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不用你管,然后就往我屋子里走,她居然跟着我进来了,当时在我屋子里的床上,还放着很多写真集,她都看见了,她还是坚持让我脱了衣服,我嫌她一直说烦,就说:你出去啊,你不出去我怎么脱衣服。

  她这才笑了下,出去了,我脱了衣服后有股子臭味,脱了内裤才看见,上面还粘着屎,已经干了,我把内裤藏到床底下,只把裤子和上衣给了她,因为停电洗衣机不能用,她就在屋子里坐着,在那用大铁盆给我洗,我出去上厕所的时候从她前头路过,就看到她领口里的那两团东西,给我看的挺兴奋,等到了厕所的时候,那玩意已经反应了,尿不出来了,等了好久才软,尿完匆匆出去了。

  这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该怎么报复墨镜洁。

  第二天早上,我找了个图画钉,装在兜里了,到了教室的时候,墨镜洁并没有来,我就把图画钉放在她凳子上,这玩意比较小,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不易察觉。

  没片刻功夫,墨镜洁进来了,她还看了我一眼,但是明白是不敢跟我对眼了,更怕我了,我心里暗想,等下有你好受的。

  墨镜洁过来后,看都没看就坐下了,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坐下后啥事都没,就好像凳子上啥都没有一样,这让我死活也想不明白。

  她还把她的桌子,往旁边拉开了差不多十厘米的三八线,整的跟我多想和她坐同桌一样。

  第一节课下了,她起身去厕所,屁股刚抬起,我就看到凳子上的那个图画钉了,不过中间的那根针,已经被压扁了,我感觉哭笑不得,心想算你运气好。

  没整到她我心里自然也是不爽,我就拿起她铅笔盒里的小刀,把她的新书包划开了一个口子,当时还有几个同学看见了,但是我想没人会告诉墨镜洁的,因为墨镜洁在班里跟同学相处的并不好,一个好的朋友都没用。

  她回来后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一直到了中午放学的时候,她拿起书包才注意到那个口子,当时就发飙了,恶狠狠的看着我,质问我是不是我干的。

  我自然是不能承认,她就骂了一些很难听的话,什么敢做不敢当,不是男人什么的,小偷,贼啊,我实在是被骂的没面子,就说:就说老子闹的杂的?

  墨镜洁说你知道这书包多少钱吗?是我姑姑从北京给我带回来的,你家里人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买的,你赔得起吗?

  墨镜洁的这些话,伤到我自尊了,因为我爸妈离婚后,我爸颓废了几年,后来才工作,现在工资也不高,在家庭背景啊生活费这方面,我有点自卑。

  我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很赖皮的说:我管你多少钱呢,惹了我这就是你的下场,活该。

  墨镜洁这时候就用手指着我说:你这个穷蛋,土包,这辈子都穷着吧,怪不得你妈跑了,就是你家太穷了。

  墨镜洁的这句话,再一次触碰到我的底线,我又没忍住,给了她一巴掌,打完她我还警告她,说:你再提我妈,老子弄死你。

  墨镜洁挨了我这一巴掌,好半天才转过脸,也没说话,就是看着我,眼泪也从眼角流了下来,好半天,她才哭着说:你知道我长这么大,我爸妈都舍不得碰我一下吗?你这已经是打我第二次耳光了。

  我懒得跟她计较,推开她就要走,等走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上时候,她又在教室里歇斯底里的喊着:你妈就是让你家穷跑了的。

  但我这时候并没搭理她,直接回家了。

  下午去上课见到墨镜洁的时候,她的眼睛红肿红肿的,估计是哭的,我心想活该,同时我也明白,她肯定还会找人打我。

  果然,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她就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跟我说:放学你别走。

  我依然是冷哼了一声,又拿出一本书开始卷纸棍,上次那个棍子打完架就扔了,挺可惜的。

  这次放学的时候,我们班几个男的还给我鼓劲,说:雷雷加油,相信你行的。

  我笑了笑,说放心吧,大不了就是挨顿打。

  让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等我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那边确实围着一堆人,但没有一个男的,全是女的。

  本来我还以为这帮女的跟墨镜洁没关系呢,但走到跟前才看见,墨镜洁也在呢,我心想她这是咋回事,难不成硬的不行,来软的,要给我来美人计?

  墨镜洁跟那帮人用下巴指了下我,那些人就全朝着我这边看了,其中一个穿裙子的女的冲我招手,我就过去了。

  这些女的,都不是我们学校的,应该是墨镜洁之前学校里的同学,个个打扮的很时尚,给我的感觉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走到跟前后,墨镜洁没说话,而是把脸扭到一边,不看我。

  那个穿裙子的女的就过来,很矫情的跟我说:这位同学,你怎么回事啊,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要是别的男的,肯定镇不住这架势,但我自打我爸妈离婚,对女人就很厌恶,不管她们多好看,最吸引我的永远是身子,所以她越是跟我这么矫情,我反而越反感了。

  我说废话别多说,有事就说,没事我就走了。

  我这么一说,那女的明显愣住了,可能是她觉得她自己太漂亮了,才打头阵的,结果我没给她好脸,让她觉得没面子吧。

  但是她并没发火,而是继续态度温和的说:你别着口气说话啊,我没恶意的,我们今天来,也不是想打你啊,就是想看看是咋回事啊,你说我同学这么漂亮,你忍心欺负她啊?

  我冷笑了下,说是她自己嘴贱。

  刚说完,墨镜洁就在旁边说:明明是你恶心,老偷看我的不是吗?

  旁边的人见墨镜洁说我,赶紧拉住她,让她别吭气,这时候好几个女的也过来劝我,让我跟墨镜洁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

  我觉得让我道歉,挺可笑的,就说:道歉没可能,不服可以找人继续打我。

  这时候有个人就说了句话,瞬间又惹恼我了。

  我不认识她,她说:你这人咋这么得瑟呢,长得很帅?还是混的很好?你有啥好牛逼的呢?给你点好脸,你赶紧舔巴舔巴捡起来得了,这么不识好歹,真以为我们愿意求着你跟你说好话?说白了,就是想骗骗你,日后好耍着你玩。

  她说完,墨镜洁还在旁边附和,说:就是,我说了他这人太贱,这招根本不用管,看他那穷酸样吧。

  我指着墨镜洁说:你有种再给老子说一遍,第三巴掌马上就给你。

  墨镜洁这下倒是挺硬气,把脸凑上来,说:来有种你打?

  √$看W=正0l版章?“节,☆上w酷2匠)网

  同时她还大声的喊着:一男的打女生,都来看看啊,要脸不要了。

  我懒得跟她们计较,转身就要走,但是几个女的立马就上来扯住我衣服,开始踹我,我想甩开她们,人太多,还没能甩开,墨镜洁说了声打,这帮女的就开始乱踹我,还专门往我裤裆那踹,扯头发的也有,是抓我脸的也有。

  这要是一堆男的,我早拿出纸棍抡起来了,可她们是女的,我一时竟不知道从哪下手了,同时墨镜洁还一直骂着我,说:没娘养的东西,就是贱。

  我是真火了,干脆狂吼着朝一边冲,想冲出去,同时一只手不知道抓到了谁的衣领,一遍骂着cnm,一遍使劲扯,就听见嘶的声音,估计是扯烂了,等冲开一个口子后,我赶紧就跑,心想这帮骚包太难缠了,她们在后面追了我十几米,也不追了,等我回头看的时候,才看见那个穿裙子最先跟我打招呼的那个女的,上身的衣服都被扯开了,布拉条子还在胸口吊着呢,估计是我刚才扯开的。

  这时候我的身上也好多处抓痕,火辣辣的疼,脸上应该也有,我寻思完了,回家要挨收拾了。

  回到家的时候,我爸并不在家,那个女人在做饭呢,这里说下,她叫刘慧。

  刘慧当时看到我的时候,愣了下,赶紧就放下菜刀出来了,说:雷雷,你又跟人打架了啊,脸上怎么那么多抓痕啊。

  说真的,我特别反感她这样大惊小怪,这些伤跟我爸打我的那些伤比,根本就算不得啥,她却老是装出一副很心疼我的样子,让我觉得很假,我心想生我的亲妈都不疼我,你一个外人这么疼我,装给谁看呢。

  我告诉刘慧,我真的不用你管,刘慧没说啥,叹了口气出门了,过了会回来了,拿了个深褐色的玻璃瓶,估计是买药去了,过了会,她就拿着药和棉棒过来了,说要给我擦药。

  我说不用,可她一个劲的烦我,我也只好让她给我擦,她擦的很细心,弄得我我心里痒痒的不行,她的嘴当时还微微张着的,呼出的气就打在我脸上,更是让我受不了,我赶紧说:行了,可以了。

  等她出去后,我再也忍不住,看着写真集,在屋子里用手自我解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