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进山

  我叫王晓飞,出生于东北的一个军人家庭,骨子里继承了父辈的军旅情结。自小就憧憬扛着枪戍守边疆,保家卫国。高中毕业后武警部队征兵,我顺利参军入伍。当满载着新兵的列车缓缓驶出车站开往我们的目的地——湖北襄樊,心里有对故乡亲人的不舍,但更多的还是对即将到来的部队生活的渴望。那是1979年,我19岁...

  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我们和一般的新兵不同,我们接受的是地质、测量、物化探、分析化验的培训,那时才知道国家刚组建了武警黄金部队,而我们就是第一批队员。培训结束我被分到了武警黄金十二支队,律属于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黄金第三总队,驻地四川省成都市。担负四川、陕西、云南、湖南地区的黄金地质普查、勘探和生产任务。

  部队确实是个锻炼人的地方,我们每天除了日常的训练,就是背着仪器钻山越岭。不知不觉大半年就这样度过了,我也渐渐褪去了昔日的稚气。就在我以为会一直这样平淡无奇的直到退伍复原的时候,接到了一个意外的任务,也是这个任务,使得我直到现在每夜都在噩梦中醒来。。

  1980年5月的一天,支队的通讯员心急火燎的找到我,叫我马上到连部会议室,我一路上还在嘀咕,我只是一个入伍没多久的小兵,找我做什么?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头绪,索性也就不去想这些没用的。到了会议室门口,深呼了一口气,整了整衣服,“报告!”“进来吧!”支队长浑厚的声音传来。

  我推开门首先看到的是和我一样满脸都写着疑惑的几个人。应该也是被突然叫到这来的。而会议桌中间位置坐着一个少将级别的军官,见我进来之后,他便开口说道:“人都来齐了吧,我想你们一定想问,今天叫你们来的目的是什么?我想说的是,在座的各位都是经过我们仔细观察和讨论选定出来的人,你们即将要去执行一项任务。这任务保密等级为‘绝密’。大家应该知道这任务非同小可了吧。所以现在有想退出的还有机会”。说完便盯着我们这些人,在等我们的决定。

  我们都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听见这些话,明知这个任务一定有危险,却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害怕和担忧。更多的是觉得刺激。军官见我们并没有要退出的想法,便示意坐在旁边的支队长将投影机打开,屏幕上出现了一段黑白的录像,虽然比较模糊,但还是能大概看明白。画面一开始就是一个山洞,一支探测队伍正往山洞的深处开进,越往里面,行进的速度越慢。行军的画面大约持续了半个小时,队伍停了下来。眼前出现了一个垂直向下的黑洞。到这里就没有画面了,过了一会儿,画面再次出现,几支军用手电隐隐绰绰,然后是一个探测仪器的特写。显示的深度已经是地下900多米。这支小队应该是下到深洞底部了。接下来的画面就让我们匪夷所思了。甚至可以用震惊来形容,因为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座村落的轮廓,是的!地表以下900多米不见天日的地方出现了村落,这个场面确实让我们无法理解。整个录像到这里也就没有了。

  虽然这段录像没有色彩也没有声音,但带给我们的震撼还是挺大的。这时军官开口了:“这段录像是我们前段时间的一个小队,在位于四川省境内代号211的勘探点时所拍的,去的时候共8人,在下到这个深洞底部之后我们就与他们失去了联络。当我们的救援队赶到的时候,8个人全都遇难了,经过检查,他们身上并无外伤,并且尸体脸上都是带着笑。致死原因至今无法查明。你们的此次任务就是对这个村落进行探查,因为此次任务的特殊性,除了一些领导以及今天在座的各位,其他人都不会知道你们去哪里了。”

  听到此话,我们大家都沉默了。很明显此行九死一生,短暂的沉默过后,我们还是很坚决的保证,一定完成任务。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更是因为军人的一腔热血。

  我们这个由各班抽调的人员组成的小队就这样成立了。队长刘军是个老兵,黄金部队组建之前是工程兵,队员有重庆的张山河,1米8的大个,性格冲动,人送外号莽娃;广西的李雄;陕西的胡建国,贵州的王鹏。

  晚上,我失眠了,脑中一直都是白天看到的那些画面,辗转反侧的挨到破晓前,终于昏昏沉沉的睡去。

  早上九点左右刘军就把我叫醒,叫我收拾一下,准备出发了。坐上送我们的军用吉普,他们几个都是一脸的倦意,看来失眠的还不只是我一个。

  川内多高山密林。211勘测点处在大山深处。道路崎岖不平,甚至有些路段完全是依山而建。里面是陡峭的山体,外面就是悬崖。一路上都是提心吊胆的。一路颠簸来到距离211点10公里左右的地方,已经是黄昏时分了。车只能到这里,剩下的路只有靠我们自己走了。我们一直悬着的心终于算是放了下来。除了队长刘军和莽娃外,我们几个脸色都挺苍白。

  酷~匠x网M首发

  我正靠在树上休息,莾娃过来一屁股做到我边上,点了支烟,眯着眼深吸了一口,对我说:“我们几个里面,就看你比较有文化。你有没有觉得这鬼地方怪怪的?”“怎么个怪法?”我白了他一眼说道。“这里风水有问题,你没觉得这里特别安静?”我挺无语的。“你还懂风水?”“知道一些,这鬼地方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总之小心一点吧!”说完便靠着树不声不响的抽着烟。我觉得他神神叨叨的也没再搭理他。

  前一晚没睡好,再加上一路上的疲惫,我竟然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我感觉自己来到了那个洞口前。黑漆漆的洞口就像一只眼睛一样凝视着我。一种无形的压力向我袭来,我只觉得内心从来没有的恐惧。想要转身逃离这个地方,却无法动弹。想张嘴呼救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来。这时突然背后有人重重的拍了我一下。同时听到了张山河的声音:“你娃在搞啥子?做噩梦了哇?看你这一脑袋的汗。”果然,我一摸额头,全是汗水。从来没有一个梦让我感觉如此真实。我使劲喘了几口气。拍拍脑袋不去想这些,还没进洞,就被梦给吓到了。说出去不被他们鄙视惨。

  我刚好缓过来。“哇”的一声从远处树林传来。仿佛婴儿大哭的声音,我们同时都愣了。这深山里怎么会有婴儿哭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