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对白雪,一直都没太大的感觉,之前一直不干脆的拒绝她,是因为这样的话,林一妹会时不时的来找我,问我,我喜欢她问我的这种感觉,一旦我很干脆的拒绝了白雪,估计和林一妹也不会这么频繁的接触了。

  不过她这次这么痛快的问我了,我也只好跟她说:不跟她好,不喜欢她那种类型的,林一妹听了,静静的哦了一声,然后走了。

  这天下午还起风了,前几天下的雪已经化的差不多了,北方人都知道,下雪的那两天是不冷的,雪化了之后一起风,那才要命,学生们给老师反映宿舍太冷,教室太冷,没法呆了,老师也跟学校的领导反映了,不过领导的意思是,还没到规定的供热日期,让大家再忍忍,来的那天,刘慧还说让我去买棉衣呢,我没有去买,这下给我冻惨了,上课的时候身子都发抖,另一边的林一妹,应该是早有准备,穿的厚厚的,可把我们班不少人给羡慕坏了。

  还真是想啥来啥,没一会呢,刘慧就出现在我们班教室门口了,手里提着一个大手提袋,里面装的是棉衣吧,她把我叫出去,把棉衣给了我,还问我这几天给冻坏了吧,我说还行,不是很冷,她还给我买了一堆好吃的,还给我塞钱,不过我没要钱,因为这学校,饭票就足够吃饭了,要钱根本就没有用。

  刘慧走了后,我赶紧就把衣服穿上了,这款的棉衣在当时很潮,就是衣服是比较长的,但是不会显得大,而是很瘦,有点像风衣版的棉衣,穿上后我旁边的人就一个劲的夸我帅。

  不过还没十来分钟呢,坐在我前面的马静就给我写了个纸条,说:我好冷啊,把你的衣服给我穿会!

  说实在的,我不想给她穿,倒不是舍不得,只是觉得林一妹看到后肯定会有什么想法,但人家既然开了口了,不给她也说不过去,所以我就脱了,给她了,给她的同时,我还朝着那边看了一眼,林一妹也正好看我,我心想完了,她肯定不高兴了。

  其实这时候,我已经基本确认了,我就是喜欢上林一妹了,因为我已经懂得顾及她的感受了,而且她的喜怒哀乐,也会波及我的情绪了,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马静说的穿一会,但是一直到了放学的时候她才把衣服给我,等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看见凯子坐在他的床铺上了,当时有点惊讶,我说学校不是停你一周的课吗,这才几天,你就来了啊。

  凯子笑了笑,这笑容有点苦涩,他叹口气,说:没办法啊,在家没法呆了,我问他咋了,他说他家里没钱,这次砍了那么多人,得赔不少钱,他爸知道了打了他好几天了,他妈妈本身就过度劳累,带点腰间盘突出,这次一气,直接卧床不起了,好几天了,反正那赔的钱,家里是不给他想办法,他在家里也看不下去他爸妈那个样子,只好出来了。

  听完凯子的话,我心里有点触动,觉得他确实挺难的,但我自己无能为力,帮不了他太大忙,我说这事别急呢,咱又不是不赔给他,慢慢来就好了,我跟肉嘟嘟再帮帮你,回头不行放假了我去找找我兄弟,他身上估计有不少钱呢,先借点。,至于初三那帮王八,我让马静去说说情,估计能拖延不少时间。

  一旁的肉嘟嘟听我说完,也过来劝凯子,说就是,他能帮肯定帮,虽然帮不了太大的忙,多少算一点。

  凯子说还是算了吧,马静肯定现在都不想搭理他了,还再求她帮忙啊,我说没事,你这事本身就跟她有点关系,她帮你是应该的,放心吧,我去跟她说说,没事的。

  凯子当时的眼眶,都有点湿润了,他叫了我一声,说:我是个粗人,也不会说太矫情的话,你以后有啥事,就跟我说,我能帮得上的,肯定帮,帮不上的,也拼了命帮。

  我说看你说的,那咱们以后在学校里就互相帮衬着点,初三那帮人太贱了,还有咱们班的那个曹森,总有一天我也得收拾他。

  凯子说成,随后他有问了问我,拜托我的那件事咋样了,我这才想起,他当时被学校停课的时候,让我问了马静一些话。

  马静的意思,我也明白,但这时候我怕说得太直接伤他,就说:放心吧,她不会不搭理你的,但你也别太把她放心上了啊,在寻摸寻摸,学校那么多好女孩呢,凯子只是憨厚的笑了笑,不说话了。

  后来我们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凯子只买四毛钱的饭,也就是两个干饼子,连素菜都没有,我和肉嘟嘟给他打菜,他坚决不吃,说不想觉得亏欠我们啥,这种滋味他会觉得不好受,但是我的滋味也确实不好受,我从兜里掏出五十块钱给他,说你先拿着吃饭吧,你这么大的块头,吃这哪行,他不要,我说权当是我借你的,等你以后有了,再还我。

  他最后接过了钱,但是这个钱,他并没有用来吃饭,因为之后的很多天,他每顿饭,依然是两个饼子,可能一两天吧,会吃一份土豆丝,多花两毛钱,之所以吃土豆丝,我寻思可能是量大。

  凯子私底下也找过马静几次,想跟她聊聊,但是马静一直不搭理她,不过我让马静求的情,她倒是求了,说是给我的面子,那天凯子找我,说我和马静关系好,让我去求求马静,让马静跟他聊聊,我对凯子确实挺无语的,真的不明白,他怎么对马静就这么痴情呢,后来一想,可能是他的处给了马静的原因吧。

  给马静说了这个事后,马静也挺不耐烦的,她说:你能不能别一找我就是跟他有关啊,我听他名字都听烦了,我说最后一次了,成不,你晚上下了晚自习,跟他去操场见见面,聊会就行,不多,坚持十分钟就成。

  e酷匠*网tN唯一正|~版IS,¤…其他?M都hH是%u盗!版

  她想了下,然后突然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说:成呀,不过你得让我摸摸jb,上次打赌的事,我都还没摸呢。

  我心想完了,上次的事本来想着能侥幸逃了呢,这次她居然又提出来了,还拿这个当成跟凯子聊天的条件,我怕是躲不了了,我问她能换个不,请你吃饭也好啊,她说不用,学校请我吃饭的男的,排老长队了呢,我说那哪能一样,他们都是有目的的,你吃饭的代价就是跟人家上床,我没有目的,马静踹了我屁股一下,说滚,那我宁愿跟别人上床,也不去跟凯子聊天。

  我没办法,只好说行,按你说的做,马静这才嘻嘻嘻的笑了笑,说晚上下了晚自习,你先跟我去柳树林里,我就摸一会,然后你就去叫凯子。

  其实被马静摸摸也没啥的,又不是给她处,而且我从对异性有了性幻想之后,就一直想跟异性来直接的肌肤接触,苦于没有机会,毕竟这个年代的女孩都是十分矜持的,像马静这样的属于极品了,她现在既然能满足我,还能让我不失身,我何乐而不为呢,唯一担心的就是,事情暴露了的话,让林一妹知道了,我想我就再也乐不起来了。

  可能是好几天没洗澡了,我一直觉得下面可能有点味道,晚自习还有半个小时才下的时候,我就去了宿舍带上脸盆,去水房打了点热水,本来想去宿舍洗洗那玩意的,但是凯子在宿舍,只好一个人在校园里找个了没人的地方,说实话,那天冷的,我都不敢掏出来,可没办法,只能忍着简单洗了洗,还用手摸了半天,自己闻了闻,觉得没啥味道后,才回宿舍。

  我和马静约定好的时间是十点半,商量好的地方明明是柳树林,可当我走到宿舍区门口的时候,就在那一颗杨树下面见到马静了,就她一个人,估计是等我的吧,看见我后,还冲我笑,朝我招手,还说你咋这么墨迹呢。

  这家伙给我吓得,暗想,咱俩是出来干不正经的事来了,你咋还这么光明正大的呢,就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以前我还觉得无所谓,但现在我和凯子的关系挺好的,凯子可对她痴情的很啊,我这心里真有点别扭。

  我走到她跟前,还四下看了看,想看看有人看见我们没,就是这一转脸,看见了一边的小卖部门口,白雪和林一妹刚从里面出来,更不巧的是,白雪还看见我了,还用手吵着我这边指了指,林一妹这才转过头,看了一眼,不过马上,她就跟白雪扭回头,吵着女生宿舍那边去了,我赶紧跟马静说,快走吧,别在这站着了,马静越是见我紧张的这个样子,她就越骚得不知天高地厚了,说:怕啥呢你,我现在又没摸你呢。

  等到了柳树林的时候,那边还是挺安静的,我寻思可能是天气冷了,小情侣们都不过来干坏事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