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男同学一直帮我把凳子送到了校门口,还给我绑在了自行车上后,他才走,回到家,刘慧就让我洗个澡,下午就去那学校,那学校是全封闭学校,半个月才放一次假的。

  高村乡其实离着市区说远也远,说不远也不远,坐车差不多一个小时吧,那边也靠近山沟沟了,听说很穷。

  到了高村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五点了,在乡镇中心有一条柏油路,直直的朝着北边延伸着,顺着这条柏油路一直走,到尽头,就是我们的高村乡中学,学校的建筑物并不高,而且很破旧,附近基本是被田地包围着的,再也没有其他的建筑物了,我当时还心想,这么偏僻的地方,晚上还睡在这,不害怕吗?

  学校的大门是两片涂着黑漆的铁皮,很大,看起来有点监狱大门的感觉,门卫室里面坐着几个20来岁的男的,估计是保安吧。

  刘慧带着我进的时候,有个雷公嘴保安还拦住我们,问是哪个班的,问话的时候,那保安就一个劲的打量我,眼神里有种挑衅的意思。

  刘慧说是新生,要进去找校长后,他才让我两进去,校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的,有点胖,算是刘慧的堂哥吧。

  校长当时对我还挺客气的,问了我一些话后,就介绍我认识我的班主任,是个戴眼镜的女的,说实话,长得有点丑,让我有点小失望。

  班主任叫李静,一看就是那种爱拍马匹的人,可能是我和校长有关系吧,对我的态度非常热情,还领着我和刘慧去了我的宿舍,亲自给我铺了床铺,宿舍很大,感觉就像是工厂里的厂房一样,李静说班里所有的男的,都在这一个宿舍里了,差不多有三十人。

  铺完东西,刘慧给了我一百块钱的饭票和二百块钱生活费,那时候学校食堂吃饭是不收钱的,只收饭票,而这200零花钱,足够我花一个月了,估计刘慧也是怕我不够花,才多给的。

  该交代的差不多交代完了,刘慧就走了,临走的时候嘱咐我,不求我好好学习,老老实实不惹事就行了,当然这话她是把我拉到一边偷悄悄的跟我说的,不能让班主任听见。

  李静领着我往教室走的时候,就一直问我问题,比如学习成绩啊,家是哪的啊,父母是干啥的啊,我嫌她问的烦,干脆就不说话,她自己可能也觉得没趣,就不说话了。

  学校的教室,也是老式的平房,一个挨着一个,我心想这学校可真不是一般的破。

  到了教室后,里面有个老师在上课呢,李静让她先停下,然后大声的说:给大家介绍一个新同学,雷震!

  酷匠GK网永=久{免*费。看n小Fn说q

  可能是我的名字有点特别,班里有些人听了就笑了,这让我有点不爽,当时谁笑,我就看谁,果然有几个人,跟我对了眼之后,赶紧就低下头了,我心想:这都是村里人,估计都比较老实,胆子也小吧。

  当然了,事后证明,我的这个想法,是个极大的错误。

  李静还让我自我介绍下,我就说了四个字:我叫雷震。然后就不说了,班主任只好笑了笑,还让第二排中间的一个女孩,从她开始,跟她后面的同学,统统往后挪一个位,意思是,让我坐她原来的位置。

  我知道老师是想巴结我,才让我坐前头的,但是我本身并不远这样,因为以前我就学习不好,一直坐后面,坐前面会让我很不自在。

  我正打算给李静说我坐后面就行的时候,那个女生有点不乐意了,她说:凭啥啊,凭啥让他坐我这。

  李静说:我有我的安排,你就坐第三排吧。

  那女的可能是觉得我抢了她的位置,就白了我一眼,然后没好气的说:看他那样就不像好学生,坐后面得了,还坐前头。

  我这么一听,立马就不爽了,暗想本来老子还打算坐后面呢,你这么一说,我今天还非就坐在第二排了,所以我自己就赶紧走过去,意思就是让她赶紧往后搬,给我挪位置。

  这女生当时还瞪着我,一脸的不服气,她瞪我,我也瞪她,最后还是她先移开眼神的,很不情愿的把桌子往后拉。

  也就这时候吧,我眼角看到老后面好像有个人跟我招手呢,我一扭头,吓我一跳,居然是她!也是这个人,将墨镜洁再次拉进我的生活。

  这人就是被我扯烂了衣服的那个穿裙子女孩,她妈妈是当医生的,看到她我还是挺吃惊的,因为这学校是个乡中,大多都是乡下人,她看起来就跟墨镜洁一样,是有钱人家的女孩,怎么会在这上学呢。

  可能是我心里还是有点记恨墨镜洁,她跟墨镜洁又是姐妹,我自然不太想搭理她,只看了她一眼,装作不认识。

  等空位给我腾出来后,李静就让后面的两个男同学把最后面的一张空桌子给我搬来,摆那了。

  我的同桌长相一般,头发还是那种剪发头,身形干瘦,一点女人味都没有,人家好像对我这个新同桌一点兴趣都没,看都没看我一眼,就是自顾自的在那学习,李静后来还吆喝了她下,告诉她我暂时还没有新书,上课的时候我两一起看。

  都闹得差不多了,李静就嘱咐我几句,说有啥事就去她宿舍找她,那时候老师们也大多是住校的,在学校的西北角落,有个教师区,而在教学区这边,是没有独立的办公司的,条件确实辛苦。

  同桌的名字叫王静,跟她的长相一样,很普通,是我从她的书封面上看到的,她的书,基本上每本都包着书皮,书皮是自制的,用那种旧海报,旧报纸包着的,桌子上有块橡皮,已经擦的比我小指指头蛋还小了,能看得出来,她是个很爱惜学习工具的人。

  下课后,教室里的人就时不时的看我,估计是对我这个新同学特别好奇吧,反正当时谁看我,我就看谁,就一直盯着人家看,几乎都是跟我一对眼,就躲开了,只不过后来转脸看一个留着中分头的男的时,他也一直盯着我看,要不是他同桌拍了他一下,他扭过头了,我心想我两都有干起来的可能。

  因为那时候我特别好面子,可能是从城里来这上学了,心里有种优越感,觉得他们村里人都胆小,只能说,那时候我还太幼稚吧,毕竟还小。

  至于那个医生女儿,她也没有过来跟我说话,我寻思人家女孩也要脸,跟我主动打招呼我都没搭理人家,人家估计也不想再搭理我了。

  下课后,我并没有去食堂吃饭,因为对这里不熟,不知道食堂在哪,再有就是我觉得拿着那种饭缸子和筷子去食堂打饭,就跟那民工一样,所以在宿舍对面的一个小卖铺买了点面包吃。

  我的床铺当时是离着门最近的,基本上门推开后,对着两米远就是我的床,是个下铺,这个地方可能是容易脏,没人愿意睡这,后来还有个脸蛋很肉呼呼的男的,过来坐我床上,问我咋不去食堂吃饭呢,这面包不顶饱。

  我看了他一眼,说我不饿,他说了个哦,然后问我玩红警吗?

  红警我以前是听过的,但是从来没玩过,那男的就说:有空我带你去玩啊,可好玩的。

  我很惊讶的问他,这有电脑培训房?(那时候没网吧,但是有那种私人的电脑培训房,里面都是简单的单机游戏)

  他说没有,在郊区呢,就是太贵了,包夜得20块钱。

  那时候的20块钱,对初中生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我点了下头,不说话了,因为那时候在我看来,还是游戏厅的游戏来的有激情些,对这些不太感兴趣。

  吃过饭,在宿舍睡了会,快七点的时候,我就去教室上晚自习了。

  晚自习是英语老师,英语老师有点事没来,所以班里乱套了,后排的有些学生,都出去玩了,我坐在那实在无聊,正好后面那个肉呼呼脸的男的冲我招手,示意我过去,我就过去了。

  他估计也是闲的,在那玩打飞机呢,别想歪啊,不是那个,是那种打飞机的游戏,在纸上画的,我那时候玩这个一般吧。

  玩的时候,旁边不远的医生女儿也过来了,她不知道为啥,下午看见她的时候,还是穿着短袖牛仔裤呢,现在就换成了一条蓝色裙子,脚下面是凉鞋,白色的娃子到小腿那,现在看起来或许大家会觉得俗,很别扭,但在当时,绝对是那种典型的小公主型女孩。

  她坐到我两旁边,就问我两:这咋玩啊,我以前见同学玩,就老想玩了,你两教教我呗。

  这时候,肉呼呼就问了她一句:你以前在哪个学校上学啊?

  这时候我才知道,医生女儿,也是才转来的。

  医生女儿说了自己的学校后,这肉呼呼表示没听过,不知道,我倒是知道,那学校确实有钱人较多,当然了,她能转过来,我估计也不是个好学生,肯定是惹了事的。

  后来肉呼呼肚子疼,他就上厕所去了,医生女儿就坐在我对面,冲我笑了下,说:我前一段,在街上还看到你的寻人启事了呢,你咋回事啊,跑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