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第三节晚自习就下课了,下课之后刘莉什么话都没跟我说就抱着书本离开了,我看着她的背影不禁有些生气, 妈的,老子是你男朋友哎,等会就要去砍人了,你他妈担心我一下会死啊?

  刘莉对我的态度令我有些不爽,我暗暗的在心里发誓,刘莉,你等着吧,等我砍了周齐之后,绝对找时间干了你。

  我走到教室后面,来到我哥们李耸的身边,一拍他的肩膀,说道:“后山,砍周齐,去不去?”

  “啊?”李耸一愣,张大了嘴巴,“今晚我有些不舒服,我想吐,等会我要去医院。”

  “去你的吧!”我骂了他一句,说道:“没出息的玩意,平时吹牛逼你多厉害啊,这么点小事就给吓到了。算了,老子不跟你一般见识,你等着吧,今晚我绝对让周齐他们进医院!”

  我说着就走出了教室,心中呵呵冷笑,哎,像李耸这种人,这辈子也只能吹吹牛逼了。

  走下教学楼之后,我给风哥打去了电话,一边打电话一边走出了学校,出了学校之后风哥接了电话,我问他到了没,风哥在电话里风风火火的说道:“在路上了,我们几辆面包车全他妈堵在路上了,你先去哪里等着啊,我们一会就来!”

  “好!”我对风哥说道:“我先去提刀,然后我去山上等你们啊。”

  风哥说道:“好好好,你放心吧,我们马上就到!”

  挂掉电话之后,我来到了一个小饭店的门口,这个小饭店的老板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我经常在他这里吃饭,所以我们关系很熟。高一那年我买了一把大砍刀,一直都是放在他这里,要用的时候就来取。

  这时候老头正戴着耳机坐在椅子上听歌,两只脚不停的 抖动,似乎心情不错。见我来了,他将耳机取下,问我是不是吃饭?

  我摇摇头,对他说道:“不吃饭,我来取刀!”

  “哦。”他闭上了双眼,不冷不热的说道:“在里面呢,自己去拿吧。”

  我便走进了小饭店,在厨房里面一个柜子底下抽出了那把用报纸包着的大砍刀,然后解开皮带藏在了 裤子里面,接着我走出小饭店,径直往学校后山走了上去。

  酷{\匠《{网首发…

  没多久我就来到了后山山顶,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皓月高挂,树木稀少的山顶恍如白日。

  山顶上空无一人,连周齐和张建那两个贱人都还没有来。我不禁哈哈的笑了起来,他们还不来,会不会是怕了我啊?

  又拿出手机给风打去了电话,问他到哪里了?

  风哥在电话里牛逼哄哄的说道:“终于不堵车了,你等着啊,马上就到,我都看见你们学校的大门了!对了,对方的人到了没有啊?”

  我笑道:“没呢,一个人都没见着啊。”

  风哥在电话里就笑了,“哈哈,他们肯定是怕了,那群 傻逼!”

  我也跟着笑:“对,他们多半就是怕了不敢来了。”

  说完我就挂掉了电话,可刚挂掉电话,前面出现的景象就让我整个人都傻眼了!

  “怕了?”我看见周齐抗着一把西瓜刀从对面的路走了上来,他一边朝我走过来一边说道:“呵呵,我会怕你这个 傻逼?”

  周齐走上山顶之后,接着我看见我们学校的吴为走了上来,张建跟在吴卫的身后,而张建身边以及身后,竟然是一大群人跟着走了上来。

  吴为这个人我知道,他兄弟是莫旭,而莫旭,就是我们二中真正的扛把子!

  没想到周齐竟然能够请动吴为,我心里有些犯怵了,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吴为走到了周齐的身边,我看见他手里也提着一柄砍刀,他身后的人全都提着钢管,他看见我之后砍刀一挥,用砍刀指着我大骂着就冲我走了过来,“我草泥马的,要砍我表弟那个人就是你吧?”

  当时我就准备转身就跑,可我心里却有些不甘心,于是冲吴为喊了一句:“慢着,你知道风哥么?”

  吴为停了下来,脸上浮现出了无限的嘲笑,“你说的是李风吧?下午我兄弟已经给他打过电话警告过他了,你觉得今晚他还会在这里出现么?”

  “我 艹!”

  当时我的心都沉到了谷底,二话不说直接转身就跑。刚刚转身就听见身后的吴为大声吼道:“给我追,给我砍死他!”

  接着山上就响起了稀里哗啦的脚步声,我知道,吴为他们的人都追上来了。不过幸好上山的时候我就砍刀从 裤子里取了出来,所以现在我跑得很快,可以说简直是拼命的跑,我不是夸张,我们学校砍死人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这种场面我也见过很多次,被追到了就算不被砍死也得住院。所以一个劲的往山下跑,只要跑到人多的地方基本上也就安全了。

  可是老天似乎故意与我作对,跑到半山腰的时候,我竟然一脚踩空,接着扑通一声就摔到了一个坑里面。

  这个坑里面很多碎石头,直接将我的额头和膝盖撞出血,我疼的差点躺在坑里哭起来,不过后面传来的脚步声却让我不敢有丝毫的迟疑,我赶紧从坑里面爬了起来,正准备往路上跑呢,却发现吴为他们已经拦在了路边。

  周齐用西瓜刀指着我,然后骂道:“你他妈给我爬上来,乖乖爬上来的话,我可以不弄死你!”

  但这个时候我怎么可能爬上去送死,但不上去的话,想离开这里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从这个坑的边缘跳下山去,这里离山脚下的土地至少有六七米,那地里搞不好还有石头,所以一时间我也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这时,那个张建却忽然举起了一块石头,然后对我威胁道:“你再不上来的话,我这石头就砸下去了啊。”

  他这话刚说完,我看见其他人就纷纷弯腰去地上捡石头了,我不敢再迟疑了,二话不说,转身直接对着山下就跳了下去。

  掉下山的时间还不到一秒,反正就是脑子一片空白,接着感觉全身一震,我一 屁股就坐到了地上,本来落地之后脚还没事,可以坐到地上之后,我立刻大声的惨叫了起来。

  “谁他妈在这里放的石头啊!?”

  我 艹,我的 裤子都被那石头给顶破了,如果不是我 内裤的质量过 硬,估计今晚我的菊花就得被爆了。我捂着 屁股气呼呼的站了起来,周齐,算你狠,今天这笔账先记着,我迟早找你算!

  一瘸一拐的来到街上,接着我打车回到了家里。一开门,发现表姐正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那白色衬衣竟然已经撕破,表姐头发散乱,整个人看上去凌乱不堪。我心中一惊,当时就对表姐大呼道:“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表姐气呼呼的朝我看了过来,可一看见我的样子,她却有些惊讶了,连忙站了起来,走过来问我:“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

  “先别管我啊!”看着表姐的样子我真的是心急如焚,慌张的问她:“你先告诉我,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衣衫不整的坐在这里?”

  “你还好意思说?”表姐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不是说好了放学之后等我吗?我在校门口站着等你了你半天,你死哪里去了?”

  我这个着急啊,连忙问她后来呢,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表姐说道:“早上我坐你后面的时候,偷偷把你电动车的备用钥匙给拿了。晚上我在校门口等你你迟迟不来,我一气之下就骑着电动车回来了啊。不过我技术不好,路上摔了一下,所以把衣服给摔破了。”

  听完表姐的话,我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还好没被人QJ,否则的话我真的是要去找周齐拼命了。

  表姐拉着我走进了浴室,然后用毛巾帮我擦拭额头上的伤口,一边擦一边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没事,我也是在路上摔了一跤,表姐立刻就停止了给我擦伤口的 动作,用微怒的眼神看着我,说道:“杨路尘,你老实告诉我,是谁揍了你?你实话实说吧,姐去帮你出了这口气!”

  但这种丢人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告诉表姐呢,从小我做人就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丢人的事情绝不告诉自己的家人,更不能连累自己的家人了。表姐虽然喜欢欺负我,但好歹有亲情,我不可能想要连累她。

  而且我自己也要面子,不想被她知道我被人追得满山跑。所以就挥了挥手,对她说道:“没有的事,我在二中多 屌你又不是不知道,谁敢揍我啊?我就是不小心摔到了马路 下面去了,没其他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