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尼玛我就跟个二愣子似得,硬生生的撞到了他的脚上,我只觉得肚子一阵疼痛,似乎这两天吃的食物在胃里翻江倒海,我捂着肚子就想蹲下去。

  可是这时候突然想起了陈艳那句话:“你就会靠女人、靠老师。”

  想起这句话我就抑制不住的振奋起来,揉了揉肚子,直起了腰。

  我看了钟奇男一眼,慢慢的走到他身边。

  《酷匠m\网唯j一l正T^版2!,其0他H"都"$是x3盗r版◇u

  钟奇男没有发动攻击,好整以暇的看着我。

  我咽了一口唾液,然后就疯了似得挥拳就打。

  钟奇男似乎不在乎我挠痒痒般的拳头,直接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脖子领,然后另一只手就准备来掐我的脖子。

  我当时哪儿会管他准备做什么动作?他抓住我脖子领的一瞬间我就使劲靠了上去,然后就靠到了他怀里。

  这时候我是无所不用其极,既然身在他怀里,我便曲膝顶他,抬肘抡他,发疯了似得进攻,脑袋里只有那六个字:靠女人、靠老师。

  哪知我的进攻依然没有凑效,反而让钟奇男不胜其烦,他一个巴掌就朝我脑袋上搂了过来,我立刻被甩开了,脑袋晕晕的疼。

  我甩了甩脑袋,突然看到了桌子上的桌子腿,拿还是不拿?

  我之前说过君子不示弱于人,这么一拿,岂不自己先扇了自己两巴掌?

  可是不拿,我明显不是这壮汉的对手。

  我原来的计划室单挑荀若言,哪知道这个大块头钟奇男横插一手,此时进退两难,不知所措。

  眼见钟奇男又大踏步向我走来,我哪儿还顾得上江湖道义,一心只想取胜,顺手就抄起了那个桌子腿,劈头盖脸的砸了下去。

  钟奇男再英雄无敌也始终是一个人,我这么不管轻重的乱砸一通,钟奇男自然也是承受不住,慌忙向后跳去。

  荀若言带着几个龙行社的小弟在一旁骂道:“不要脸的东西,说好的不用家伙怎么又用了?”

  我怎么会理他们,一心只想打败钟奇男,甚至连脑袋身体都不管,只管挥舞手中的桌子腿,这么一来,钟奇男自然是被我逼得连连后退。

  龙行社的小弟们见钟奇男被打,自然一拥而上,似乎想帮忙,但此时范兴几步跳上来,直接就抡翻了为首的一个,一脚踩在那人身上,然后气势汹汹的看着对方:“谁敢再向前一步,劳资就让他跟这货一样!”

  几人摄于范兴的威势,竟然都愣在了原地。

  我一时失察,也是因为范兴这边而有所分心,竟然被钟奇男一把拉住了桌子腿的另一端。我已经急忙抓紧了武器,生怕他抢了过去。

  然而这个时候我的脑子却清醒了下来,我来这儿是立威的,是想让龙行社的人臣服于我的,但是我现在的做法是在太挫,谁会看得起?不过好在范兴的气势够足,这才让我还有一线机会。

  想到这儿,我突然松了手,然后直接拿起旁边的凳子,就抡了上去,钟奇男忙举手去挡,可能是怕伤到脑袋,就一个顺势转了身,用背生生的接了我这一凳子。

  我见他用背,心想正好,脑袋我还真有点不敢下手呢,但背我就放心多了,于是我使劲的抡,三下五去二就将钟奇男砸趴下了,然后我就学着范兴,一脚踩在钟奇男的背上,说:“我用家伙是我不对,我不用家伙打不过他,我想就是龙哥,见了比他厉害的人也不会不用家伙吧!多的话我不说,今天我就想说一句,路是自己走出来的,你们要是还要跟着荀若言,日后咱们就是敌人,见面你别客气,我也不会客气!”因为我一连串击倒钟奇男的动作,几个龙行社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还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说到这儿我松开了脚,搀起地上的钟奇男,说道:“男哥,你是个真英雄,我看的出来,在龙行社你的话语权比荀若言大多了,我也不逼你,希望你下去想一想,我李铁军随时欢迎你来找我,只要你来,咱们就是兄弟。”

  说完,我也不理会他们的反应,带着范兴就出门了。

  其实我当时心里挺得意,认为自己已经很牛逼了,然后我就问范兴:“怎么样?表现还行吧?”

  范兴摇了摇头:“还是不够狠,不够果断,气势不足。”

  我一下子就垂头丧气了:“那就是说钟奇男不会投靠我?”

  范兴想了一下:“我觉得不会。”

  结果正如范兴所言,好几天过去了,钟奇男始终没来投靠我,而令人不解的是,龙行社也没人来找我的麻烦,那个荀若言也是稳如泰山,毫无行动。

  然而钟奇男和荀若言不行动,不代表龙行社不行动,这天下午,终于等到了一拨人,这些人,还都是老熟人。

  正是那群令我头疼的女生。

  蒋宥宕看着我冷笑:“胆儿肥了啊,男哥都敢收拾了?”

  我看了看这群女生,还是那些非主流和小太妹,陈艳在人群的最后,冷漠的看着我。

  我想起了范兴的教导:要狠。

  当然,我那时也都知道了大多数混混不打女生。但尼玛这情况不打女生,那不就等着挨揍吗?

  而在当时的我看来,打女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于进不也照样打吗?

  于是我一句话都没有,直接就给了蒋宥宕一巴掌,骂道:“见过贱的,没见过你这么贱的,男生的事你非要搀和?真以为你们女生有特权?少在劳资面前装逼,有本事叫荀若言亲自过来!”

  蒋宥宕虽然胖,但身手还算敏捷,此时却是毫无提防,被我扇了个正着,她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我,然后就发了疯似得冲了上来:“老娘跟你拼了!”

  蒋宥宕这么一冲,她身后的女子们都想往前冲,可这时候范兴一桌子腿敲在了旁边的书桌上,说:“你们给劳资动一下试试!”

  蒋宥宕没有丝毫忌惮,直接就扑了上来,我急忙踹了一脚,竟然踹了个空,被蒋宥宕扑了个正着,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众女见大姐都上了,自然不再畏惧,个个凶悍的扑了上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