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句话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魏楠直接过来摸了摸我的额头:“你没烧吧?”

  我叹了口气,说:“我知道兄弟们的想法,无非就是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是受我的连累,大家也没少挨揍。”

  范兴接口道:“说什么呢,是我连累大家才对。”

  振光不满了:“大家都是兄弟,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

  看TM正版w●章节H上T/酷匠=网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大家都是兄弟,所以也不瞒着大家。”我看了一下宿舍,只有我们兄弟,但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吴子强,这货当初的贱样我们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吴子强见我看他,说:“我先出去,你们打架喊上我就行了。”

  我们看着吴子强走了出去,并且带上了门。然后扬哥开口了:“吴子强怎么说也跟我们共患难过,咱们这么对他是不是有些不好?”

  我摇了摇头:“这次的事关乎咱们的将来,不能泄露出去,要是走漏了风声,他们都有所防备,咱们就完了。”

  扬哥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那你说吧。”

  我点点头:“这次呢,我们的目的是一统高一,其实也就是齐少河找咱们合作的目的。这群高一的能让齐少河都这么忌惮,可见都不是易与之辈,我们如果收复了他们,齐少河恐怕也不能奈何咱们了。”

  魏楠点点头:“那个杨桦钙有一手,能收了他的确不错。”

  我笑了笑:“咱们这次分两步走,拿下杨桦钙很简单,就是把他当真正的朋友,他这种人很讲义气,所以,我们必须诚心以待。而至于荀若言,这才是个大麻烦,在我看来,这货绝对不是刘玉龙的狂热粉丝,他成立龙行社,绝对是处心积虑,咱们要从他们内部瓦解。”

  接下来我就将我的一些想法说了出来,最后经过几人的集思广益,又修改了几番,才算制定了一个行动计划,而这个计划的第一步,居然是个美男计!

  不用说,实施这个计划的最佳人选,就是我。

  其实这次我的目标很明确,虽然众人都起哄让我去搞定蒋宥宕,但我才没那么傻,那么大的一胖妞,看着都没食欲,我怎么会找她?

  但是她们这一群女生都是一些非主流、小太妹,我又必须从其中一个身上下手,那么只能找上我唯一一个印象不错的女孩子,就是那个经验丰富的、为我做个那个的小艳了。

  振光是个万事通,没多久就把小艳的情况摸清了。

  小艳,本名陈艳,高一五班,家居农村,父母早亡,和她奶奶相依为命,小小年纪就经常在星期天去酒吧混,吸引一些萝莉控,从而赚取一些外快。

  我听到这些简直都想哭了,这女孩比我命苦多了,不过这样也好,容易下手。

  但是我连续观察了几天,这陈艳在校时一直和她的姐妹们在一起,我下不了手啊。

  最后没有办法,只好在过星期的那天下午,在校门口拦住了她。

  陈艳见到我并不惊慌,嘻嘻一笑,甩了甩披肩的黄毛,绕着我转了一圈,说:“这不是军哥吗?挡我路干啥?是不是怀念上次的感觉了?没关系,我很好说话的,可以免费再帮你一次,反正也浪费不了几分钟。”

  我不理她的调侃,直接掏出了两张五十,心里一阵肉疼,这不仅有我妈给我的生活费,还有我姐攒下来给我的那五十块钱啊!

  我看着陈艳,开口了:“我不知道你去酒吧一晚能挣多少,我只有这么多,你能不能陪我一晚?”

  陈艳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里的钱,冷笑一声,理也不理我,转身就走。

  我忙追了上去,问:“到底行不行?”

  陈艳依旧往前走着,却也不阻止我的跟随:“你要是真的忍不住,就去大街上找,一百块钱足够了,老娘才不会和你这种初哥搞,没一点技术。”

  我锲而不舍:“我不和你做那个,我只想让你陪我一晚。”

  陈艳突然停了脚步,疑惑的看着我:“只是陪你一晚?你什么都不做?”

  我点了点头,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陈艳。

  陈艳想了很久,才一把抓过那一百块钱,说:“好。”

  当时我就像被隔了一块肉,钻心的疼,我这钱,花的值吗?

  我叹了一口气,说:“你跟我走吧,我保证我不会动你。”

  陈艳不屑的笑了一声:“就你这样,老娘就是脱光了站你面前你也只敢想想吧?”

  本来我还对陈艳充满同情,可是这句话一说,我觉的我真是心太软了。

  我心里冷笑,现在你可以嘲讽我,等到最后,我看你是哭是笑。

  我带这陈艳又来到了那个猥琐老板娘的小旅馆,老板娘见是我,暗暗的竖了个大拇指,我也不理,直接说:“老板娘,开个房,钱明天给你送来。”

  老板娘嘻嘻一笑:“小哥啊,这习惯可不好,带女朋友开房,连钱都不带?亏咱是老交情了,要不然啊,想赊账,门都没有。”

  我一笑:“多谢大妈,以后我多给你打点生意。”

  老板娘一笑,递给我一把钥匙,说:“还是老规矩?”

  我愣了:“什么?”

  老娘前暧昧的说:“碟片啊。”

  我知道我可不能坏了大事,就说:“算了,你就送点热水就行了。”

  说完我就带着陈艳到了房间里,陈艳笑嘻嘻的说:“没想到军哥也是深藏不漏啊,这地方没少来啊?看来祸害了不少,听说苏琳常欣都和你有一腿,莫非就是在这里?”

  我瞪了她一眼,说:“陈艳,我的私事不劳你操心,我今晚找你,是有事和你说。”

  陈艳直接坐在了床上:“什么事,你说?”

  我摇了摇头:“等一会儿,等热水送来了再说。”

  陈艳站了起来:“磨磨唧唧的,我先去洗个澡。”

  现在天气这么严寒,我又不和她做什么,她为什么要洗澡?难道女生都这么爱干净?还是说她觉得我不是个初哥,然后决定和我来一发?但我知道,不管怎么样,我的目的,都是获得她的信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