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录像中见过的村子就在不远处。诡异的是竟然隐约可以看到若有若无的亮光透出来。仿佛还有人居住的样子。可是我们在录像中看到的明明就只有一座村庄的轮廓。那这亮光是从何而来。难不成这地下的世界现在还有人居住?

  就在我们还在震惊的时候,李雄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他突然拼命的往村子里跑去。张山河首先反应过来,大骂一句便紧跟着追了出去。我们来不及多想,也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但是李雄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我们眼前,根本没看清他到底往哪个方向去了。“他娘的,没看出来这小子跑得还挺快。我们现在怎么办?”王鹏问道。“先进村子看看再说。大家都打起精神来!千万不能大意了!”刘军回答说。

  村子里的房屋都是青石板堆砌成的,几乎全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每一户的大门前都悬挂着一盏白色的灯笼,惨白惨白的亮光照着,说不出来的诡异。在我印象中,一般都是丧事才会挂白灯笼。但在这里挂着白灯笼又是几个意思,最主要的是挂这些灯笼的是谁...

  王鹏趴在门缝上张望了半天,对我们说“里面就只有一个房间,还点着油灯,不过没见着人。”张山河试着推了推房门,没有上锁,很轻易的就推开了。我们一行鱼贯进入房间里。果然和王鹏所说的一样。整个房间一眼都能看完。左边放着一张老式的木床,旁边是用石板搭的一个桌子。石板上的油灯不时的发出“滋滋”的声音。房屋正中间摆放着一张椅子。右边的墙角堆着一个大的木箱。我始终觉得这箱子越看越像是棺材。张山河给我们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要不要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刘军点了点头同时示意我们将武器准备好。张山河走到箱子面前深吸了一口气,将箱子打开了一条缝隙。而我们则在旁边死死的盯着,假如有什么情况的话,我相信我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我还在想里面会不会装着一具尸体或者是什么恐怖的东西。打开之后却出乎我的意料。里面仅仅放着几个空的泥罐子,以及几件小孩子的衣服。除此之外并无他物。张山河在里面翻了翻,也没发现什么问题。王鹏则直接将里面的罐子拿了一个出来凑到油灯旁想看个仔细。不料却“啊!”的一声大叫。随即将罐子扔在了地上。

  “罐子里面有东西,我刚才看到...看到一双眼珠子在盯着我看。还会动!”王鹏吓得不轻,脸一下就煞白了。

  “你是不是眼花看错了,还是产生幻觉了?我们刚才明明看到里面什么都没有啊?”胡建国边说边拿起一个罐子。“确实没有啊?”我也凑过去看了看,的确。这就是很普通的黄泥烧制的罐子,里面也没有任何的东西。张山河则蹲在地上找了半天,也并没有找到他所说的会动的眼珠子。房间就只有这么大,而且地面也没有缝隙。

  “我看你可能真的是产生幻觉了。这样!大家都挺累的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然后再去找李雄。”刘军说。

  说实话,在这个地方。假如有危险的话,在哪里都是一样。我们索性就在这间房里暂时休息一下。一坐下来疲惫感就一阵阵的涌来,我很快便睡着了。半梦半醒的时候,感觉有人在摇着我的肩。睁眼一看,是张山河。我正要问他干什么,他却示意我不要出声,然后指了指门外。让我和他出去。

  “叫我起来啥事?神神秘秘的干嘛?”

  “你相不相信王鹏是眼花看走眼了,或者是他的幻觉?”他直接问我这个问题。

  “不知道,毕竟除了他我们都没有看到。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又知道什么了不成?”我问他说。

  不过张山河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说:“有几个细节你们都没有发现,房间里的床和椅子上面都没有灰尘,说明应该是有人居住的样子。但是你看到有被子了吗?再一个,如果是有人居住。难道他们都不吃饭的?烧火做饭的灶都没有,锅碗瓢盆也没有。”

  我一想,确实如此。我们当时都忽略了这些小的细节。他顿了顿又接着说“有人常住的地方一般都可以感觉到有生气,这里并没有感觉有生气,房门前还挂着白灯笼。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些房子都不是给活人住的!”

  “不是活人住的?那这些灯笼和油灯是谁点的?死人还会自己爬起来点灯笼?”我还是有些迷糊。

  “这个我也不清楚,总之不是什么好兆头。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次叫我们到这的目的并不是这样简单。”他点了根烟,使劲吸了一口说道。

  “那你为啥只给我说这些,他们呢?”我很不解。

  “这些都只是我的推测,如果告诉他们了,难免会影响大家的情绪。给你说,也只是给你提个醒。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先别告诉他们。”“走,跟我一起去附近转转,看看有没有其他发现。”他将烟头狠狠的掐灭说道。

  h《酷》{匠网@&首4◇发#

  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起雾了,整个村子都笼罩在淡淡的雾气中。再加上惨白的灯笼的衬托。让人无比的压抑。不过我们倒是真的有了一些发现。这些房屋不仅是外形一模一样。竟然连房间里面的布置都是没有一丝的不同,同样的床和椅子,同样的箱子。甚至箱子里放的物品也是完全相同的。

  我觉得我的思维已经完全混乱了,根本无力去思考这些问题。张山河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我是因为对于未知的恐惧,而他沉默是在想如何才能拨开迷雾。

  走了大概10多分钟的样子,越往村子的深处,雾气越浓。我们便准备往回走。然后此时身后却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