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泥马一群小王八糕子是不是找死,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在这里撒野。”一个刺头一样的发型的男生从床铺上面站起来嚣张的说道。

  “是你妈逼的地盘。”王磊拿着钢管冲着刚才那个叫唤的人脸颊砸了一过去,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一钢管下去那人的嘴角的血液就流淌开来,王磊也被别人拿着从宿舍床铺上面卸下来的铁棒砸了一下,好多人向他围了上去。王磊就抓着那个叫唤的死打,又一拳砸到了刺头的嘴唇上面,使本来就触目惊心的血液迸溅开来,骂了一句:“老子今天就陪你们好好的练练手,不想活的尽管放马过来。”刚才还蠢蠢欲动的人群往后倒退了不少,猴子他们和对方扭打在了一块,场面顿时混乱开来。

  我冲着一个在中间下铺的正准备下床小个子狠狠地踹了过去,由于他是坐着的一脚踹到了他的胸口之上,给他重新干到床上面去了,我一个箭步向前朝着小个子的脸上面猛砸了几拳,又往他的大腿上面踹了几脚,不知道那个不长眼的拿着墩布往我的屁股上面戳了几下,这下子给我疼的,蹦跶了一下。

  回头看了一下小胖还在门口上面站着,我也不顾上对付那个拿墩布的了,冲到了门口朝着小胖的脑门上面扇了一巴掌,不甘心的骂道:“你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你还不赶紧上来,草你看不见大家都在帮你上手啊。”小胖被我骂了几句之后才冲了过来和对方的一个人扭打在了一起。我也重新冲了上去,朝着离我最近的一个人的下巴砸了一拳,我的大腿也被他踹了一脚,接着又我的脸上面砸了一拳,对方力度挺大的,差点就把我打蒙了。我往后推了两步,被我们宿舍的大胖抓住了我的身体,才避免摔倒。

  大胖对着我坚定的说道:“兄弟让我来教训他们。”我给了大胖一个笃定的眼神,大胖勒住了刚才踹我大腿的人脖子,死死的往下摁,然后一拳又一拳的砸到对方的后背上面,最后的时候两只胳膊肘硬生生的压到对方的肩膀上面,狠狠的砸了一拳,直接把对方干趴下了。

  有了大胖这个得力的干将,我们这边的攻击进度变得更加的迅速了,打着打着有几个人想要从宿舍门口的地方跑出去,大胖一个人用身子堵住门,见有人跑一脚就踹上去了,大胖块头大劲大,几乎被他踹中的都倒在了地上,真有一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对于我们这边如虎添翼。

  斜眼拿着墩布把和对方的人在宿舍门后面厮打在了一块,我冲上去朝着和斜眼厮打的人裆部狠狠的踹了一脚,然后和斜眼一块打那个人,一直把他干趴在宿舍门后面,朝着他的小肚子还有小腹上面上面踹了几脚。

  打了一会对方不行了,好多人都喊着:“错了,以后再不敢找事了。”只有那个最开始的平头男子身体缩在东边中间的床铺上面骂了一句:“草泥马,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不知道这是年纪老大刘禾的地盘吗?找死。”平头男子是被我们打得最狠的一个,几乎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还手的机会,还不如那个刺头男子好在打了一会。

  酷匠b网gp正版wg首e◎发

  只见王磊一脚踹向了平头男子的嘴上面,骂了一句:“草泥马,叫刘禾尽管去找老子,打他妈的你还是不服咋的?”

  毕竟王磊才刚来学校还没有一个月,好多事情都不清楚,在他旁边站着的猴子说:“差不多行了,闹大了恐怕谁也不好收手。”说话的时候给王磊使了一下眼神,王磊也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见好就收道:“今天这件事就先这样吧,告诉你们以后的话老实点,要不然的话见你们一次打一次。”

  “胖哥这件事是你的事,要不要在扇他几巴掌,操他麻痹的真他的晦气,胖哥你他妈的说话啊,以后兄弟还能不能帮你了?都他妈的是我再替你说话。”王磊怒气冲冲的向小胖说道。

  小胖估计内心挺害怕的说了一句:“不了,这样就行了,不打了。”王磊看见他那样子,骂了一句草胖哥你他妈的能不能男人点?

  我看着王磊真的是急了,赶紧上去拉住他说你不是不知道小胖就是那样的性格,你没有必要生气。

  王磊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吧!都是在一堆经常吃饭的,走吧,去教室吧。”

  后来我们几个人就各位各自的教室里面了,王磊是在我的座位后面坐着的,上课的时候周灵突然把自己的桌子向我的位置上面拉了一点,以前我们两人闹不愉快的时候是有六七厘米的距离的,也就是所谓的三八线,不知道周灵想的是什么突然想给我和好了,还主动的给我说了一句话,“又挨打了?看你的脸上面都肿了,你现在是越来有能耐了,三天两头的打架,是不是和你后面坐着的那个丑八怪有关系啊?”我知道她说的是王磊,王磊额头上面有一道刀疤,看起来挺吓人的,但也不丑啊,我骂道:“你说话注意点,并叫我同学听见了,扇不烂你那闭嘴。”

  我骂了她之后,出乎意料的周灵竟然没有还嘴只是笑了笑。在上政治课的时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世倾心说:

  希望来的朋友能点击追书,还有撸撸几票谢谢。废话不多说,都是男人挣得就是一口气,剑指新书第一。

本来以为还能写,对不起了,自己打脸了,不叫对象去贴吧宣传了,她哭了,我的安慰她,对不起,写书不容易我也不能丢了对象啊,那些骂人的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明天看能不能不能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