人一个桌子,并不是马静她们那边了,因为自从上次凯子砍人的事之后,七姐妹的人就挺反感凯子的,也不怎么爱搭理我了,我们坐着的这个桌子,原先也是人家初三几个混混学生占领着的,不过我们坐下后,那帮人也没人过来赶我们了,我寻思这都应该归结于凯子的功劳,他的砍人事迹,已经完全镇住了他们。

  最新章/(节}k上(酷:匠网

  吃了没几口呢,就见林一妹和那个丁浩一起来吃饭了,两人坐下后,我就见马静她们那边,不停的朝着林一妹那边看,有几个女的还故意大声叫着小骚蹄,我当时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就特别希望他们起冲突,有点唯恐天下不乱的感觉吧,因为我想让林一妹后悔,让她尝点苦头,让她明白,丁浩这个人到底是个啥好鸟,到时候,她就知道我说的话是不是对的了。

  想啥来啥,虽然中午她们没能起了冲突,但是这天晚自习下了后,种种迹象表面,马静她们,要找林一妹的麻烦了,而且马静这次也跟我说了,说她这次无能为力了,只不过我没用继续劝她,让她帮忙求求情,只是说:你们闹吧,闹成啥样,也跟我没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耳哥说:

  求撸撸,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