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我们先来的,干啥要走开,那人也没跟我多废话,直接就说:老子数三下,不走你试试看,说着,他就开始数数。

  林一妹有点生气,站起来指着那个人说:你们咋这么不要脸呢。

  染发男没理会他,刚数到三,他就过来揪着我衣服,想把我拉起来,嘴里还说着:食堂不好下手,跟我走外面去。

  我还没着急呢,林一妹倒着急了,在旁边大声嚷嚷,说已经有人告老师去了,敢动他你们都完了,她话还没说完呢,我就有点不耐烦了,转过来没好气的说:行了,我们之间的事,你一女的搀和啥呢。

  林一妹显然没想到我会这样说,愣了下,不知道该说啥了。

  我给染发头说别揪着我,我自己会走。

  就这样,我跟着他们几个往外面走,这时候我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了,还是老计划,谁先第一个动手,我就死拽着他打,这也是小时候我爸教我的。

  不过这场仗,并没干起来,因为刚到门口,就碰到校长了,校长认识我,见我跟他们几个出来了,估计人家也明白,这几个人是啥货色,找我出来肯定是找我麻烦的。

  校长叫了声我名,我应了声,他就问我咋了这是,是不是他们要欺负我。

  我还没说,林一妹就在那告状,一股脑全咕噜了出来。

  校长听完过去就给了染发头一巴掌,还踹了旁边的两个人,这些人虽然脸上有点不服气,但是也没吭声,最后还是校长警告他们,在找我的麻烦,都卷起铺盖卷滚蛋。

  染发头说知道了,然后校长就让他们走了,还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他说食堂的饭桌是有点紧张,他回头想想办法。

  校长走了后,我和林一妹白雪就继续回去吃饭,染发头他们打完饭后,并没有过来继续找我们麻烦了,而是把其他桌上的几个人给赶走了,不过他们吃饭的时候,一个劲往我这边看,我知道,他们还会在找我麻烦的,早晚的事。

  至于肉嘟嘟,这家伙一直等我吃完饭洗了饭缸子,他也没叫来老师,等我回宿舍后,他见了我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对不住了雷哥,我刚才去宿舍找班主任了,但是没见到她。

  我笑了笑,没说话,心想就不拆穿他了。

  这天晚上上晚自习的时候,校园里好像打起架来了,听声音闹腾得还怪厉害的,后来还有个高胖子踹开我们班门,冲里面喊了句:曹森,赶紧出来,初一的小崽子翻天了。

  曹森就是我昨天刚来那唯一一个敢跟我对眼的中分头男的,他长得不帅,皮肤还黑,但是肉嘟嘟说了,这人下手可狠了,算是我们班的扛把子。

  曹森听完骂了几句脏话,也不管讲台上的老师,直接喊了声:都跟我走,然后往外头跑,他跑出去的时候,后排七八个男的也跟出去了,可把老师气坏了。

  过了片刻功夫,教室外头更是叫骂声满天,坐在窗户边的人还探着脑袋看热闹呢,我这时候也没心思上课了,我们之前的学校,也发生过群架,但都是小规模,可能这边几个人,那边几个人,像这样人数众多,惊动全校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当时我就暗想:难不成这学校的都这么猛?

  后来还有一块砖块砸破我们教师的玻璃,直接砸到我们班一女孩的头上,那女孩叫都没叫一声,一头闷到地上了,立马就被几个人抬出去,送医院去了。

  她倒地的地方,都流了一堆血出来,估计是头被砸破了一个大窟窿。

  老师一走,我们教室也乱了,都没人上课了,胆子稍微大点的男生,就出去,站在外面看热闹去了,不过打斗一蔓延到我们教室门口后,那帮看热闹的人赶紧就钻了进来。

  后来我就看见从门卫那边的方向,过来三个男的,是我们学校的保安,为首的是上次拦着我的雷公嘴。

  更让我吃惊的是,这三人手里都拿着铁棍,过来见了打架的人就往身上抡,边抡边骂:都他妈给老子停了,停了。

  我觉得我从小就挨打不少,也打过不少架,最猛的一次,还用刀子捅过鸡毛哥,自认为在我这个年龄段,像我这胆大能打架的人,少的很,但今天看到这场面,还是被他们给震撼到了,尤其是那三个保安,虽然打架的技术看着不是很高,但露出的这股子霸气劲,都让我觉得血液沸腾,看来这个学校,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会很弱啊。

  在一寻思,我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还得罪那个染发头了,他可是初三的,初一初二的打架都这样了,他们肯定更不简单,看来日后我的日子不好过了。

  当然了,打架的人太多,那三个保安虽然打的很凶,也没人敢跟他们动手,可这打斗的场面,一直没有制止下来,后来还是校长领着四五个男老师,手里也提着家伙,过来跟三个保安一起打学生,场面没片刻功夫就被控制下来了。

  后来就见初一的站一排,初二的站一排,一个瘦高的男老师,拿着凳子腿挨个抡了一遍,有个学生打他的时候他往后躲了下,结果这老师直接就过去抓住他的头发,往下猛一拉,用膝盖用力一顶,那学生直接身子一软,就倒地了,等他缓过劲爬起来的时候,鼻血都把衣服染红了。

  这的老师打学生也比我们之前的狠多了,怪不得以前听人说,封闭学校的老师打人可狠了,看来果然是这样。

  差不多十分钟吧,曹森就领着我们班的人回教室了,他的头发乱乱的,还有土,身上也脏的厉害,看样子没少挨打,坐下后还在那骂骂咧咧,说这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晚自习快下了的时候,在路上,有两个男的就拦住了在前面走着的林一妹,还塞给了她一封信,然后匆匆跑了,我猜测可能是表白信。

  回到宿舍躺了会我就拿着水盆去外面的水房打水去了,学校的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都是平房,而且之间也没用防护墙啊等任何防护设施,说白了,就是相通的。

  在水房那,凑巧碰到了林一妹,可能是挤着的人比较多,她就叫了我一声,把她的盆给我,让我帮她接一盆水。

  我当时还迟疑了下,想着我和你很熟吗,干啥要帮你打水,而且也不问我同意不同意,就把盆塞过来了。

  但是眼睛扫了下,看她穿着裙子,下面还是拖鞋,露着小脚丫后,我就不知道咋了,竟然帮她打了一盆水,完事我两还一起走了段路,一路上好多男的都往这边看,没办法,林一妹这个城里公主,对他们的吸引力太大了。

  我问林一妹,内会那人给你的是情书吧?

  林一妹跟我卖了个关子,说你猜呀。

  我说爱说不说,没太大兴趣,林一妹立马就不乐意了,说:你这人真是没趣,对的,是情书,那男的长得还挺帅的,是双眼皮哦,眼睛挺好看......我说行了,管我啥事啊给我说这。

  林一妹这才用手打了我胳膊一下,说:不是你问我的,你这人,真是,注定没女朋友!说完,她可能是害怕我收拾她,赶紧端着水盆跑,不过脚底下一滑,直接就摔地上了,那盆水也散得干干的,她的裙子也湿了一大片,等她起来的时候,那湿了的裙子就仅仅贴着她的屁股和大腿,林一妹可能是觉得丢人,赶紧捡起水盆,也没去继续打水,用水盆捂在屁股后头匆忙走了。

  B最e新章r节S上《y酷^匠$网*

  看着她那样子,我居然笑了好久。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今天初一初二打群架的事,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都让我难忘了。

  十一点左右吧,我就困了,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曹森回宿舍了,他坐到我床上,拍了下我,说:你惹了左勇了?

  我有点懵,暗想左勇是谁,不过马上就明白了,今天在食堂惹了那一帮人,估计那个烫发头,就是左勇。

  我问曹森是不是初三的,烫着头发?

  曹森点点头,说:是啊,就是他,他刚问我你是啥来头呢,估计待会要找人来干你。

  我不知道曹森跟我说这些话是有什么目的,所以只能说:干就干呗,我又不怕。

  曹森听完,冷笑了一声,这一生笑里面还带着点嘲笑的意味,估计他觉得我在这装笔呢吧。

  曹森叹了口气,说:这样吧,咱都是一个班的,我能帮就帮你点,你去小卖部买两包烟回来,我拿去给他们说说情,兴许就没事了,要不你这刚来学校,没啥靠山的,他们欺负你一次,就能欺负你第二次第三次,你就打算这么让人欺负着到初中毕业啊?

  曹森的意思,我也明白,他就是想试探试探,看我是不是个怂货,要真给他买了烟,估计这两包烟也有一包得落到他手里,这样,他们以后会更肆无忌惮的欺负我,我才没那么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