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摇着头准备走出这条街道,在离街道出口只有六七米的时候,我看见我的右边有一家丹药店,这家店里摆放着很多盒子,全都是一些稀奇古怪我从来没听说过的名字,在店铺门口有一个很大的透明容器,里面装的似乎是茶水,旁边还放着一个杯子,这时我本来就有些渴了,便走上前去给自己倒了一杯,咕咚咕咚一口气就喝了个干净,喝完之后我对老板说道:“老板,多少钱啊?”

  这家店铺的老板是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妇女,不过她保养得非常好,身材丰盈,全身散发着成熟女性特有的魅力,她妩媚的看了我一眼,温柔道:“不贵,五千块钱一杯。”

  “扑!”

  我嘴里一口茶水顿时就喷了出来。

  一杯水,五千块,真是闻所未闻。

  我将杯子放回原地,然后对老板娘说道:“我就给你五块钱,你要还是不要吧?”

  老板娘趴在柜台上,胸前两个大圆球都被压变形了,她笑着摇了摇头,温柔的说道:“不要。”

  “那好!”我一巴掌就拍在了墙上,接着对老板娘说道:“是你自己说的不要啊,那我走了啊。拜拜!”

  @酷Up匠X{网!…正b版VW首I发E}

  说完之后我立刻转身就跑,我本以为那老板娘会追出来,结果几秒之后我都跑出这条街道了,那个老板娘竟然还没有追来,我心想她肯定是吓我的,那个茶水搞不好就是放在路边免费给人喝的。

  这时一辆出租车呼的一声从我身边经过,我赶快招手叫它停下,但为时已晚,那出租车已经扬尘而去。咦?我干嘛要打车呢?

  难道我要回家吗?表姐被绑架了我都还没有找到她,我回家干嘛?

  “对啊!”我就仿佛失忆了之后忽然想了起来,一拍自己的脑门,怒道:“我艹,表姐都被绑架了,这么重要的事,我刚才怎么给忘记了啊?”

  表姐的事情我刚想起来,我就发现了一件更为离谱的事情,现在,他妈的,竟然已经天亮了!

  “我艹!”

  都过去这么久了?不应该啊,我追那些人最多了二十分钟,在那条街里也不过待十来分钟,我离开家的时候还不到十二点,怎么这么快就天亮了呢?

  我慌忙看了一眼左手的手表,一颗心顿时凉成了冰块,现在已经是早上七点半了!!!

  这么久过去了,表姐她,到底怎么样了啊?

  不行,我得赶紧报警,可操蛋的是,我的手机没电了,附近又没有公用电话,我没办法,只好打车直接去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之后,我将所有事情迅速的告诉了警察,还告诉他们绑架我表姐的人多半就是周齐那群人,警察表示会立刻立案,然后到学校去将周齐,张建,还有吴为莫旭都带到了派出所。

  他们到派出所之后,警察开始给他们做笔录,可这几个人就像商量好了似的,没一个人承认绑架了表姐,那个莫旭,竟然还笑嘻嘻的跟所长说了几句悄悄话,之后那所长就宣布他们没事了,说他们可以回学校上课去了。

  莫旭就带着三个人贱人离开了派出所,张建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还冲我吐了吐舌头,想故意惹怒我,我一口鲜血没喷出来,顿时憋出了三尺内伤。

  我质问那个所长:“你就这么放他们走了?我表姐都被绑架了,现在生死未卜,你们就不管啊?”

  所长云淡风轻的说道:“你亲人失踪了,我们理解你的心情,但这件事和那几个人明显没有关系,而且我们也没什么证据,所以没权利拘留他们啊。再说了,寻找你表姐还需要一段时间,你先回家去等着吧,有消息了我们会通知你的。”

  “我艹!”我立马就发火了,冲那所长怒吼道:“我表姐都被绑架了,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啊,刚才那几个人是唯一的线索,你们就这么放走了?要是我表姐出事了,你们谁能负责?”

  “干嘛呢?”所长瞪了我一眼,接着就站了起来,盛气凌人道:“这里是派出所,你以为是菜市场啊,吼什么吼?还他妈说脏话,现在,你,回家去,有消息了我们会通知你,别在这里妨碍我们办公!”

  他的语气已经隐约有些威吓的味道了,仿佛是在说,如果我继续在这里说什么的话,他就可以以妨碍公务的罪名拘留我,呵呵,我冷笑了一声,这就是所谓的人民公仆,花着老百姓的血汗钱,却从来不为老百姓办事,呵呵!

  垂头丧气的走出了派出所,我连死的心都有了,距离表姐被绑架已经过去十来个小时了,我真的不敢想象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赶紧找到公用电话给表姐打电话,很不意外,她的手机果然已经关机了。我站在街上,彻底感觉到了什么叫做走投无路!

  周齐,你们这事做的太过分了,既然派出所不管,那我只好铤而走险了!

  表姐被绑架这件事,我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是周齐他们干的,所以只要去找周齐他们,就一定能够知道表姐到底在哪里。

  我立刻去一个杂货铺买了一把匕首,将匕首藏进衣服里,接着我就打车去了学校。

  来到教室的时候,却遇到班主任正在上课,我们班主任是刚大学毕业不久的知性美女,教我们语文,不过她话比较少,很少和学生交流。

  我一看她在上课,只好决定暂时不对周齐动手,打了个报告之后就走进教室在自己的位置坐下了。

  “老公,你来了啊?”

  我一坐下,耳边就响起了刘莉温柔的声音,我扭头一看,顿时吓尿了,刘莉今天穿的真他妈奔放,两个大白兔都露出来了一半截。

  我说你干嘛穿成这个样子啊?

  刘莉有些不好意思了,说道:“今天不是周五吗,所以就打扮了一下。”

  听刘莉这么说,我才恍然想起我们今天约好了去宾馆,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我必须要救我表姐!

  我没心思调戏刘莉,心里想着的全是用匕首去挟持周齐的事情,如果绑架表姐的人真的和周齐有关,那么我挟持他之后就一定能够找到表姐。本来玩个刀子什么的并不是很吓人,真正吓人的,是自己脑袋里那些胡思乱想,如果现在周齐冲过来踢我几脚,我一冲动搞不好还敢捅他几刀,可问题是,现在我坐在这里,脑袋就忍不住去想那种画面,要是我一失手把周齐杀死了怎么办,要是到时候我忽然耸了,不仅没挟持住周齐,自己反而被揍一顿了怎么办,要是我挟持他之后有人报警了那我又该怎么办?

  很多麻烦问题让我渐渐的担心起来,越担心就越害怕,越害怕就越不安。我将手伸进衣服里面摸了摸那把冰冷的匕首,心跳忍不住就砰砰砰的加快了跳动。

  时间过得很慢,当下课铃声响起,当班主任抱着书本离开教室的时候,我感觉似乎已经过去了整个世纪。这时我朝张建和周齐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他们正用那种挑衅和得意的目光看着我,好像是在对我说:“你表姐就是被我绑架了,来啊,你有种来打我啊,哈哈。”

  我的手藏在衣服里,此时手心已经被汗水彻底湿透,我咬着牙深呼吸了几口气,接着一狠心,站起来就朝周齐那边冲了过去。

  我不会去挟持张建,因为对于周齐吴为他们来说,张建这人太没有分量了。而周齐是吴为的表弟,我挟持了周齐之后吴为不可能不管他,所以他们一定会答应我放了表姐。

  但我却忽略了一个问题,周齐坐在张建的后面,要去挟持他就得从张建身边经过,我本以为我就这样走过去他们绝不会对我动手,哪里想到我刚从张建身边经过呢,张建就在我背后推了我一把,然后冲我骂道:“杨路尘,你他妈还敢到学校来上课,真是不怕死啊!”

  他这一推力气稍微有点大,我又没有丝毫的防备,所以就向前冲了几步,险些扑倒在了地上。更可恶的是,我这向前一扑,一不小心匕首竟然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附近的人全都听见了这个匕首掉到地上的声音,周齐和张建也立马看见了掉落在地上的匕首,张建马上就明白过来了,立刻对周齐喊道:“他想拿匕首捅你,齐哥,快动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