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我爸的过去(2)

  尤其是我爸妈分手后,我爸又不跟我交流,我对我爸以前的事,知道的少之又少。

  进来后,在大厅的门口,还有个穿西服的年轻人,皱着眉过来问我爸是找人啊还是看货啊,我爸点了下头,说找连生,那人愣了下,这才客气的说:您稍等,然后就进屋子了,过了一会,他就说可以进去了。

  等我爸领着我进去后,就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的,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的,在一个木桌上坐着喝茶聊天呢,见我爸过来,那个三十多岁的男的忽然眼睛就瞪大了,咧开嘴道:雷哥!

  我爸叫了声连生,那人就赶紧起身,过来跟我爸抱了抱,看样子两人就好像好多年不见的兄弟突然见面那情景一样,而我爸平常一直板着的脸,这时候也绽开了笑容,他给连生说:早就听说你在这片混出给人样来了,真替你高兴啊。

  连生说:哪呀,混日子罢了,当初还得多亏你帮忙啊,我后来去你那修车店找你去了,不过人家说你都把店卖了,不干了啊,也不知道你家在哪,你是咋找到我的啊,说着,连生又看了看我,指着我笑道:这是你儿子吧,跟你真像,长大了肯定也是条硬汉子。

  我爸说怂儿子一个人,要出息没一点出息的,连生拍拍我的头,说:走走,咱出去找个好地好好聊聊,这么多年没见了,说着,他就跟后面坐着的那个男的说:回头再继续聊,我先出去了。

  那人说去吧。

  连生带着我爸和我出来后,就让他的那个小弟,赶紧去皇宴酒店定饭桌,当时这个酒店在我们市特别有名,算是最好的了。

  我也是长这么大一来,第一次进这种高级酒店,连生没有叫别人,就我们三个人一大桌子饭,他的那个小弟就在门口站岗。

  我爸并没有一开始就提鸡毛哥的事,而是提以前的事,这些事,也是我第一次听。

  原来我爸年轻的时候跟几个人在榕城惹了事,那时候是83年严打,我爸怕坐牢,连夜就跑了,那些没跑了的,就全部被抓起来枪毙了,连生有个哥哥叫连杰,也在那时候被枪毙了,连生长大后就来我们这市打工,那时候我爸已经在这混的有起色了,开了汽车维修店,就收留他了,不过干了没多久,连生就有事回老家去了,这一别,就是好多年。

  两人后来又聊了聊我妈的情况,我爸似乎是不想说太多我妈的事,只说了几句,就不说了,后来两人还喝了很多的酒,我一个人在一边怪无聊的,心想你不是带我来处理鸡毛哥的事呢么,怎么这倒喝上了。

  差不多两人都醉的不成样的时候,我爸爸才拍了下连生,说:你们这片,有个叫鸡毛哥的?混的咋样?

  连生听完了,皱着眉,用那种疑问的口气,说:鸡毛哥?谁啊,我不认得啊,咋了。

  我爸这才叫了我一声,我也明白他的意思,站起身,把我的衣服掀起来,让连生看了看我后背,连生也是聪明人,说:有人欺负我小侄子?我爸点了下头,说:是啊,人家说是混体育街的我这才来找你的啊。

  连生说等下,然后扭头朝着门口喊了两声,那个年轻的小弟就进来了,叫了声生哥,问有啥事。

  连生问他,咱们的人里面有个叫鸡毛哥的?你小弟摇摇头,说应该是没有,不过别人手下有没有,他就不知道了,他还问有没有大名,可以去查查,连生这才问我,知道那人叫啥不,我说只知道叫鸡毛哥,不知道大名是啥。

  连生一拍胸脯,跟我爸说:雷哥,你放心,我会让人去查的,如果真有这个人在我手底下,一定亲自送给你送去。

  我爸叹了口气,又在那感慨开了,说啥当初连生还是个啥事都不懂的小孩呢,现在都混得有头有脸了,不像他,越混越不求行了。

  连生说看你说的,现在孩子都有了,知足不,他混的倒是挺好,但每天刀尖上走呢啊,都是拿命在花钱呢,反正就图过个自在。

  后来两人又在那聊了很长时间,我爸临走的时候,还互相留了电话,我当时就寻思,我得去找王平一次,上次的事,都没跟他说声抱歉呢,最主要的是,王平可能知道那个鸡毛哥的底细啊。

  今天晚上我爸也特别的开心,回去的路上,一个劲的哼着小曲,当时我就想,刘慧都没能让他这么开心,一个多年没联系的连生,就让他这么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兄弟情?

  国庆节我们放了七天假,连着这两天的假日,刚好是十天,十月一那天,我就去找王平了,见到王平后,王平就骂我,说:草,你还知道来找老子啊。

  我说这不是来看看你,被关进监狱没啊,要是关进去了,就给你去送饭啊。

  王平笑了笑,给我扔来一根烟,我接过了,本来是不抽烟的,但是今天得给他个面子。

  王平说其实那件事,还得谢谢我,如果不是我拦得及时,可能事情还真的就闹大了,我说拦是拦下了,但明显我是吃力不讨好啊,还惹了一身的麻烦。

  王平说咋了,鸡毛哥找你麻烦了?

  我说可不是咋的,上次去滑旱冰,碰到他了,当时就想干我呢,但是没捉住我,谁知道他打听到我学校了,去学校堵我去了,把我带到铁厂吊起来了,你看看我身上的伤。

  说着,我就把衣服掀开,让王平看了看,王平看了也骂了几句脏话,说这王八蛋答应我了不找你麻烦的,怎么还这样呢。

  我说现在也不怕他了,他不是说混体育街的吗,我在体育街也找了人了,人家说没听过他啊,你还知道他的底细不?

  王平摇摇头,说:我就知道他是混体育街的啊,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他也就在那街上,跟几个混混样的人聊天聊得挺热乎的,你找的人靠谱不,要是靠谱的话,应该认识鸡毛哥吧。

  我说那人是我爸的朋友,我感觉混的挺牛啊,要不就是鸡毛哥跟人家不是一个级别的,人家才不认识吧,王平说咋了,你想找到他干他一票啊。

  我说身上的伤就无所谓了,最主要的是他伤我自尊了,这个仇,我必须得报,说到这,我就想起我那被烫坏的屁yan了。

  王平说行吧,我给你打听打听的,有情况了告诉你,不过你可别出卖我啊,我有时候生意上还得靠他呢,跟他掰了的话,怕是损失不少钱啊。

  我说知道,随后王平问跟那个墨镜洁咋样了,我说能咋样,还是那呗,我两就没啥太大的关系,王平说我看那女人就不是啥省油的灯,你也降不住人家,趁早换一个目标吧。

  我说滚蛋,我又不喜欢她,王平一个劲的坏笑,说不拆穿你。

  #/看\.正版_章HW节:上Z酷$I匠:网:

  国庆节假期的最好一天,王平来找我了,说打听到鸡毛哥的下落了。

  王平说,在体育馆后面,有个批发商场,商场的后面,是一个货运站,里面基本都是物流公司,那个鸡毛哥就是混那里面的,自己本身名气不大,主要是他有个姐夫,是货运站那管事的,混的比较吊。

  我给王平说了声谢,就赶紧给我爸说了这个事,我爸给连生打了电话后,就让我去体育馆门口找连生,有人在那接我,然后去找鸡毛男算账,至于我爸,他就不打算出面了。

  我是一个人去的,接我的人还是那天连生手下的小弟,他对我挺客气,自称叫小风哥。

  我问小风哥连生还去不,小风哥说他就不去了,就他自己带着我去货运找鸡毛男,当时我就感觉有点不太靠谱啊,问他就咱俩啊,他笑了笑,说放心吧,在这一片,是咱的地盘,人多少那都是次要的。

  说来也真是巧,路过商场的时候,还碰到了林一妹和墨镜洁他们,高帅和那几个男的也在,我因为怀疑是高帅给鸡毛男说的我那学校,所以就给小风哥说等下,然后朝着高帅他们过去了。

  高帅最先发现我的,他见我朝着他们走过去,眼神就有点躲闪,估计是心虚,然后其他的人都看着这边,林一妹还问我要干嘛,又要闹事吗?

  我没理会她,只是看着高帅,问道:你告诉那人,我在高村乡上学的是不?

  高帅摇摇头,说:啥啊,不明白你说的啥。

  我冷笑了下,说别给老子装,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弄不死你!说完,我就扭身又走到小风哥跟前了,小风哥还问我咋了,用不用他帮我教训高帅他们,我说不用了,我之前一个人就教训了他们几个了,小风哥说厉害,听生哥说你爸年轻的时候特别狠,你遗传了他的好基因啊,有前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