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我妈出轨了,我爸找到那男的捅了人家两刀,差点捅死,后来人家报了警,我爸不想坐牢只好私了,将家里的汽车维修店赔给人家。

  爸妈后来离婚了,我跟了我爸,反正那几年我爸很颓废,经常喝酒,醉了就收拾我,还经常给我说:女人都他妈是假的,你知道什么是真的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我爸说只有diao是真的。

  上小学的时候,我最怕同学们问我:你妈妈怎么没来接过你,我那时候觉得,父母离婚这件事被人谈起来是件丢人的事,更怕别人知道我妈是跟人跑了的。

  所以被人问的烦了,我就指着同学骂,还老打别人,老师经常批评我,还有的同学叫来家长,打了我两耳光,我爸知道了后,提着刀来了学校,非要叫人家长来学校,说要弄死他,校长报了警才没事。

  那时候我同学都知道,我有一个很厉害的爸爸,都不敢欺负我,到了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那时候没有六年级,小学五年级之后就毕业)我在学校里更是作威作福,可能是家庭原因,让我有点早熟,那年我爸找了个小老婆,很年轻,经常晚上睡觉的时候,隔壁传来那女人的叫声,这是我第一次听这种声音,就感觉心跳很快,脸发烫。

  我经常在我爸和那女人出门后,去那屋里,找那女人的衣服闻,那时候我并不觉得,我这是一种病。

  初一的时候,我接触了一些录像带,还有写真集,并沉迷其中,经常晚上做梦梦到和我们班的女生发生关系,早上醒来,内裤是黏黏的。

  初一下半学期,班里转来了一个女的,打扮的很洋气,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她跟我做同桌,可能是她打小吃的好,身体发育的很好,不像其他女孩,干瘦干瘦的,胸基本是平的,肤色也发黄。

  她那时候老带着个墨镜,并不戴在眼睛上,而是顶在脑门,那是当时很流行的一种装逼法,所以我给她取了个外号,墨镜洁。

  而且她还有一台98年马来产的索尼CD机子,老拿到学校显摆,就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家有钱一样,虽然长得好看,但我除了对她的身体感兴趣外,对她没有其他一丁点意思,我想可能也是受我爸的影响吧,他老给我说,女人的感情狗屁都不是,不能信,所以在我的观念里,兄弟之情要重要很多。

  g酷匠d!网永Ex久MC免)费看=小D说

  五月份,天气热了,她就老穿个背心,从背心的两边,都能看见她的胸口,不过她是穿着吊带的,还是那种很洋气的吊带,粉色的,在我印象里,初一的女生,还是有不少的人连吊带都不穿的。

  偷看墨镜洁的时候,也被她发现几次,她一开始也就是瞪我两眼,没说啥,不过后来一天上班主任的课,我又偷偷的看她,她发现后,没给我好脸,抓过旁边的书,就摔我脸上了,还说:在家你也经常这样看你妈的?

  可能是她是新来没多久的,不知道我这人的脾气也不好,而且我很要面子,当着班里这么多人的面,她这么说我,我还是很火的,直接就给了她一耳光,吼道:老子没有妈。

  打完了他,我也在教室坐不住了,一把把她推到地上,然后往教室外面走,班主任叫了我两声我没搭理她,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就听见里面墨镜洁的哭声了。

  那时候我心里根本就不知道心疼人,觉得她哭是活该。

  出了学校,我就一路溜达,走了一个多小时候到河边,去游泳去了,晚上回到家的时候,我爸又喝酒了。

  他问我今天咋没去上课,我一听就知道肯定是老师告状了。

  我没吭气,他就过来抓着我的头直往墙上撞,头都撞破了他才停,他还是不停的问我,为啥逃课。

  我这才冲他大吼,说:因为我没妈。

  吼完我转身就往外头跑,出了门的时候已经下雨了,这是我第一次离家出走。

  记得当时身上就只有一块钱,出来的时候还没带外套,给我冻得直发抖,第一天晚上是在我们那的一个废旧戏台子里睡的,晚上冻醒了好多次,早上天刚亮我就继续跑,后来还是躲进工地里拉石子的卡车后头,一路跟着人家漂,那一块钱也买了几个馒头,一天就吃一个,几天后,我已经跑到距离我家60多公里的地方去了。

  后来找了家饭馆给人家洗碗,一个月工资只有200,干了不到半个月跟人打架,还被带进局子里,就这样,我被送回家去了。

  我爸见到我的时候啥话也没说,倒是他找的那个小老婆过来安慰我,用手摸我的头,还问我饿不,饿了的话带我出去吃饭。

  我打开她的手,说不用你管。

  第二天我就继续去上课了。

  见到墨镜洁的时候,她看我时候的那眼神里,都能冒出火来,估计还记恨那一巴掌呢,后来跟我关系不错的一个男的,就告诉我,我逃课的当天下午,墨镜洁就在校门口围了好多人要打我,一连好几天,都是这样,我这半个多月没来,她还以为我是害怕了不敢去了,我笑了笑,说实话,我真是不害怕她,那时候我天不怕地不怕,尤其是不怕打架,可能是让我爸给打的都习惯了吧,第一次体会到害怕的感觉,也是因为墨镜洁,不过这是后话,这里先不说。

  下午快放学的时候,墨镜洁就用手指着我鼻子,说:一会放学了校门口见,别跑,跑了你就是我孙子。

  我冷笑了下,说:你的手再指我一下试试。

  她是真的怕我了,眼神躲闪了下,缩回了手。

  我当时去了小卖店,买了一卷胶带,回到教室后用书卷成一个卷,然后用胶带缠的死死的,这种纸棍打人很疼,而且不会出大问题,我在学校打架的时候,经常都是用这个,墨镜洁在旁边看我卷的时候,还略带嘲笑的看了看我。

  还没放学呢,她就提醒我,待会别跑,然后给老师说肚子疼先出去了,估计是跟她的人联系去了,放学后,我几个同学好心提醒我,说要不从厕所那翻墙跑吧,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说不用,大不了就是挨打吗,没事的。

  到了校门口的时候,那聚集了有十来号人,不过大部分都是我们学校初三的,只有两个染黄毛的是社会上的,一群人在那抽着烟,对于初中生来说,这种场面是很壮观的。

  我走过去的时候,纸棍是在我屁股后面的裤边别着的,我也知道这么多人打我我肯定吃亏,但是今天谁先第一个动我,我肯定让他后悔。

  墨镜洁这时候就可狂了,一副很得瑟的表情,旁边倒是有两个人认出我来了,可能是以前我们学校的,比我高一两届,有个人就问我:你是雷震吧?

  我说恩,那人就给墨镜洁说:要不算了吧,以前我们学校的,大家认识认识得了。

  墨镜洁不干,旁边还有几个不认识我的人就说:你们学校的咋了?你看他那狂样,我都想扇他耳光。

  两个染发的一个胖点一个瘦点,那个比较瘦的就很装逼的说:管他哪的呢,惹了我妹就不行,说着,他上来就给了我一巴掌。

  这一巴掌瞬间就把我惹火了,我抽出身上的纸棍,朝着他头上就打了一棍,这一棍很重,打的他可能是有点懵,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我先揪住他的衣服,一个劲的往他头上敲,其他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围着我踹我,用拳头砸我,想把我打开,但我就是不管别人,一个劲的打那个瘦黄毛。

  等被学校的老师过来拉开之后,那个瘦黄毛已经坐在地上捂着头,好半天才缓过劲来,我也不好受,鼻子被打出血来了,肚子也有点难受,估计是被人踹出屎来了。

  挨打倒没啥的,就是我身上全是脚印子,这让我很恼火,回到家我爸心情好了不会揍我,要是心情不好,还得揍我。

  周围这时候也围着很多看热闹的人,我只要往那边看,哪边的人就赶紧把头扭开,根本不敢看我的眼神。

  虽然我吃的亏比较多,但我觉得没啥丢人的,因为我是一个人,他们是一群。

  那时候也没有那种拉帮结派的观念,总觉得靠我自己就可以,我们班里虽然有几个人跟我关系好,但我打架什么的,从来不叫他们,但是他们有人欺负了,我有时会上。

  而且我临走的时候看了墨镜洁一眼,还不忘给她说:老子衣服是你闹脏的,这笔账,以后跟你算。

  这时候墨镜洁已经笑不出来了,估计也是被我刚才的样子吓到了,她哪知道我打架会这么猛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都不怯场。

  回到家,我爸刚好不在家,但是那个女人在,她一看我这样子,就知道我打架了,过来跟我说:雷雷,把你衣服脱了,我赶紧给你洗洗,一会你爸回来看到揍你了。

  我不知道为啥,反正一见了她就讨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耳哥说:

新书,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