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仔细一看,眼前出现的竟然是放着李雄尸体的那座房子。难不成我们是遇到了鬼打墙,绕了一圈又回到了这里。

  “这也许不是刚才那一座房子,都走到这了,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张山河开口说。

  我们跟随他来到院子中,他仔细在周围看了一番才说“这应该是另外一座一样的房子,我们当时看到另外一个李雄的时候,你们在屋里往外开了几枪,窗子是被打坏了的。但这里的却没有子弹击中的痕迹,地上也没有子弹壳。再到里面看看就清楚了。”

  底楼屋里的格局摆设都是一样,堂屋中间也是一口井。第二层同样空无一物,然而第三层就有所不同了。第三层并没有放着棺材,而是在正中摆放着一座奇怪的雕像。

  这是一座人首蛇身的雕像,面部雕刻的非常狰狞,耳朵尖尖的,鼻子和嘴都出奇的大,额头上只有一只眼睛。整个雕像全身漆黑,唯独那一只眼睛是血红的。

  我们几个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端倪。王鹏拿手敲了敲,里面是实心的。“这个东西最好别动,我总觉得心里发慌,还是离它远点比较好。”我生怕王鹏毛手毛脚的又惹出什么事端,便对他说。

  “这可能是这的人信奉的神灵,不过王晓飞说的没错,还是少动它为妙。看这样子也是邪神之类的东西。今天就在第二层休息下吧。”刘军说。

  y最新章节上**酷匠Jw网x~

  在二楼,大家挤到一起就靠着墙休息。我对张山河的那块‘白泽’玉佩挺感兴趣,便让他拿出来好好看看,他将玉佩递到我手中,我拿在手上细细的把玩起来。“莾娃,你今天说你爷爷的师父是风水师,那你爷爷肯定也很在行吧?你给我们仔细讲讲呗。”

  他们几个听我这样问,也来了兴致,都要求张山河给我们讲。他实在是被我们缠的没办法,便给我们讲述了起来“我爷爷小的时候,正是明国年间,那年头挺混乱的,到处都在抓壮丁,当时我爷爷家就他一个独苗,家人怕他被抓去从军打仗。就托人把我爷爷送到了隐居深山的一个风水师父那里去,一来躲避战乱,二来也可以学点本事。我爷爷的师父当时在重庆那一带挺有名气的,帮人看风水,选阴宅,算命什么的,还会点道术,也就是俗称的阴阳先生…”

  “阴阳先生?那不是还会抓鬼?”王鹏插嘴说到。

  张山河抽了两口烟接着说“据说以前有人掉到嘉陵江里头,尸体怎么打捞也打捞不起来,就请我爷爷的师父出马,在江边做法事,然后再接着去捞,还真就捞上来了。你说邪不邪门。不过我爷爷一般只帮人看风水,我从没见过他做法事什么的。他的师父在临死前就把这块玉佩交给了我爷爷。我刚生下来的时候,我爷爷给我算了八字之后说我是童子命,不容易存活长大。便把这块玉给我,让我随身携带。”

  “童子命,是什么意思?你当初说你知道一点风水什么的也是你爷爷教你的?”以前问他,他还装神秘。现在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机会,我便直接问到。

  “民间的说法是,前生非人类,今生投胎做人;身边冤亲债主多,业障比较重;人缘坏或者疾病缠身;命理上占孤辰寡宿华盖星的人,称之为童子命。还有种说法就是天上的神仙小童,因过失被贬职下凡的。这些方面我知道是我我爷爷的师父留下来一些书,我小时候没事就爱瞎翻。所以了解一点。”

  听他讲完,我们就忍不住了。王鹏直接就问到“莾娃,那你是天上掉下来的神仙小童喃?还是上辈子…哈哈。不是人啊?”

  “妈的,你们几个死皮赖脸的非要老子给你们讲,讲了又要笑,笑个屁啊。”张山河被我们弄得很是无奈。

  就在大家都还沉浸在短暂的快乐中,暂时忘却了死亡的威胁的时候。张山河突然说“都别笑了,状况又来了。”

  我以为他是在转移话题,为了不拿这个取笑他而忽悠我们,但看他一脸的严肃,又不像是装出来的。便小声问道“什么状况?”

  “你们自己仔细看那里。”说着他指了一下楼上那层。

  我看了半天,他说的果然没错,是有异常,但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到。楼上有一丝微弱的红光在闪动。可是楼上除了那座雕像就别无他物了啊,我突然想到了雕像的眼睛,不正是红色的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