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觉得,马文是喜欢石雪的,可是今天的情形让我知道我错了。马文若是真的喜欢石雪,根本不可能不顾及她的感受,在她面前这样放肆。

  但我此刻哪儿能想那么多?我只知道,这马文他妈的不是人!

  马文可能觉得我龇牙咧嘴的表情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竟然下令住手了,然后他对我说了一句话:“我打你不是因为你跟石雪好了,而是因为,你抢了我看中的人。”马文说完,看都没看我们三人一眼,直接就转身走了。

  苏琳石雪一下子都扑我身上了,问我有事没事。

  我摇摇头,两只腿疼的站不起来,干脆就不起来了,坐在地上想马文的那句话。

  我跟是石雪好了不就是抢了他看中的人吗?这两点不是一样的吗?

  我左思右想都只得出了一个结论:马文是个神经病!

  别人都说,祸不单行。今天我可是被揍了两次,真是应情应景,证明老前辈们的经验智慧是多么的稳固可靠,然而,我却没意料到,这事还没结束。

  放寒假嘛,除了教师子弟都要离校的,一切矛盾都会在这个时候得到集中解决。

  我本来觉得我的矛盾都解决完了,然而这时候却走过来一个人。

  对,就是一个人。

  这人走过来的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反而还率先打招呼:“全哥,你不是帮巧巧报仇的吗?怎么今个儿不在了?可让于进那帮畜生把我揍惨了。”

  没错,来的人正是姜全。

  姜全抽着一根烟,也不答话,直接就坐在了我身边:“军哥,我想知道个事。”

  我看了他一眼:“你说。”

  hg更K‘新B最Hh快上"酷匠网s

  姜全点了点头,说:“你是不是可姜飞耀走的很近?”

  我冷汗一小子就冒了出来,这罪名我能承受得起?我要是承认了,岂不等于直接和姜全翻脸了?毕竟姜飞耀告诉我他跟姜全不和。我若不承认,去学校里随便一打听,这他妈的我还不当场惨死?

  所以我很是小心翼翼的说:“我们关系也是很一般的啊,不过认识而已。”

  姜全直接就站了起来,一脚就踹翻了我:“你骗鬼呢?关系一般他会为了你跟于进对着干?”

  我一下子就明白姜全问什么不找于进的麻烦了,原来是于进把这事告诉了他。

  苏琳和石雪马上护到我身前:“你干什么?”

  姜全看都没看她们一眼,继续问我:“你和巧巧是怎么回事?”

  我干笑了一声:“我们就是一起被于进揍过而已。”

  姜全不管两个女生,直接从两个女生之间挤了过来没抓住我的脖子领,直接给了我一巴掌:“你骗鬼呢?上次在我家你不还趁巧巧睡着挑逗她吗?这么快就又换两个新女朋友了?也太不把我们巧姐当回事了吧?”

  我忙说:“哪有,全哥,我跟巧巧真的只是一般朋友。”

  姜全照我脑袋上就是一巴掌:“一般朋友你就敢那样挑逗她?”

  苏琳跟石雪忙去拉姜全的手,生怕他再打我。

  我也被打的火气蹿升,骂道:“姜全,你他妈的在动劳资一下试试!”

  姜全很是不屑,直接甩开了苏琳和石雪拉着他的手,一脚就踹了过来,说:“劳资就动你了,你能怎么样?找姜飞耀收拾我?”

  姜全说着还不停的踹着,我下肢动不了,上肢护着头脸,心想,这个疯子真是他妈的哪儿都敢踢。

  石雪和苏琳似乎在拉姜全,都是哭出了声音:“别打了,别打了。”

  姜全最终被两个人拉开了,我松开了手,狠狠的看着他。

  姜全见我不服,一跃而上,直接就打在我的脑子上,说:“你他妈的还敢瞪我?”

  这一下简直把我快打晕了,我迷迷糊糊的只看见石雪和苏琳可劲的拉姜全。

  我想挣扎这些站起来,可是现在不光是腿疼,连头也是晕的,怎么可能站起来?

  我挣扎了几次,没有站起来,然后就觉得脑袋一阵疼痛,似乎有人从后面袭击了我。

  我听到石雪和苏琳一声尖叫,然后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医院的,石雪和苏琳手拉着手趴在床边睡着了,我抬头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大黑了。

  我的脑子还是有些懵,也不知道是谁在我后面来的那么一下子,绝对是砖头之类的,敢这么打人的,我觉得肯定是姜全的人。

  只是不知道后来石雪和苏琳是怎么把我弄到医院的。

  我看着石雪和苏琳的模样,心里觉得有些温馨,这两个不久前还相互敌视的女孩子,现在却手拉手显得如此亲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这顿打挨得值不值了。

  看着他们两个,我又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只有石雪一个人在,我张嘴就问了一句:“苏琳呢。”

  石雪接口就答:“去买早餐去了。”

  然后我又问道:“我什么时候可以院?”

  石雪这时候才惊喜的说:“你醒了?”

  我白了他一眼,反应怎么这么迟钝?

  然后石雪才想起来我的问题,说:“我也不知道,你等一下,我去找医生,让他看看。”

  石雪说完,就像电视上的小燕子一样跳着飞走了。

  我本来以为不严重,马上就可以出院,然而得到的消息却是我需要留院观察。

  这尼玛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这个词,听着就跟留校观察一样,让人心里发渗。

  我听到医生这样说自是心里不满,这尼玛劳资可没钱啊,住这么长时间从哪儿弄钱?

  于是我不满的说:“我觉得我都差不多了,还观察什么啊?”

  医生瞪了我一眼,显然脾气不是很好:“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你脑子里有个大血块,不观察怎么行?”

  我当时就被这医生的气场震住了,这尼玛哪儿是医生,这明明是恶霸!

  我懦弱的习性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唯唯诺诺的说:“我住不就是了。”

  医生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走了出去。

  我呸了一声:“妈的,什么破医生啊,这么吊。”

  石雪嘿嘿一笑,说:“没事,你安心住着,我陪你。”

  我担心的却是钱的问题,实在不好意思问家里要,但这时候被逼上梁山了,也没有办法,只得对石雪说:“你有手机吗?”

  石雪摇了摇头:“我觉得没啥用,就没买。”

  没一会儿,苏琳带着早餐来了,我赶紧问她:“苏琳,你有手机吗?”

  苏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玲珑的手机:“你要往家打电话?”

  我点了点头,拨通了我邻居家的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