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熊死了,给我们这原本就只有六人的小队蒙上了一层阴云。黑暗中仿佛始终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人的力量在面对未知世界的时候显得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我们没有再惊扰李雄,就让他长眠在此吧,因为没有人知道明天躺在棺材里面的会不会就是自己。

  回到一楼的堂屋,我向张山河要了一支烟,靠在墙角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一切,想着李雄的死,内心无比的压抑。”别难受了,我们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吧!“刘军看大家情绪都比较低落,便说。

  ”还能怎么办?到了这里横竖都死一个死,只是谁先谁后!你以为我们还能活着出去?啊?你他妈告诉我,我们还能活着回去?“也许是李雄的死使王鹏受了刺激,他异常激动的吼道。

  ”你他妈的闭嘴!怕死?怕死你来干个鸟,大家都是爷们儿,死了也好歹是个烈士,也算给你祖宗争光了。你在这闹个鸟蛋。“一向沉默寡言的胡建国也一反常态的火了。

  ”操你大爷!“王鹏说着竟然就拔出枪指着胡建国的额头。”来啊!往这打,不开枪你就是我孙子,老子真看不起你,来呀!开枪!“胡建国握住王鹏的枪口对着自己的额头中间说。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他娘的内讧,都把枪给老子放下!“刘军气的破口大骂。

  这时张山河叼着烟慢慢走到王鹏面前说”把枪放下!你别忘了我们是什么身份,我们是武警,我们的枪不是用来杀自己兄弟的!“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有一种很强的震慑力,王鹏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枪收了起来。

  张山河这时却转身对着刘军说了一句”说吧,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们?大家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没必要再瞒着我们了吧?你是队长,我相信你知道的应该比我们多的,对吧?“

  刘军听了一愣,我们几个也是一头雾水,都很诧异,还有什么事情我们不知道的。

  刘军点了一支烟狠狠的吸了几口,才缓缓开口”的确,我们表面上看来是来这探寻这个村子的秘密,调查之前小队队员的死因,其实我们另外一个更深的任务是来寻找这里埋藏的黄金。““因为有野史资料记载曾经的蜀国在灭亡之际,有一批军队带着大批的黄金逃亡。经过各种资料的汇总分析,他们应该就是逃亡于此。我们之前来这的小队就是发现了这个地底的村子,怀疑黄金可能就埋藏在这里某个地方。”

  “那为什么上级一开始并不告诉我们真相?还要隐瞒?”我问。

  “这我也不知道,只是上级告诉我的同时要我这样做的,让我暂时不要告诉你们真实的目的。”刘军摇了摇头说到。“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都告诉你们了,说吧,接下来你们怎么打算?”

  “李雄死了,我们也不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至少也要弄清楚他是怎么死的,我不希望我到时候也这样死的这么冤。抛开我们的使命不说,也要搞清楚这一切,不为别的,也要为自己拼一把,你们觉得呢?”张山河沉吟片刻说。

  }Q酷¤匠*网X+唯cf一正#e版,_其O☆他%)都c$是:盗f$版L

  对于他的话,我们都没有异议,“拼了,死也要死的有价值!”王鹏这时也开口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部署一下接下来的行动。”刘军也说到。

  这时,突然间胡建国抽出枪对着窗子外说”外面有人!“我们一听也迅速拔出枪。果然,窗外有一个黑影站在那里,正看着我们,我都能感受到他那种冷冷的眼神中带着的寒意。我们在屋里点着油灯,虽然光线比较暗,不过还是可以看出外面站着的人并不是之前看见过的那个小男孩。这个人戴着一顶很大的帽子,脸上蒙着一块黑布,只露出一双眼睛,看不出是男是女。

  ”掩护我!“说话间,张山河已经向门外冲了出去,”砰砰砰“我们手中的枪也响了,子弹穿过窗户打到黑影身上,耳边只听见噗噗噗的声音,子弹击中了那人影,但是并没对他造成多大伤害。张山河冲出去后将枪指着那人。我们见状也赶紧冲了出去。将这不速之客围了起来。这人浑身上下都穿着黑色的衣服,我仔细一看,竟然是给死人穿的寿衣。他见我们将他围住了,不慌不忙的扫视了我们一圈,”咯…咯…咯。“一阵生硬的笑声从他嘴里传出来。这声音听了叫人很难受,就像是用手刮在玻璃上的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们都逃不了的,全都得死。咯...咯...咯...咯!”说着黑衣人将帽子摘了下来。

  “李雄!!”我们异口同声得惊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雄,你不是...死了吗?”

  我当时真的是凌乱了,本该躺在楼上棺材里的李雄此刻怎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并没有死?我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如果这个不是李雄呢?或者说楼上棺材里的那个不是真的李雄?

  “李雄,你怎么了?你不认得我们了?我是王鹏啊?”王鹏说着就想上前。“回来!别过去!”张山河一把将王鹏拉了回来,“你傻啊?你看他这个样子还像是以前的那个李雄吗?”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仿佛看到李雄浑身上下都被一层淡淡的黑气笼罩着,此时,李雄戏略般的笑着,看着我们说“你们谁先来受死?”张山河把抢收起来,双手插在裤兜里,一步步向李雄走去。“张山河,你他妈疯了还是吓傻了?快回来!”我大喊。张山河转过来对我点了下头,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总之有种无比强烈的绝望感冒了出来,难不成我们就这样都死在这里,死在这个不知真假的李雄手上?

  眼看张山河就要走到李雄更前了,突然他不知从兜里拿出一个什么东西,冲着李雄的额头就拍了上去,李雄被拍到之后“啊!”的退后了几步。也许是对张山河手里的东西非常畏惧,李雄转身便往院子外面跑去。

  李雄走了之后,刚才还非常压抑的感觉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张山河也虚脱了一般颓然的坐到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