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慌了,赶紧弯腰去捡匕首,可我的手才刚刚触碰到匕首的刀把,我脑袋就忽然嗡的一声,被周齐直接一板凳扇到了地上。

  那板凳是周齐扔过来的,虽然力道不小,但我也不是伤得很重,所以我立马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可还没站稳呢,砰的一声,一根板凳接着就砸在了我的头上。

  “妈的,想暗算我们齐哥,老子非弄死你!”

  耳朵里嗡嗡直响,张建的声音我已经有些听不清楚了,我感觉有一股温热的液体从额头那里流了下来,我整个人都有些晕了,摇晃了两下,忍不住就后退了两步,接着就蹲了下来。

  我下意识的抱住了脑袋,接着就被一顿拳打脚踢,这种感觉难受到难以承受的地步,混过的人应该会知道,被人砍被人打成重伤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心里真的恐惧到了极点,那种巨大的疼痛让我感觉下一秒我就会死去。但我还是拼命的闭着嘴不让自己叫出来,拼命的不让自己去求饶,他们大约打了我四五分钟,整个过程连一个劝解的人都没有,他们打完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我那把匕首也被周齐给捡去了。

  我在地上躺了一会,感觉有些缓过劲来之后,就慢慢的撑着墙壁站了起来,我没有去看嚣张得意的张建和周齐,而是看向了刘莉,整个过程她竟然坐在那里无动于衷,都不去找老师来救我,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心凉如水,爱情?呵呵!

  离上课大约还有两分钟,我不想让老师看见我这个样子,这件事即便捅到校长那里去也没什么用,而且这次是我带着匕首想捅别人,周齐有背景,搞不好到时候我还得被拘留,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你没实力太过软弱的话,老天都不会帮你主持公道。

  我一瘸一拐的往教室门口走了过去,经过刘莉旁边的时候,我看了她一眼,她心里似乎有些愧疚,难以启齿的小声问我没事吧,我只送给了她两个字:呵呵。

  迅速的离开了学校,我打车直接回到了家里。虽然我受伤了,但我根本就没心情去医院,要是表姐被他们怎么样了,我真的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我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救人救不了,打人又打不过,伸冤无门,自己又没什么背景,这种无力感让我陷入了绝望,我前所未有的渴望自己变得强大,渴望自己拥有无穷的力量!

  残酷的现实总是能够让不愿意倒下的人变得越来越强。面临绝境,那些不甘心放弃的人一定会去寻找希望的曙光。

  我坐在沙发上,开始思考到底怎样才可以救表姐。这个办法必须快速有力,时间越短越好。找警察估计没用,现在谁都不知道表姐到底在哪里,找他们也是浪费时间。再去暗算周齐他们也不太可能了,这次暗算失败之后,他们肯定会对我提高警惕,如果我故技重施,换来的多半会是一身重伤。

  花钱请人解决这件事也不现实,一是我并不认识多牛逼的人物,二是我压根就没什么钱。把这件事告诉家里也不行,我家人就没一个厉害的,告诉他们他们也只能跟着瞎担心。

  而且这件事根本就不能让家里人知道,要是舅舅舅妈知道了,非得急死不可。

  我还必须得在舅舅舅妈没发现表姐失踪之前就把她给救出来,表姐一般一两周就会和家里联系一次,我估计我真的没有多少时间。

  可每一条路都行不通,每一个救表姐的办法都不可能,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啊?

  “我艹!”

  我大骂了一句,接着一拳就打在了茶几上,“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这话刚骂完,眼前发生的事情就让我彻底傻眼了。

  砰的一声,我面前的玻璃茶几竟然被我打成了碎片。

  更为神奇的是,我的手不仅没有受伤,更是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看着一地的玻璃碎片,我心中万分的纳闷,我的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就在我心生疑虑的时候,我忽然感觉腹内燃起了一股腾腾烈火,这火从我的胃部传到心脏,接着又转移到了丹田之处,我感觉血液在开始沸腾,我感觉整个人的体温都在升高,我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天啊,竟然比开水还烫,难道我受了重伤,这一切都是临死的表现么?

  我抱着肚子躺在了沙发上,不到半分钟就开始大汗淋漓,没多久我的衣服就全部湿透了,我感觉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发生蜕变,我感觉自己的肉体似乎要脱离我的灵魂,这种剥离般的痛苦令我痛不欲生,不到一个钟头,我就忍不住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我恍恍惚惚的动了动自己的手腕,又掐了掐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我还活着么?”

  “还在家里,应该还活着。”

  我晕乎乎的站了起来,扭了扭脖子,却发现自己的衣服竟然全部都贴在了身上,我本来穿着白色t恤,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衣服竟然变成了黑色,黏糊糊的,摸上去特别恶心。

  我一看我的手,我艹,我手上也是,竟然有一层黑乎乎的东西,我赶紧撩开衣服一看,顿时吓尿了,我全身上下,就跟掉进泥塘里滚过一圈似的,压根就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

  gv最),新章(节上(酷i2匠网}

  我赶紧跑进浴室去洗澡,然后换了干净的衣服。等我终于恢复正常之后,我忽然发觉自己有些不一样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脑袋里特别的空灵,似乎自己变聪明了许多。而且现在我感觉精神充沛,握着拳头的时候我似乎感觉体内有着用不完的能量,我忽然想起昨天晚上我一拳打碎茶几的事情,于是我就想,我的力气会不会变大了啊?

  如果我的力气真的变大了就好了,那么就可以去救表姐了。我决定找个地方验证一下!

  因为不知道自己的力气到底大到了何种程度,所以我决定到外面去验证。毕竟我家里也没有多少茶几可以供我破坏。

  先在家里吃了点东西,之后我迅速下楼,来到了我家附近的一个公园,这个公园里早上和中午基本上都没什么人,所以我也不用担心被人看见。

  走进公园之后,我小心翼翼的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便径直走到了一颗小松树的旁边,这颗小松树大约有拳头那么粗,我用左手捏了捏,接着后退两步,向后转身,伸出右手,握紧拳头,我深呼吸一口气,随后大叫一声,整个人就向松树的方向转了过去,右手直接抽打过去,砰的一声巨响,这松树直接被我拦腰打断。

  看着松树轰然倒地,我却感觉自己并没有使出全力,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就来到了一睹围墙跟前,这围墙在公园的最里面,大约有两公分厚,两米多高,因为年久失修,所以略微有些破旧。

  我站在围墙墙面,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大喝一声,右脚向前一步,伸出右手对着围墙一拳就轰了过去。

  “轰!”

  当我的拳头击中围墙,拳头附近将近三米的围墙瞬间轰然倒塌,泥尘弥漫,我看着面前这巨大的缺口,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表姐,等着我,我马上就来救你了!

  虽然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事实证明,我比平时要厉害了很多倍。我没心思去纠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因为现在我的心里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去救表姐!

  立刻走出公园,本想打车直接去学校,忽然想起今天是周六,学校不上课,周齐他们应该并不在学校。不过估计张建应该在学校,他是住校生,家里离学校很远,所以周末一般都不会回家。

  李耸也是住校,本想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张建有没有在学校,但我的手机依旧还没有充电,没办法,我只好打车去学校找张建了。

  不过周末也是好事,学校人少,老师基本都不在,这对于我的行动十分有利。

  来到学校之后,我径直走向了男生宿舍,我们班的宿舍在三楼,所以我直接走上三楼,来到了我们班的宿舍门口,接着对着宿舍门,砰的一脚就踢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