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没啥事,她一提这事,不明显找事呢么,我抬头瞪了她一眼,也就是这一眼,让我看仔细了她的长相。

  她的脸型很好看,皮肤非常好,嘴不大,但是唇很嫩,尤其是她的眼睛很迷人,不大不小,就是看着刚刚好那样,睫毛也长,说实话,她比墨镜洁可爱多了,但墨镜洁长得也不丑,墨镜洁跟她比起来,就显得有点成熟了。

  她看她的时候,她的脸突然就红了,赶紧低下头,看着桌子上的本子,能看出来,她有点紧张,不知道怎么的,我一看见这种特别害羞的女孩,下面的玩意就会不老实起来。

  她低着头说:其实,墨镜洁并没有报警,是她家里人非要报警的,墨镜洁还跟我说,要不是你救了她,她肯定让人那啥了,不过你也是,怎么能对一个女孩那样呢,人家还是那啥呢啊。

  她这句话让我有点吃惊,暗想真的假的,墨镜洁会这么好心?

  但我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很冷的样子,跟她说:行了,别跟我提她。

  她哦了声,嘴里小声嘀咕了句啥,好像是说我这人很奇怪吧。

  我没搭理她,我这时候,虽然对女孩有性冲动,但是单独跟女孩聊天的话,还是觉得比较不自在,所以就起身回到我座位上去了,肉嘟嘟回来的时候,就在后面跟医生女儿玩打飞机去了。

  这里说下,她叫林一妹。

  这一晚上,我失眠了,你们可别以为是想林一妹想的啊,我那时候对女人确实提不起兴趣。

  只要是床板太硬了,而且第一次住校,跟这么一大帮男生睡一个屋,我感觉不自在,晚上还有人说梦话,说啥奶罩奶罩救我,可给我笑了好一会。

  第二天早上,肉嘟嘟带着我,拿着饭缸子去食堂吃饭了,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在学校食堂吃饭。

  食堂很乱,也很脏,饭桌子很少,大部分学生打完饭,要不就是回宿舍吃,要不就是去食堂门口的台阶上坐着吃。

  饭也很差劲,不像现在,有面条啊,米饭啊,各种包子馒头炒菜。那时候的饭很单调,就是干饼子夹菜,两毛钱一个饼子,一份素材两毛,肉菜五毛。

  打完饭走的时候,我还看见林一妹打完饭往外走呢,她走的时候,有几个坐在附近饭桌上吃饭的男的,就揪下来一块馒头,朝着林一妹身上砸,嘴里还一直吆喝着:妞妞的,估计是调戏她呢。

  肉嘟嘟告诉我,食堂的饭桌子太少了,能坐在饭桌上吃饭的,都是学校初三的和复习班的,混的好。

  我当时也是有点装笔,就跟肉嘟嘟说:没事,等过两天,我了解学校大致情况后,就带你去上桌吃饭。

  肉嘟嘟有点不相信的看着我,说:算了吧,咱学校城里人也不少,但是没有一个能打的,基本都是软包啊,有钱是有钱,就是不敢打架,惹了事,还得给我们村里人掏钱,帮他呢。

  我一听肉嘟嘟这样说,心里就有点不爽了,当时就跟他说:今天中午我就给你上桌吃饭,哪个桌子最大,最显眼,我就坐哪。

  Z0看正|版+章“i节A上酷●…匠网

  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哪知道,这句话能给我带来那么沉痛的代价啊。

  这天早上有一节语文课,语文老师是个年轻的老师,二十四五岁左右,长得还行,主要是身材好,上课的时候她突然看到我,愣了下,就问我是新来的同学啊,我点了下头,说恩,然后她就让我回答问题。

  我哪会啊,很干脆的说不会。

  可能是我说的太直接了,她有点不爽,就皱眉说:不会你坐前头干啥。

  她刚说完,我身后那个女的就赶紧说:是班主任让他坐前头的。

  语文老师估计是跟班主任有仇,就说:班主任咋了,座位是随便坐的吗?一看就是不学的人,坐前头占着茅坑不拉屎,那脸皮咋这么厚呢。

  我当时也心烦,就说:班主任让我坐这的,你不服气跟她说去啊,在这比叨逼叨的,烦不烦啊,好好讲你的课吧。

  语文老师一听,腾地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跟一只发怒的老母鸡一样就朝我走过来了,嘴里还说着:哟喝,城里学生,了不起是吗?我不信还治不了你了!

  她过来后,站在我旁边,用手掐住我胳膊上的肉,还使劲一扭,这给我疼的,脸都发麻了,一般的老师打学生,也就打耳光,或者打脑袋瓜子,但她居然掐我胳膊。

  我直接就干起来,大声问她:干啥你?

  她见我顶嘴,又掐住我胳膊,拧了一下,当时给我火的,干脆直接推了她一下,没曾想她没站好,直接就摔倒了,她的上衣正好挂到旁边桌边的钉子上,直接就听一声嘶的声音,我暗想完了,她的衣服烂了。

  她从地上爬起来,扭头看了一下已经被扯烂的衣服,胸罩都漏出来了,但她这时候一点不注意形象,过来两个手就跟敲鼓一样的直往我脸上乱拍。

  她是一个女的,还是老师,我也不能怎么着她,只好赶紧往后面跑,她就在我后面追我,班里的同学都笑疯了,她追我的时候还一个劲破口大骂,就跟个泼妇一样,我当时就觉得,她精神肯定有点问题,这样的砸还能当老师呢。

  后来也是从肉嘟嘟的嘴里听说的,原来语文老师还挺正常的,但是去年生了个儿子,她老公在家看儿子的时候没看好,让家里的斗狗咬死了,然后精神就有了点问题,还勾引学校复习班的男的,把男的带她宿舍睡,这里说下,我和语文老师在这年的冬天,还发生了一点不为人知的事,说起来挺那啥的,不过这是后话,后边再说。

  这节语文课的闹剧,以我跑出教室告终,当时也是对校园不熟悉,我就瞎溜达,后来到了操场那边,有个柳树林,还看见里面有人影,估计是学校的小情侣在里面亲热呢吧。

  中午的时候,我就让肉嘟嘟跟我去了食堂,打完饭后,刚好附近有个比较干净的空桌子,我就过去坐下了,肉嘟嘟不敢坐,跟我说:走吧,去外面吃吧,这是初三的桌子。

  我说管他初几的呢,我今天就坐在这了,肉嘟嘟看起来很害怕,不过在我的坚持下,他还是坐下了,但是他也说了:等下要是有人找你麻烦,我可帮不了你啊,我胆小。

  我说没事,心想之前在那个初中的时候,也有几个关系好的,但是打架的时候压根就没人帮我,我已经习惯了,所以我不指望肉嘟嘟会帮我。

  在那吃饭的时候,刚好林一妹也打好了饭正打算走,当看见我和肉嘟嘟在这吃饭后,她也就端着饭碗过来了,跟着她一起过来的,还有一个女孩,个头不高,脑袋很大,这人叫白雪,我们班的,家里也是市里的。

  两美女坐到这了,肉嘟嘟自然是很热情,肉嘟嘟这人跟女孩说话的时候,眼神里有股子不正经的味道,很容易能看出来,所以我明白他很色,但是他的胆子又比较小,属于那种有色心没色胆的人。

  林一妹坐下后没说几句话呢,就跟我说:那啥,我内会给墨镜洁家里打了电话,跟她说了,你现在跟我一个班的,你想知道她咋说么?

  我摇摇头,说不想知道,其实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自打昨天林一妹告诉我不是墨镜洁报警后,我对墨镜洁的仇恨,小了一些。

  林一妹嘴一嘟,说拉倒。

  正说话呢,食堂门口那边突然就传来一个人的吆喝声了,说的话是:喂,谁让你们几个坐那的,赶紧滚开!

  我这一扭头,就见五六个男的,从门口往这边走呢。

  这几个人全都是长头发,身上穿的衣服也比较怪,颜色很靓。

  肉嘟嘟当时赶紧就从座位上站起来,端着饭缸子站到一边去了,林一妹和白雪,应该是不知道这食堂的“规矩”很不满的嘀咕道:这帮人是不是有病,食堂是他家开的吗?

  肉嘟嘟赶紧在旁边紧张的解释道:食堂的人多,桌子少,这些饭桌早就让人预定了,谁让人家混的屌呢,说着,他让我们几个赶紧走开,不然等下就要挨打。

  林一妹和白雪两人表示不走,说才不怕他们呢,那时候像她两这样长得好看的女的,确实在学校里是不用害怕的,不管认识不认识,男的肯定是不会动她们的,除非有深仇大恨。

  我自然也是不会走的,就因为今天早上给肉嘟嘟装了下B,现在人家就算要来收拾我,我也得硬着头皮把这个B装完啊。

  肉嘟嘟可能是见劝不了我了,小声说了句:我去找老师!

  完事他就跑了,林一妹还说了句:真怂,这就给吓跑了。

  那几个人走过来,各个眼神里都要冒出火来,不过有两个男的,看到林一妹和白雪后,还用手拨弄拨弄头发,看样子有点害羞。

  那个染发的男的,过来看了我林一妹和白雪一眼,然后又看着我,打量了下后,说:怎么个意思,我刚说话你没听见是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