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我让电话那边的阿姨找一下我妈,苏琳才惊讶的问道:“你家没电话?”

  我看到石雪和苏琳一样都是一副吃惊的表情,心里很是不舒服,就好像被小瞧了似得。

  但这是事实,无可辩驳,我只能点点头承认了。

  然后石雪又问了一句:“连固定电话都没有?”

  我简直都不想理她了,这是在扇我脸吗?

  见我没理她,石雪可能意识到了什么,忙说:“对不起啊,我......”

  她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因为我听到了我妈的声音。

  我妈问我:“不是昨天考试都结束了吗?是不是又在哪个同学家玩呢?”

  我妈的一句话让我再也不忍心把我住院的事情告诉她,如你们所料,我前文几次用苦情计时说的话,都是真的:我爹一直酗酒,我妈身体不好。

  我想起我妈没日没夜的操劳,供我上学,有的时候四处借钱给我做生活费,便再也不忍心找我妈要住院费,于是说:“是啊,老马非要让我玩两天再回去,妈你别担心,过两天我就回去。”

  我妈答应了一声,然后问道:“那你有钱没有?在别人家要懂礼貌,该花钱的地方可别抠着,让人笑话咱不懂礼数。”

  我笑了笑:“妈,你别担心,我有分寸,需要钱的话我肯定会找你要的。”

  然后我就听到我妈说:“那你好好玩吧,用马璐家的电话打的吧?别用时间长了。”

  我忙说:“恩,我也这样想的,那我挂了啊。”

  挂完电话,我叹了一口气,将电话换给了苏琳。

  苏琳接过电话,看着我,然后终于开口了:“你家是不是不富裕啊。”

  我心里鄙视,这不废话吗?不是不富裕,简直是穷极了。

  苏琳把手机装进包里,说:“你们快点吃点早餐吧。”

  看着我和石雪吃早餐,苏琳便又说道:“我刚吃过,现在下去溜达溜达,你们慢慢吃。”

  我和石雪都点了点头,任由她下去。

  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到时候拿不出来钱敢怎么办?

  我不知道苏琳和石雪这两个妮子是怎么想的。竟然不通知马璐来找我,不然我就可以找马璐借钱了。苏琳和石雪不提,我自然不想再借电话,毕竟已经麻烦过一次了。

  我心里的焦急与日俱增,而石雪和苏琳却跟没事人似得,一人一天的照顾我,我问了一下,她们在附近的宾馆租了一间屋子,两人总是一个休息,另一个过来。

  大概过了三四天,我琢磨着可能我的伤就要好了,就终于下定决心找苏琳再接一次手机,好给马璐打电话,借钱交住院费。

  当时没有手机,不管谁的电话号码都是记得是准准确确从无混淆,哪像现在,只有自己的才能记住。

  只是这天是石雪过来照顾我,我没有办法开口让她换苏琳过来。

  石雪却是心事重重,好几次都是欲语又止,让我摸不着头脑。

  最后她终于开口了:“铁军,我喜欢你。”

  我没想到她憋了半天憋出来这么一句话,没好气的说:“我知道。”

  石雪又开口了:“我知道苏琳也喜欢你。”

  “什么??!!”这句话把我彻底惊住了!小美女喜欢我?开什么国际玩笑?她喜欢的不是刘玉龙吗?什么时候又喜欢上我了?

  石雪叹了一口气:“她要是不喜欢你,又怎么会照顾你这么多天。”

  我心想,石雪说的也有理啊,我挨打从头至尾都跟她没关系,反倒是她受我的牵连也被打了,为什么她还这么照顾我?莫非真的对我动了真情?

  可是她是什么时候动情了?挨打之前还准备去找刘玉龙呢。莫非是她喜欢被打的男生?不可能,刘玉龙可不是会吃亏的主。难道是知道了我家很穷?

  我一下子明白了,原来不是喜欢我,而是同情我。

  我对苏琳的感激一下子就没有了,我不希望一个人同情我,我不需要靠同情活着,虽然我很多时候会用苦情计勾起别人的同情心,但这种明显的真实的同情,我还是有些不爽。

  石雪却不管我的想法,依然在说:“如果咱俩不在一起了,我希望接替我的,是苏琳,而不是赵芸,也不是姜巧巧,更不是常欣。”

  我笑了笑:“咱俩怎么可能不在一起呢?你别想这么多了。”

  *酷匠b网L{正版w首,发

  石雪摇摇头,说:“很多事情都是你我无力阻止的,我是到现在才明白的。”

  我一惊,拉着她的手,说:“是不是那天你爸给你说什么了?”

  石雪笑了笑:“你瞎想什么呢,我就是担心而已,你想啊,那么多的情侣都没走到最后,我怕...”

  我立马打断她:“别瞎说,咱们一定会长长久久的。”

  石雪点了点头,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说:“我有些累了,让苏琳过来吧,我先回去休息一下。”

  我点点头,不管我对苏林有没有感激,借电话这事还是得找她。

  苏琳来了后我自然没有好脸色,冷冷的说:“苏琳,借下你电话。”

  苏琳似乎很不理解为什么我的态度转变这么大,但也没有多问,把手机给了我。

  我给马璐打了电话,马璐知道我在住院,当即表示马上赶过来。

  苏琳这才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我都不知道你有朋友在这边住,早知道我就帮你喊了。”

  苏琳这么说了,我当然不能不给面子,好歹人家也帮了我这么多:“恩,都是我不好,害你们两个辛苦了这么多天。”

  苏琳在床边坐了下来:“没事,你也是为了我才出学校的。”

  我笑笑:“不为你的事,我也得出学校。”

  苏林不说话,开始专心致志的削苹果。

  我一向都是连皮一起吃,但是这个时候却没有拒绝她,因为她的姿势太优美了。

  这是苏琳第一次给我削苹果,之前几天都是石雪削,我见她削的难看,就不让她削了,不是有个专家说皮更有营养吗?

  苏琳不仅姿势优雅,削出来的苹果也让我叹为观止,我觉得,是我见过削出来的最漂亮的苹果。

  苏琳削完就把苹果递了过来,没有一点做作,我甚至都怀疑,苏琳难道真的不是同情而是喜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