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我爸回来后,看起来很高兴,还给我买了一套衣服和一堆好吃的,让我有点惊讶,看到我身上的抓痕后,也只是提醒了我一句:以后别老打架了,多没出息。

  直到第二天去了学校门口,我才知道我那衣服和吃的是咋回事了。

  当时在校门口停着一辆普桑,在1999年,能开轿车的,都是十分有钱的人。

  等我快走到那车跟前的时候,车门就开了,让我没想到的是,出来的人是我妈,而在车的驾驶位上,还有一个男的,那是我妈现在的男人。

  爸妈离婚后的前几年,我妈还来找过我几次,但是我爸后来不让我见她,她也很少找我了,记得上次她找我,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

  虽然现在对她没什么深的感情,但那毕竟是我亲妈,见到她,我心里的那种感觉还是挺复杂的。

  我妈叫了声雷雷,然后说:我给你买衣服的时候还怕不合身呢,现在看来挺合适。

  我听到这才明白,我爸昨天给我的衣服,是她买的,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就有点后悔穿新衣服上学了。

  随后我妈笑着走过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信封,估计装的是钱。

  她过来就想搂住我的脖子,估计是想抱我,我赶紧挣脱开,我说有事吗,没事我就上课去了。

  我妈苦笑了下,把那个信封往我手里塞,说:拿着买吃的。

  我说不要,她硬塞,我就直接用手拍了下,将那信封打掉了,钱也掉了出来,散了一地,我妈赶紧就低头去捡,那个车里的男人也出来了,没好气的说了句:你这孩子,咋是个这呢?

  我本来这时候的心情就比较压抑,需要找一个发泄的地方,他这一句话正好给了我机会,我赶紧就冲他说道:用得着你管我?

  我妈见我这样,赶紧让那男人住口,我心想这个男人害我家成了这样,等我有一天强大了,再给他好看。

  说真的,我当时是真的缺钱,之前没怎么觉得,但是自打跟墨镜洁坐同桌,她又嘲笑我那么多次后,在我心里对钱渴望的程度也逐渐加强了,但是我真的是没法接受我妈的钱,因为我知道,她的钱,都是那个男人给的。

  等我走到教室后,一进门,我们班就传来了哇的惊呼声,他们并不是因为我穿新衣服才这样的,而是我脸上和脖子上的抓痕,刘慧昨天说了,这些抓痕,并不深,过几天会长好的,不会影响面貌的。

  至于墨镜洁,可能是觉得昨天她们胜利了,这时候又一副得瑟的样子看着我,真想干死她。

  快走到我座位上的时候,我就看见不远处的一同学,一个劲的给我使眼色,还指了指他自己的凳子,我当时也没反应过来,等我走到我那,一坐,这才发现上当了,我的凳子腿是松散着的,这一坐,直接就给摔地上了。

  这一摔倒,墨镜洁就在那捂着嘴笑,班里的几个女生也在那笑,我一看她们,都不笑了。

  我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出来,这是墨镜洁干的,当时我就骂了句:cnm.这家伙并没搭理我,如果她敢回我,我肯定得整她一番,可她学聪明了,不跟我闹,我也只好当吃了个哑巴亏,暗想得找个法子把她整服,不然她总这样找我麻烦,实在让人心烦。

  这一天的天气还非常热,下午上课的时候,墨镜洁又是穿着一个背心来了,之前我没跟她闹这么厉害的时候,我都是偷偷看的,被她发现我就赶紧扭头,但现在已经跟她闹成这样了,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干脆光明正大的在那看。

  她一开始还瞪了我几眼,可能想着瞪我我就会扭头,但我就故意在那看,她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干脆夹紧胳膊,可一直这样她也累啊,而且我在她的右边,写东西的时候她得用右手,这样我的机会就来了,没一会她就忍不住了,还上着课呢,就气冲冲的出去了。

  过了几分钟吧,她就回来了,脸上露出神秘的笑,走到我跟前,故意用手拍我桌子,发出啪啪的声音,然后说:雷震同学,班主任叫你过去。

  其实我也料到她去找老师了,估计是想调座位,不愿意跟我坐一块了。

  等我到了办公室的时候,里面除了我们班主任,还有一个男老师,是别的班的老师。

  班主任用手提了下她的眼镜,说:雷震啊,老师也明白,你们青少年时期,对异性的那种冲动是有的,但你不能这样啊,怎么能这么早熟呢。

  班主任说完,一边的那个男老师就扭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笑着说:春暖花开,精神细胞骚动是很正常的嘛,我也是从那年纪过来的,没事的李老师。

  班主任说骚动归骚动,但是他不能上手摸人家女生的胸吧。

  班主任的这话说出来,我立马傻眼了,暗想这墨镜洁,居然瞎说。

  我赶紧说我没摸,班主任哪信我,说:好了好了,你先回去吧,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到时候初二还要分班呢,你们两不一定还能是同学,能相识就是一种缘分吧,这后面的一个月时间,老实点啊,别再跟她闹了。

  我知道多解释也没啥用,就说知道了。

  回到教室的时候,墨镜洁就在那得瑟的晃着脑袋,我觉得我必须得整她了。

  因为一时还没想到整她的办法,我就寻思等晚上回家再好好想,下午放学的时候,我就有预感,墨镜洁今天还会找人堵我,但走到校门口的时候,那确实是聚集着一小波人,但都是我们学校初三的,之前打我的时候也动手了,我觉得今天应该不会是他们找我麻烦,因为墨镜洁知道,这帮人打我根本就打不服我。

  除了他们,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了,我还纳闷呢,难道墨镜洁今天不找我麻烦了?

  也就这时候吧,我见墨镜洁推着她的女式自行车,骑着自行车走了,到这我才放心,看来今天能老实回家了。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刚走到学校西边十来米远的路口那时,出事了。

  当时走的好好的呢,突然就听见身后传来人跑步的声音,等我一回头,就见三个二十岁左右的男的,手里都拿着木棍朝我冲来,举着就朝我身上打,我想跑,立马就被一个人揪住了,他们连还手的机会都不给我,有个人直接就一木棍打在我脸上,只感觉脑袋一晕,身子一软,我就躺地上了,紧接着身上好多地方就传来疼痛感,不过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那帮人就骑着摩托车跑了,而我也被过路接孩子回家的家长给扶了起来,那鼻血流的,我身上都是红一片,好心的阿姨把她手绢给我,让我擦了擦,因为那时候都没啥人有手机,所以也没人报警啥的。

  我猜到墨镜洁会找人打我,但我没想到她会找社会上的大混混来打我,下手还这么狠,等我站起来的时候,腿都是疼的,走路只能一瘸一瘸的。

  当时我就决定了,我要整死墨镜如,谁也拦不住我。

  等走到我家路口那的时候,还意外的碰到了一个人,就是墨镜如找了一帮女的打我时,那个最先跟我说话的穿裙子女孩,她当时刚从供销大厦出来,看到我后还惊讶的说:哎呀,是你啊,你这又惹了谁了,咋打成这了,脸都肿成面包了?

  J;酷R.匠网唯:一:$正n%版$,=其o他gc都F是_盗B版%B

  她说话的口气里,有一丝嘲笑的意思,我直接就不耐烦的跟她说:滚开,你管得着么。

  她这才快走两步,跟上我,很正经的说:你要紧不啊,我妈妈在医院上班呢,要不带你去看看啊。

  我说不用,她哼了声,说好心当驴肝肺,随便你,说着,她就走了。

  还没回到家呢,我就感觉我的左边眼睛已经被肿起来的脸挤得快没了,都快看不见东西了,一进家门,刘慧看见还叫了起来,焦急的问我这是咋了,怎么被人打成这样了,说着,就要带我去医院,我本来不想去,但是一照镜子,这脸实在是肿的太厉害了,真怕出啥事,就只好跟她去了,在路上,她就一直问我怎么天天跟人打架啊,对自己的身体这么不负责啊,斥责我的时候,我还看见她都哭了,不知道怎么的,突然看见她这样,我心里挺难受的,我想,可能是这些年我缺失的母爱,在这一刻,又重新感受到了,我觉得,还是有人疼我的。

  去了医院,医生给我开了药,输了液后就回家了,在路上刘慧还一直问我饿不饿,想吃什么就告诉她。

  有那么一刹那的冲动,我想抱抱她。

  回到家,我爸也特别在意这个事,因为这一段我经常带伤回来,他问我是不是在学校有人欺负我了,他好明天去学校看看。

  若是被男的欺负了,我肯定会告诉我爸,但是一个墨镜洁,我觉得还是算了,不然我爸会觉得我没出息,更何况,我心里已经有了个报复计划,这个计划有点变态,我不想我爸知道我是个心理有问题的人。

  这计划还是在我以前看到的录像带里想到的,那录像带是带色的,男主和女主有仇,然后男主就将女主绑到山上,然后用啤酒瓶往女的下面塞,一开始看这个的时候,我觉得非常恶心,有点变态,但是后来我在看的时候,居然有一种满足感,我想,这真的是一种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