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作休息,便继续上路。这次由莽娃和胡建国在前面探路。但离我们并不远。假如有突发情况,彼此间也好相互照应。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接下来的路上,风平浪静。鬼魅一般的神秘人影,这次并没有出现。

  临近黄昏,我们才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也就是我们在录像上见到的山洞的洞口。我看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才下午5点,但是能见度都已经很低了。我们在洞口生了一堆火,打算就在这凑活一晚,明天才进洞一探究竟。

  走了一天的山路,胡乱吃了点干粮,我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再次醒过来一看时间,都已经晚上1点了。起来一看都睡得挺香的。但是唯独感觉少了一个人。我使劲揉了揉眼睛,确实是少了一个。李雄不见了!我当时也没有太在意,心想这家伙一定是去方便去了。我走到洞口加了些柴在火堆上。就靠在旁边抽烟。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没见李雄回来。这是我感觉有点不对劲了。我将其他人都叫醒,正准备出去找他的时候。李雄居然从山洞里面出来了。

  正睡得香被叫醒,莽娃有点不高兴了。就对李雄吼了一嗓子:“龟儿子,该你值夜你不在洞口守着,跑里面搞啥子?"我们也很纳闷。出乎意料的是,李雄好像并不想回答我们。自顾自得走到角落躺下。莽娃脾气上来了,大骂了一声;草!说完便想过去问个明白。我把他拉住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别冲动。莽娃悻悻的跑到洞口抽烟去了。说实话,我们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在意。人家不想说也没办法,是不?

  虽然发生了这个小插曲,但这晚上还是一夜无事。早上天刚破晓,我们就整装出发了。在录像上看得不是很清楚,这个洞是有个很小的坡度向里的。一路上我都感觉李雄有点反常。因为洞里伸手不见五指,即便是有军用手电,能见度也只有一两米。可是李雄跟在最后,却始终和我们保持着距离。我便问了他一句。可是等半天都没听到他的回应。我转身一看。李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就直勾勾得看着我说;”没事,走吧!“我心想他该不会是被鬼上身了吧。虽然他不是话很多了类型,但也不至于突然如此冷漠了吧。想归想也没去理他。可就是因为在这个细节上的疏忽,导致了之后种种悲剧的发生。

  黑暗给人的不仅仅是视觉上的感受,还有时间和空间上的,在这种环境下时间都仿佛停滞了一般。

  “大家小心脚下!”走在最前面的王鹏将手电往前方不远处晃了晃对我们说道。这才发现我们已经到了垂直往下的洞口边缘。

  站在这黑不见底的洞口边,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有股凉风从下往上吹来,让人心里发毛。之前的小队下去的时候用的绳索还固定在旁边一块大石头上,这也给我们省了一点事。莾娃自告奋勇准备先行下去探探路。原本我一直在想,这个洞如果是垂直的一直到底的话。假如一个不小心摔下去就直接摔成肉泥了。不过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因为在莾娃下到大概100来米的时候便停了下来。“你们下来吧,这有个平台。”莾娃在下面扯着嗓子吼道。当我们都滑到下面的时候,他正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拿着枪在四处打量着。

  “有什么发现没有?”刘军问他。

  “这下面估计都是像这样的,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平台。”“但是有一点奇怪的是,在山洞的通道里我们的手电只能照亮眼前很短的距离,在这里,能见度却提高了。我们头顶上的石壁都可以看清楚。”莾娃边说边指了指我们下来的洞口处。“你们再看看前面”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根本就看不见什么,军用手电的光照射出去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般。我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地底下的空间大的超出我们想象”。

  “小心!”就在我还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胡建国突然猛的推了我一把。同时耳边“砰”的一声枪响。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刘军已经把李雄按到在地了。

  “狗日的,你要干嘛!”莾娃将抢对准躺在地上的李雄吼道。

  w酷?^匠网◎P唯一*正@7版Me,'o其8q他Q都g:是盗D)版/

  李雄死命的挣扎着,眼睛狠狠的扫视着我们,嘴里发出“咯咯,咯咯”的怪笑。

  刘军将李雄的腰带抽出来将他的手反绑在身后,冷声问道:“李雄!你想干什么?为什么向王晓飞开枪?”李雄不说话也不挣扎了,就一直死死的看着我们。

  一开始发觉他的反常,到现在他居然想开枪杀我。我突然觉得眼前的李雄非常的陌生。这种感觉就像是他身体里面还有另一个人在控制一样。由于这个突发状况,我们只得先暂时在这休整一下。

  “你们说李雄这好端端的为啥突然就成这样了?该不会撞邪了吧?”王鹏看了看躺在角落的李雄说。

  “要是撞邪,老子过去揍他一顿说不定还能将他打清醒。”莾娃说着就准备过去将李雄狠狠揍一顿。“现在什么情况都搞不清楚,你揍他有什么用?”胡建国一把将莾娃拉回来。

  莾娃往边上呸了一口,狠狠的说“他娘的,我们几个来这里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是个问题,他狗日的还在背后放冷枪。老子不管他什么原因,再这样老子一枪先毙了他!”说完就走到一边闷头抽烟去了。

  虽然他说的是气话,不过还是说道我们心里去了。这一路上都处处透着诡异,这次任务我们还能不能活着回去?大家都沉默不语。假如时间倒流,我们可以选择不参加这次任务吗?突然很想念我的故乡,很想回家。不知道他们几个此刻会不会也像我一样想到了家中的亲人。虽然我们不知道还能否再回去,可我们依然义无反顾。只因为我们是军人!

  “唉!走吧”刘军的一声叹息打破了沉默。因为发生了这些事,我们也不敢大意。只得继续将李雄双手绑着。好在李雄身材偏瘦,我们便用绳子把他捆到莾娃背上,让莾娃带着他慢慢往下移动。

  我们中途休息了七八次。经过了八处平台。终于到了深渊的最底部。脚一挨着地,我们就彻底惊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