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哇,哇哇…”这哭声一阵阵的传到耳朵里,听得人头皮发麻。我只感觉我脑袋越来越沉,越来越沉…此刻我眼前的景像也完全变了。我置身在一片废墟之中,无数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堆积在我面前,这些摆在我面前的尸体竟然都是我熟悉的人,我看到了我曾经的老师,学校门口摆摊卖早点的大爷…更让我崩溃的是我的父母亲人也在其中。

  一瞬间,我的心里悲伤,难过,绝望…各种情绪纷涌而来。这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将我彻底击败,我缓缓的举起手里的枪。

  “砰”!

  随着这声枪响,我眼前的一切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原来张山河见我突然着魔一般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头,叫我根本没有反应,情急之中对天开了一枪。再慢一步,我就见阎王去了。

  “我刚才是怎么了?”我现在是一阵后怕。

  “你应该是受这声音的影响,产生了幻觉,看来我们之前那个小队队员的死,跟这个有一定的关系。”张山河对我说到。

  “莾娃!晓飞!你们没事吧?我们听见枪声就赶紧过来了。出什么事了?”刘军他们一行也赶了过来。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给他们讲诉了一遍,他们听了也是直呼邪门。刘军也疑惑我们为什么单独外出,我也只是解释说我们睡不着,出来看看能不能找到李雄。他也没过多的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只是告诫我们,以后不许脱离队伍。

  “前面有情况,大家小心。”这时王鹏突然小声的说。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在我们前方大概十多米的地方,隐约有个黑影。这时雾气渐渐散开了,能很清楚的看见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男孩正蹲在那里,低着头,看不到他的样子。

  “喂,小孩!你是谁,在这干嘛?”王鹏冲那个小男孩问了一句。但是明显的听得出他声音有些颤抖。这种地方出现一个小孩子,换成谁都会心里没底。

  那个小男孩缓缓的抬起头,冷冷的注视着我们。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这时,王鹏突然“啊”的一声大叫,抽出了随身携带的军用匕首,就准备向离他最近的胡建国扎去。糟糕!王鹏也中了他的招。还好我站在他后面,看他把刀举起来,就要扎到胡江国的时候,我使劲的向王鹏撞去。我这一下子力道不小,将他撞了一个趔趄。这一刀也扎空了。刘军他们也马上反应过来,将王鹏使劲抱住。

  “不要看那小孩的眼睛,会被他控制心智!”张山河大喊了一声。同时举枪就向小孩儿打去。

  那小男孩依旧蹲在那里,子弹打到他身上直接就传过去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嘴角向上一挑,仿佛是在嘲笑我们。

  当时这种情况,我心想这次完蛋了,子弹并不能对他产生一丝的伤害。而我们除了枪就没有其他更大威力的致命性武器了。但他好像暂时还不想对我们不利,或者是把我们当作他的玩具,只是现在还没玩够。他竟然转身自己离开了。

  王鹏这时也彻底清醒过来,他说他当时看着那小孩的眼睛,脑袋就是一片空白,身边站着的不是胡建国,而是一个只有半个脑袋的人。他害怕的很,便抽出匕首想扎他。根本没想到会是幻觉。这个神秘出现的小孩确实不是一般的恐怖,不仅可以靠声音迷惑人,还能用眼神控制人的心智。不经意间就着了他的道。

  该来的迟早要来,躲也躲不掉。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先搞清楚那神秘小孩究竟是什么,况且李雄现在还不知所踪。也许也跟那小孩有什么关系也说不一定。最后大家合计了一下,干脆就跟着那小孩子离开的路线找过去。是福是祸,就看造化。

  在路上,我们都在猜测那小孩子是什么来历。

  “那小孩儿,不会就是鬼吧?子弹都打不到他。我小时候听人讲的,鬼都是一般人伤害不了的,而且还会制造出幻觉来害人,找替身什么的。跟刚才那玩意儿差不多。挺邪乎的!”王鹏说到。

  “你这不是废话嘛?不是鬼,那你说是什么玩意儿?你小子小心等下又被他迷惑了,刚才要不是王晓飞,老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胡建国调侃说。

  “奶奶的,老子等下要是再中招了,就不用匕首了,直接一枪嘣了你。”“呸!你大爷的,你这不是咒我嘛?都被你绕进去了,你丫的才小心点,别钻个女鬼出来把你拉去成亲了。”王鹏也不甘示弱得回了一句。

  听他们俩有一搭没一搭的扯蛋,我们都无奈了。这时候了还有闲心扯这些。不过紧张的气氛倒是被他们俩的一顿胡扯搞的稍微缓和一点。

  “哎,你们俩别扯这些了,前面那房子怎么和这些都不一样啊?”刘军疑惑的说。

  从我们到这个村子里,看到的都是一模一样的石板房。突然看到的这个房子的确有些不寻常,光是面积上就比其他的房子大了几倍。其他房子都只有一层,但这很明显看出来有三层。并且用的是木料而非青石板,而且外面还有一圈围墙围着。如果按照常理来看的话,可能就是这里有一定地位的人居住的。

  酷(e匠R1网唯S一5o正版,fE其他!6都!☆是。盗&版!{

  来到门口,刘军先确认了一下没有危险,便招呼我们进去。围墙里面是一个挺大的院子,院子中倒是没有什么异常,来到里屋,也是空荡荡的,就只有屋中间有一口水井。

  “邪门,邪门!你说谁家把水井打在堂屋中间啊?”王鹏说道。

  “你觉得这里的一切可以用正常思维来理解吗?鬼都见到了,地下几百米深的地方打个井又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只想知道这井拿来干啥的。”胡建国边说边往井里张望。无奈里面太黑。也看不见什么。他到院子找了一块石头扔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都没听到石头落水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井太深了,还是根本就没水。

  这房子每层都是木质楼梯连接,也不知道这木板还结不结实。踩在上面,“嘎吱嘎吱”的作响。二楼也是空的,没任何东西。一到最顶层就看见屋子中央放着一具红色的棺材。血红血红的颜色无比的渗人,为了搞清楚状况,只有开棺。这次还是张山河揽下了这活儿。我们任然是在旁边负责警戒。

  这次是开棺不敢大意,为了预防吸入里面的有毒气体,我们都从包里翻出防毒面具戴上,他拿出工兵铲,插到棺材的缝隙中。使劲一翘,棺材里面的情形就呈现在了我们面前。

  当看到里面情形的那一刻,震惊,悲伤,和疑惑都出现在我们脑中。里面躺着的竟然是和我们朝夕相处了几天的李雄。他此刻眼睛大睁着,脸上还挂着诡异的笑。这就成了他定格在我们脑海中最后的样子。谁都无法想象李雄为何出现在这棺材中。又是谁将他放到里面的。

  虽然大家都做好了随时可能牺牲的准备,但看到曾经活生生的战友此刻就静静躺在面前,谁都无法接受。我突然觉得非常的内疚,假如我们当时能马上进到村子里找他,他是否就不会死了。我将李雄的双眼慢慢合上。张山河狠狠地一拳砸到棺材盖上,看得出来他此时心里也很不好受。刘军,胡建国,王鹏则站在旁边缓缓的摘下了军帽,向李雄做最后的哀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