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没事就是给你玩玩,我心里面说就是欠干。她说昨天晚上的时候苗威怎么知道你从山上面抄小路走的啊?我可没有告诉他。

  我说谁知道啊,我还奇怪呢,这也太邪门了吧。

  周灵说你自己悠着点吧,昨天晚上的时候要不是那个丑八怪面具男没帮苗威你能打过他?你还是小心点。有可能苗威还会找你的麻烦。

  我说找就找吧,无非就是再叫他打一顿呗。昨天我偷袭了他一下,要不然我肯定骑不到他的身上揍他的。她说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还是多锻炼点吧!要不然别人还拿你当受气包,你什么时候能混的像年级老大刘禾那样就行了。

  我说我这嵷包样子估计混不到那个地步,她说你有点自信心好不好?你自己都看不起你自己,谁还会看起你?我说知道了,慢慢来吧。她说你自己掂量这吧,等了一会我在教室里面环视了一周发现成铭竟然没有来,我就给周灵说了,她说那样的贱货死了才好,你管他有没有来呢?

  时间过得飞快,到了大课间的时候,我从桌斗里面拿了点废纸准备去厕所蹲坑,本来是想要点卫生纸的,可是周灵面朝墙的那一面睡觉,我也没有打扰她。

  到了茅坑里面,我拉好屎之后,用硬纸擦了擦屁股蛋子,看见旁边实验班的人往隔着一面墙的女厕所扔石头,我心里面骂了一句真贱!不过嘴上面可什么也没敢说怕他们打我。

  等我提上裤子的时候,在厕所门口的地方看见苗威一群人走进来了,我想这到底有完没完。

  果然苗威也看见我正在西面提裤子,就满脸奸笑的朝我走了过来,他的后面跟着一群人,我不知道有没有昨天的那几个没帮他上手的狗腿子没有。

  “呵呵。又碰见你了,咱们还真是有缘啊。你不用怕我以后不找你事了,你只老实点不和周灵说话就行。”苗威叼着一根烟说道。

  我挺害怕的,本来胆子就小,说了一句知道了,就走了。我不高兴!

  我就回到了教室,接下来的几天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周灵也没有诱惑我,我也没有闲着去摸人家的大腿。苗威也没有给我找事。倒是刘婷婷对我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每天放学的时候都会等着我一块回家。在路上和我一块骑着自行车回去。

  在电脑上面也经常给我聊天,还和我视屏聊天,有时候她心情好的时候会给我带早餐,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在qq上面开语音骂我,我倒无所谓了,关键她长得挺好看的。现在每天跟我在一块的时候还梳着一个清纯可爱的马尾辫。时不时的也会在放学路上给我鸡爪吃。

  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多星期,我和刘婷婷的关系好的都有点叫我吃惊,我还是挺喜欢和她在一块的,不知道为什么即使她生气的时候大嗓门的骂我,说到底应该是我比较贱吧!

  转眼间高一开学已经两个多月了,县二中我也差不多都熟悉了,知道了这里面混混家里面大多数都挺有钱的。

  这一大周已经过去过去一多半了,记得是星期三的时候,中午放学的时候,刘婷婷非要和我比赛谁瞪着车子的速度快,还说不比的话就揍我,我没有办法就比了,骑着车子飞快,到了家里面的时候把我累得给死狗一样,满脑袋瓜都是汗水,用一个洋气一点的词语形容就是汗流浃背。

  我妈看见我的汗水,挺纳闷的说现在都北方早已经不是夏天了,你怎么弄成这样了,我说我和同学比赛骑车子里,她说你这毛孩子和你爸一样都喜欢争强好胜,可你看看现在你爸成什么样了?我说我爸跟我二大爷出远门怎么还没有回来?我妈说你爸的挣钱啊,要不你将来怎么去媳妇啊。我说饿了,她给我端来了一碗米饭,我狼吐虎咽的吃完了。我妈说你慢点吃和一个饿狼差不多。

  心里面骂了一句那疯婆子想累死我啊,给我比赛。

  吃完之后,我就歇了会,在家里里面倒了一瓶凉白开,家里情况不好能省就省吧。就去找刘婷婷上学去了。

  我骑着没有铃铛的车子到了刘婷婷家外面拐角的地方。我看见她傻傻的在那里站着,她那粉色的新自行车不见了,手里面拿着一瓶营养快线。

  慢慢的放慢了骑车的速度,将自行车停到了她的跟前,对她说你车子去哪里去了,该不会叫别人偷了吧!她拿着小土块投了我一下说你这臭嘴,给你拿针缝起来是不是啊?我说不可理喻。我先走了。

  听完我说的话之后她慌张了,说别啊!你走了我怎么办啊?我的车子叫我嫂子骑走了,这两天你带着我去学校,这瓶营养快线是给你的。辛苦你了。谢谢你了。我说你是故意的是不是啊?想不费力气找便宜是不是啊?其实我心里面已经乐开了花,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坐到我的车子上面,是我这个穷屌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1酷匠_网F唯一U正版",●其@他z8都是3盗w{版

  我看见她那窘迫的样子,的想一个办法逗逗她谁叫她光好给我找事,我说你求求我就带你,要不然的话我就自己走了,她说你说什么是不是想挨打?拿着自己的小拳头朝着我的小腿上面锤了一拳,不过这一次她用的力气一点也不大。我怕她在打我就说你上去吧!我的骑车的技术不行,弄不好就摔着你了,她笑着说我可以抱紧你,那样就没事了。

  心里面说真贱!不过哥喜欢。果然她一坐上来就一只手抱住了我的腰,说坐好了,你骑吧。你尽量慢点,要真摔着我了,我就揍你。

  等着晚自习放学的时候,刘婷婷竟然又站到了教室门口上面堵我,说带我回家吧,你想跑也跑不掉,我说不带,自己跑回去。她就在许多同学的面前拽起了我的耳朵,说你要不是不带我我就给你把耳朵拽掉,我没有办法就点了点头。

  真是巧合都是赶着趟来的,刘婷婷拽我的时候,叫叶晓雅看见了,只见她把自己的脸拉得老长了,说的难听点给驴脸差不多,她的思想怎么这么保守呢?我挺奇怪地。

  叶晓雅也没有给我说再见!也对啊,她好几天都没有给我说话了,叶晓雅是住宿生!她没有理我,我总不能热脸贴着冷屁股给她说话吧!我也没有理她。

  走到一楼拐角的地方,刘婷婷捏了我一下胳膊说你刚才在教室外面是故意的是不是啊?一会路上给你算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世倾心说:

  追书啊。谢谢,都晚上十二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