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愣神过后,大家都把枪摸了出来,因为这次情况特殊。除了一些勘测工具和军刀,军用手电之类的,上级还给我们每人配备了一把手枪。虽说深山里真有什么,手枪也顶不了多大的用处。不过拿在手上至少要有一点安全感。

  P酷匠W√网√c永、y久免9费…看%小说

  王鹏看了我们一眼,又指了指远处。意思是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队长刘军想了下说:“张山河,王鹏我们3个过去看看。你们就留在这里守着”。说完便打着军用手电,带头向怪声传来的方向摸去。张山河走之前拍着我的肩说,你们自己小心。有情况就开枪示警。说完还对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我心想这丫的。该不会某些取向不同于常人,难道想让我拣肥皂?这个念头一闪,我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挺佩服自己的,这时候还能向这些乱七八糟的。

  我和李雄,胡建国在附近拣了些干树枝将火堆弄得更旺一些,我们三人就围坐在火堆边,四处张望。我想到下午的时候张山河对我说的,再联想到那个梦。难道莾娃这丫的真懂这些奇奇怪怪的?还是他看我老实故意胡说八道吓我的?但这怪声又是怎么回事?说实话,这个时候稍微有点社么风吹草动的,估计都能使我肾上腺素飙高。要是因公殉职还好,至少还可以当个烈士什么的。虽然人没了,好歹还有个荣誉,死的也光彩些。你说。我这要是被吓的嗝屁了。这算什么事啊。

  二十多分钟后,他们三个也回来了。张山河边走边摸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待他走近了,我推了他一下:“干嘛呢?你思考什么呢?有什么发现没有?”他也没回答我,只是摇了摇头。倒是王鹏说道:“我们顺着刚才那声音的方向过去,什么活物都没有见到。但你猜我们发现了什么?”“什么?大哥,你直接说行不?别卖关子好不好?”李雄是急性子。不由得催促道。

  “我们过去没见着活物,倒是看见了一座坟!”

  “坟!?”胡建国还算沉得住气,我和李雄同时惊呼。

  “恩,对!一座坟。怪就怪在这里。你们说这荒山野岭的,方圆几十公里都没有人烟的。为什么会有一座孤坟在这里。也没有墓碑什么的。那声音总不会是里面的那位发出来的吧!”

  这大晚上的,听他说完,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层又一层。总感觉附近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胡建国一直没说话,这个时候冒出一句:“这坟该不会和我们这次要去的地下的村子有关系吧?难道是那里的人埋的?”这时刘军说道:“大家都别胡乱猜想了,时间不早了,今晚我们6个人两人一组轮流值夜。我和建国先来,你们先去休息一下吧!”

  既然这样,也理不出什么头绪来,索性先去睡觉算了。我看莾娃还在那里坐着没动。上去拉了他一把,他摆了摆手,示意我别管他。不知道大概睡了多久。被莾娃叫了起来:“该我们俩值夜了”。坐在帐篷外面,我把手枪一直拿在手里。一有情况好及时应对。相比我的紧张而言,他显得淡定多了。“你们刚才过去真的只发现一座坟?那个声音到底是什么?还有你下午给我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懂这方面的?还有我们几个人你为什么偏偏和我走这么近?我们以前也不熟啊,你不会真的那个什么取向和我们不同?”他把头侧过来死死的盯着我看,我都被他看的发毛了。他才咬牙切齿的说到;“你大爷的,老子正常的很。另外,有些事现在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慢慢就知道了。”我撇撇嘴,心说:不说拉到。

  和他东拉西扯的闲聊,不知不觉天已渐渐放亮。大山里的清晨,雾气很浓。虽说已经到了五月份,在这山里还是有一丝丝的凉意。我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四处看了看,这一看就发觉不对的地方了。这雾气好像就只存在于我们宿营地的周围。我把张山河叫上,我们俩往前走了大概20来米,雾气就没有了。在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来看,就是我们的帐篷都被这浓雾给包围了。

  我问他;“这什么情况?”他摇头不语,神色凝重的沉吟了半饷才对我说:“看来这地方确实有古怪。具体怎么回事,我现在也不清楚,但目前来看我们还是安全的”。

  随着天色彻底大亮,雾气也消散的一干二净。这时队长刘军他们也都相继起床,简单得吃过干粮之后。我们就要徒步前往211点。我们才刚到这里都遇上了这些奇怪的事情,天知道这路上还会发生什么。

  一路上我们都走的小心谨慎,精神都是处于高度集中的状态。随时做好了应对突发事件的准备。走了大概有三公里左右,走在最前面的李雄突然停了下来,回头对我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自己则悄悄的向左前方摸去。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都站在原地拔枪警戒。

  过了几分钟,李雄回来了。原来他走在最前面,看到左前方有个人影一闪而过。所以才让我们停下来,他刚才悄悄追去却并没有看见人。这一路上像幽灵一样跟着我们的到底是谁?是人还是什么?有什么目的?这一个一个的问号压在我们心里,使得气氛愈加的凝重和诡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