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被鸡毛哥绑架

  我啥话也没说,推开两个人,过去就把我手里的伞塞给了林一妹,林一妹这才缓缓抬起头,可能是太冷了,她身子还在发抖,抖动的时候雨滴就顺着下巴流下来了。

  这时候马静她们几个女的立马就咋呼起来了,马静拉了下我胳膊,说:哎,你干啥呢,这可不是你英雄救美的时候啊,你也不挑个好的救,救她这小骚货干啥。

  我大声说了句行了,谁也别动她两了,谁动我跟谁急眼。

  说完,我就拉着林一妹要出去,但是被那个叫楠姐的拦住了,这两天在食堂吃饭,楠姐是一次都没来的,所以我不认识她,她问我谁啊,凭啥带人走。

  旁边的马静也赶紧拽我胳膊,说:行了,你别闹,明天给你介绍个对象啊,你跟她又不熟不咋的,帮她干啥。

  我又重复了一遍,这两人我带走了,谁拦我我跟谁急,说着,我就推开楠姐,拉着林一妹和白雪往外走。

  她们当然是不能乖乖的放人了,尤其是那个楠姐,扯着林一妹的衣服就是不放,还吆喝其他的女的还愣着干啥,赶紧扇小骚货啊。

  这下,彻底乱套了,她们又揪着林一妹的头发和衣服乱打乱踢,我吼了好几嗓子都没用,只好把那个楠姐和另一个女的踹出好远,直接坐地上去了,马静虽然这时候没上手,但很生气,所她真是白拿我当朋友了。

  等我硬把林一妹和白雪带出来的时候,她两就跟两只落汤鸡一样,其实打伞不打伞的已经没用了。

  把她们送回宿舍后我并没有急着走,因为怕那帮人还回来,果然,没一会就见马静她们几个过来了,我赶紧吆喝马静,把她叫到一边,跟她说给我个面子,这事就算了行不,我会让林一妹离那个丁浩远点的。

  马静数落了我一顿,说这事又不是她做主,主要是那个楠姐,还问我刚才是不是找死,居然敢踹楠姐,等着以后再学校挨收拾吧。

  听她这口气,虽然是在埋怨我,但能感觉得出来,她不是很生气,我笑了笑,说:马姐,我知道你人老好了,楠姐那有你呢,我怕啥,你不是说跟你混了,抱着我不挨打吗?这次就帮我个忙,去说说情吧。

  马静这才扑哧笑了,说:成,咱雷哥都这么低声下气了,我就给你个脸,不过下不为例啊,还有,欠我这个人情你得记着啊。

  我说那一定,马静随后就过去,跟楠姐她们说了一会后,人就散了,我这时候才放心,回宿舍了。

  这时候我的衣服也湿了,本身就感冒了,这下好了,还淋了雨,今晚看来是要死在床上了,这天晚上确实是挺难受的,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那鼻涕也一个劲的流,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人都要死了,去了教室的时候,林一妹和白雪都没来,第一节课上了一半的时候两人才来,看脸色也怪憔悴的,估计也是感冒了。

  到这,我和林一妹的关系,其实已经缓和很多了,中午课间操的时候,因为下雨,就没去上操,那个丁浩可能是知道昨晚的事了,又来我们教室了,问林一妹的情况,这次林一妹跟他说话的口气就有点不一样了,她让丁浩以后别再找她了,丁浩说了一堆好话,林一妹都不想听,他没办法,只好先走了。

  这天上午放学的时候,我正和肉嘟嘟往宿舍走呢,林一妹突然就跑上来了,往我手里塞了一个纸条和一盒感冒药,然后跑开了。

  她一走,肉嘟嘟就在旁边一个劲的坏笑,说:哟哟,快打开,肯定是情书!

  说实话,拿到这个纸条的时候,我心跳特别的快,有点小紧张,打开纸,上面写着:昨天晚上的事谢谢你了,感冒药记得按时吃,一日三次,一次两片,还有那啥,你搬回来跟我做同桌吧。

  看到这最后一句话,我心里那个乐啊,回到宿舍吃感冒药的时候,都舍不得吃,我觉得我是真的病了,还病得不轻。

  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我就特意多打了几份肉菜,等坐到马静她们那的时候,除了马静,没有一个人搭理我,脸拉的跟那母驴似地。

  我赶紧给每人碗里夹肉,说:姑奶奶们,我可从来没跟女孩这么说过话,昨天的事,真是抱歉了,别生气啊。

  这时候有个女的就问我,你是不是喜欢那小骚货啊,我赶紧摇摇头,说没有,主要是我跟她原来就认识,关系还行,不能不帮啊,马静在旁边说了个呸,她说你别装了,昨天你急眼急的连你马姐都要打了,还不喜欢。

  她刚说完,旁边有个女的就赶紧指着一边说:快看快看,那小骚货!

  这次林一妹是一个人来的,并没有见丁浩,也是因为如此,那几个女的说她估计也是怕了,不敢勾搭丁浩了,所以她们的情绪,还是很稳定的,当时我就寻思,这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

  吃完饭洗饭缸子的时候,我就跟马静说,等会我就把座位调换回去了啊,马静愣了下,很干脆的说:不行!

  我说为啥啊,她说:姐对你好不?

  我点点头,意思是好,她就说那行,你昨晚说的话还记得不,欠我一个人情,现在就还我吧,不许搬过去,是男人就看着办。

  马静的这话既然说出来,我也只好死了这个搬座位的念头了。

  最新y章节__上eN酷匠}}网

  下午上课的时候,我给林一妹回了个纸条,说谢谢你的感冒药,座位我就不换了,就坐这边吧,传过去没多久,她就给我回了一条,说:随便。

  我能从这字里面感觉到,林一妹有点不高兴了,但是仔细想了想,她有对象,我离她还是远点的好,或许不坐回去是个正确的选择。

  自打跟马静经常吃饭后,初三的那帮人也就很少找我麻烦了,我们班的曹森那次还问我怎么跟马静混到一起去了,我没搭理他,想着你管呢,他见我不说话,就冷哼了声,说你别得意,第一,靠着女人混,有啥面子啊,第二,别真以为她在学校的靠山就有多硬,人家不过也是拿她当免费的笔操着玩罢了,老子当年还捅过她呢。

  对于曹森的挑衅,我也没在意,暗想总有一天老子会弄你。九月底,天气就冷了很多了,放假的那天还下着雨,我往外面走的时候,还碰到了林一妹和白雪,白雪还吆喝我,让我跟她们一起回,我摇摇头,意思是不用了,其实我是怕跟林一妹一起走比较尴尬,因为我两这一段时间,一直都没说话。

  到了校门口的时候,还是围着很多人,估计也是打架的,等我走到车站那的时候,突然有几个男的就把我围了起来,抓住我就往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里拉。

  我当时就大喊问他们要干啥,那几个人根本就不理我,连打带拽的就给我拉进去了,然后车门一关,车就开动了,我这时候才看见在前面副驾驶那坐着的鸡毛哥。

  这下我慌了,当时捅他的那一幕,我现在还记得呢,那天在旱冰场我爬上墙的时候还骂他们来着,现在到了人家手里了,不被打个半死才怪。

  同时我也想不明白,他怎么知道我在这个学校的?一寻思,可能是跟林一妹的对象,高帅他们有关,毕竟那天我跑了后,他们没跑啊,他们可是知道我在这个学校的,而且我打了高帅的同学,他们心里不得恨我啊,估计就是他们告诉鸡毛哥我在这上学的。

  鸡毛哥这时候就很淡定的笑了笑,跟我说:你接着跑啊,翻墙啊,我看你往哪跑。

  我没吭气,想着今天既然落他手里了,他想咋样随他便,大不了他也捅我一刀子。

  他见我不说话,就让旁边的人打了我几拳头,然后说:上次捅了老子就跑了,老子的医药费,你得加倍给老子,把你家里电话给我。

  我说我家没电话,他笑着点点头,说行,不说是吧,待会有的是办法让你说。

  车开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到了一个废旧铁厂那。

  这个铁厂我有印象,上小学的时候同学带我来偷过铁呢,那时候这铁厂就已经不景气了,快倒闭了,现在是彻底停厂了。鸡毛哥让人把我拖下车,先是打了我一顿,然后把我拉到厂子后面的空地上,说那是空地,还不如说是煤渣地呢,因为那时候炼铁的时候要烧煤,煤烧完就会产生很多的废气煤渣,他们就用来垫路了。

  我正寻思他们带我来这干啥呢,鸡毛哥就让他们把我衣服脱了。

  我还以为他要干啥呢,居然是让我脱衣服,立马就给我吓得屁股夹紧了,暗想他要干啥?

  鸡毛哥又问了我一遍,电话是多少,我没有吭气,他等了几秒,就让那几个人开始脱我衣服,我自然是紧紧抓着衣服,想挣扎,但是一不老实,人家就揍我,而且衣服该脱还是得脱,抵抗根本就没用。

  等上衣脱完了后,鸡毛哥就让人把我放倒,背朝着地面往那死死一按,这时候我就已经明白他要干啥了,心里慌张的不行,更让我害怕的是,我这时候还不能挣扎,因为越挣扎,我会越痛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