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马静吃果子(1)

  跟小风哥分开后,我就回家了,到家后我爸问我情况咋样,我就把鸡毛哥断手指的事告诉他了,我爸听了脸色倒还正常,他可是一点也不惊讶。

  因为十一假期已经过去了,所以今天我得去上学,刘慧在我临走的时候还问我,身上的伤咋样了,我说应该快好了,这几天痒痒的不行,她笑了笑,说痒痒那就对了,我当时都寻思,我去了学校,把衣服脱了,估计不是把别人吓死,就是恶心死,满身的疤印。

  让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我在车站坐车的时候,刚上车,就见在最后一排坐着的林一妹了,那一排一个人也没有,她当时正看着窗外发呆呢,没看见我,我走过去,坐到她跟前后,她才猛然扭头,看见了我。

  林一妹笑了笑,说:我刚才就有挺强的预感能碰见你,这还真碰见了。

  本来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话呢,她这下开口,我也只好笑了笑,说:是么,那你再预感预感,还能发生啥。

  林一妹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叹了口气,我问她叹气啥,她说她跟高帅吵架了,估计要分手了。

  说实话,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居然有点幸灾乐祸,暗想分的好。

  我开玩笑的问她为啥分啊,是不是你勾搭丁浩的事,被你对象知道了啊,林一妹见我一提丁浩,立马句瞪着我,我赶紧说逗你玩呢。

  林一妹说:是因为你。

  我心里一震,暗想因为我?

  林一妹说我昨天在街上问高帅后,林一妹就问高帅是咋回事,高帅当时啥也没说,不过林一妹后来偷偷问了问高帅的兄弟,就把事情了解了,而且高帅和鸡毛哥私底下也结交了,打算一起暗算我呢。

  我笑了笑,心想现在鸡毛哥对我来说根本都不算啥了,更别说高帅了。

  我问林一妹,那你们为啥因为我吵架呢?林一妹说看在我那天晚上在女厕帮她的份上,她就让高帅以后别找我麻烦,但是高帅吃醋了吧,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所以两人就闹分手。

  我问林一妹,你两发展到啥地步了啊。

  我对天发誓我问这句话的意思,是想问她两啥时候好的,好了多久,感情问题是咋样,但她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脸突然就红了,还白了我一眼,说:你管我呢?

  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暗想她是不是有病,不过马上我就懂了,她估计以为我问她是不是处呢。

  记得那时候我听别人给我说过,看女人是不是处,就看她走路的时候,腿之间的缝大不大,林一妹走路的时候,也有缝,所以我就猜测,她肯定都不是了,尤其是她刚才态度那么不好的说了句你管我呢,值得让人深思啊。

  酷:匠;《网=永◎久免%费Hu看小j说

  国庆节过了之后,天气就一天比一天凉了,学校里的女生都穿上了长袖长裤,能刺激我荷尔蒙的东西就少多了,不过马静这骚蹄子总是勾搭我,不管上啥课,只要老师让四人小组讨论问题,她就会用她的脚往我身上蹭,我都习惯了,她蹭的时候我就假装啥事没有,弄的我真想干她。

  而她在勾搭我的同时,还勾搭我们班一个怪内向的男的,这个男的叫凯子,个头挺高,皮肤比较黑,身上的块头也比较大,他每天早上都会去早起到操场上跑步,估计这样的身材也是练出来的吧,肉嘟嘟说这人在学校没帮没派,也不混,但其实是个挺狠的人,特别喜欢收藏刀具弓弩那些,还喜欢看格斗录像,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个典型的军事控,后来有一次跟他聊天的时候,谈起了这年发生的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事,他那嘴就跟播音机似的,嘟嘟嘟的说了一大堆,很多都是我不知道的,不得不佩服他,他还说咱们这小地方没有游行,人家大的城市,他表哥那边,还游行了呢,可刺激了。

  当时听到游行两个字的时候,对我来说,感觉还是非常遥远的,觉得这玩意都是西方国家或者是还处于战乱国家才搞的活动,长大了才明白,这个其实在大陆只要不起冲突,维持好秩序,也是合法的,我后来也参加过游戏,是因为中国和日本钓鱼岛的事,但这是后话了,咱们以后再说。

  话说回来,为啥我要在这特意说下这个凯子呢,因为他算是我在高村乡的第一个兄弟,肉嘟嘟虽然跟我已经熟透了,经常也跟我在一起,但是他这个人胆子太小,当朋友还是非常不错的,当兄弟出生入死的话,我一点问题没有,但是他,却只出得了生,入不了死,不过肉嘟嘟这人有个优点,就是小道消息比较多,他对学校的一些八卦也特别感兴趣,比如初一初二初三都有哪些帮派啊,哪个最有实力啊,学校哪个女混子又被人拉到小树林干事了啊等等。

  跟凯子成为兄弟的事,还得从马静说起。

  马静这个人开放,想必大家也知道了,她也曾经暗示过我几次,想跟我翻墙出去到乡镇上的洗澡堂洗澡,开那种单间的洗澡房,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想破我的处呗,不过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就当成玩笑委婉的拒绝了她,暗想你一个公交车,多少男人上过了,我这可是新家伙,怎么也得上个新车吧。

  所以马静后来才够大我们班的凯子,凯子这个人虽然看他不爱说话,但是对女人特别痴情,他可能是很早就喜欢马静了,马静跟她说话的时候,他眼神里透露出来的那种情愫,是能让人发现的。

  那天晚上上晚自习的时候,马静转过脸悄悄跟我说:雷哥,今晚有事没,没事跟我去外面的地里转转?

  我说没事啊,去外面的地里干啥,马静说外面地里有别人家种的苹果树,苹果熟了现在,她想玩啥去偷果子吃,我听完扑哧就笑了,说下星期我给你买几个就行了,偷那玩意干啥,万一人家地里有狗,咬着你,就不合算了,马静这时候就一副很妩媚的样子,笑道:我的意思是,人家要和你偷吃果子,你给我买,那多没意思。

  我这才明白她说的果子,可能是禁果,赶紧就瞪了她一眼,说:你最近不是和凯子走得怪近吗,让他跟你去呗,马静假装有点不高兴,说:哼,老子就想吃你的,不过话说,那凯子也是个处啊。

  当时那个年纪,男生初中是处的比例,都还是非常大的,所以听见马静这个话,我就暗想: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骚气都冲上天了啊。

  我说既然是处,那你咋不吃他的去,是不是人家嫌弃你不是处了,不想让你吃啊,马静说我呸,老子要想吃他,那还不是想啥时候吃就啥时候吃,我只是觉得,这难的脑筋有点死,而且他可能会对我动真情啊,要是真的跟他干点事,他缠着我,一直不放着我多麻烦。

  我说别找借口,人家不给你吃就不给你吃,马静这才掐了我胳膊一下,正好她掐我的时候,我朝旁边转脸看了一眼,就见林一妹正看着我呢,见我看她,她赶紧就把头转到了一边,好像害怕我看见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4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