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了,他暂时不会来了。”张山河坐在地上喘着气说。

  “你刚才用的什么东西把他打跑的?”我确实很好奇。他刚才速度太快了,以至于根本没看清楚他拿的是什么。

  张山河将手掌摊开,一块玉佩赫然躺在他手中。虽然我对于玉器不是很了解,不过看他这块玉也知道不是一般的东西。这块玉造型非常精致,通体晶莹剔透,还幽幽的泛着光。只是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雕刻的是什么。

  他见我非常好奇,便给我解释到“这是一位老风水师传下来的,也就是我爷爷的师父。到我这一辈,就传到了我手上。这上面雕刻的是白泽。”

  “白泽?”

  “恩,‘白泽’是传说中的神兽,它知道天下所有鬼怪的名字、形貌和驱除的方术,所以从很早开始,就被当做驱鬼的神和祥瑞来供奉,据说还是钟馗的坐骑。古时还有“家有白泽图,妖怪自消除,家无白泽图,有如此妖怪”的说法。况且这块玉经过了几代人,也带着一点灵气。我刚才也算是赌一把,还好赌赢了。”他说完还冲我们憨憨一笑。

  “你说这东西是你爷爷的师父传下来的,一个风水师?那你之前说你略知一点风水阴阳岂不是真的,没忽悠我?”我想到他之前对我说的话,不禁问道。

  “这个以后慢慢给你讲,我们先上楼看看吧。”张山河站起来说道。

  他这一说,我们才想起来楼上的棺材里也许还躺着一个李雄,也或许棺材已经是空的了。

  假如李雄的尸体没在棺材里面了,我还能接受。至少可以理解为他是诈尸了。但是看到盖得严严实实的棺材盖子,我心里也没底了。当棺材盖重新被掀开的那一瞬间,我最后的一点自我安慰也被瓦解的一干二净。

  李雄依然一动不动的躺在里面。甚至连表情和姿势都没有一丝动过的痕迹。

  “有两个李雄?到底谁才是真的啊!”一向沉的住气的刘军也有些抓狂了。

  “一个死了,一个想要杀我们。谁真谁假都不重要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吧。况且我们还有任务在身,还是先把整个村子的地形都摸清楚也才好再做打算。”胡建国建议道。

  来到院子外,我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有种淡淡的潮湿的感觉,就像是雨后的空气一般。其实我一直纳闷这么深的地方,竟然没有感觉一点沉闷,空气还挺清新的。

  我抬手想看看时间,却发现我的手表指针居然没走了。我以后是坏掉了,就问走在身后的王鹏,“现在几点了,我的手表好像坏了。”王鹏看了下表,对我耸耸肩说:“我的也坏了。”

  :s酷E匠网永r《久免费On看0#小¤说

  我只好对张山河说,“看下时间,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表,又将我和王鹏的手腕抬起来看了看。然后说到“我的表指针也没走了,都是停在同一个时间。”

  听他这样一说,我们几个全凑了过去,胡江国和刘军也摸出表一看。我们所有人的表指针都停在了十二点一刻。连秒针的位置都不差一毫。

  这下又轮到我们再次面面相觑了,什么样的巧合才能使得所有人的表都停在同一个时间。刘军想了想,将背包里的仪器拿出来,在周围检测了一下对我们说“这里有很强的磁场,可能是受磁场的影响。”说着他将仪器递给我们看,果然仪器上的指针在不停的剧烈摆动,已经指到的最大的刻度了。

  “继续走吧,别老是疑神疑鬼的了,有的事情也是可以用科学解释的通的。”刘军笑了笑,对我们说。

  磁场会对手表的零件产生影响,这是我们都知道的。可是这会使得我们所有人的时间都停在同一刻吗?虽然心里多少还有些疑惑,但是这个解释也多少可以让我们释然一些。

  此时,又起雾了。雾气渐浓,能见度也渐渐变低,因为怕雾太大,大家走散了发生危险。我们排成纵队,后面的人拉着前面队员的衣服缓缓地往前走。

  也不知道走了大概多久,走在我后面的王鹏突然松开拉着我衣服的手,我正想提醒他跟紧点,别走丢了。就只听见“砰”的一声枪声。我们立刻停下来,转身查看。只见他端着枪冲他身后“砰砰砰”的又是几枪。

  “怎么回事?”我们见他身后并没有什么,便问他。

  “刚才我感觉到有人拉着我的衣服,还抓住了我的脚腕。”他这么一说,我们都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为王鹏是走在队伍最末尾,按道理根本不会有人拉着他。这时刘军一指王鹏的衣角,我们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他军装的衣角上赫然有两个黑色的手印。手印的大小是小孩子的。王鹏将裤脚挽起来,他右脚的脚腕上也有一个小小的黑色手印,看来就是那个“鬼小孩”干的,敢情他一直都跟在我们后面。

  我们都是见识过这小男孩的厉害,如果他真决定要杀我们,我们可能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但现在看来他还是没打算将我们杀掉。他神出鬼没的,冷不丁出来给我们这么来一下,也够我们受的。至少在心理上就很容易将我们击毁。

  我们还在提防着这个“鬼小孩”出其不意的攻击,却听见胡建国“咦!”的一声。他指着面前说“怎么又走到这里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