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瞪了他一眼:“现在成诸葛亮了?”这时候早自习已经快下课了,我已经麻木了,我觉得石雪不会出现了。反正她爸那么有钱,换个高中就是了。

  范兴却没吭声,直直的看着窗户外面,说:“石雪。”

  我马上转过头去,哪儿还有石雪的影子?我赶紧趴在身边的窗户上左右查看,可哪儿有石雪的身影?我回过头去,只见范兴已经笑得趴在了桌子上,我立马抓住他的脖子领,恶狠狠的说:“你他妈的敢刷劳资?”

  范兴还是笑着,但同时也在努力的掰我的手:“你他妈的别拽坏了我的衣服。”

  我不想跟他计较,松开了他,叹了口气,趴在了桌子上。

  没一会儿,范兴又拍了拍我,说:“石雪来了。”

  我一把把他的手打开:“滚蛋,别和劳资开这种玩笑。”

  没一会儿我就感觉到依然有人在拍我的肩膀,我心想,尼玛这范兴怎么这么贱?于是大吼一声:“滚!”之后我就顺势抬起头来。

  然而,出现在我眼前的,却是那张魂牵梦绕的脸。我一把拉住她:“你去哪儿了?”然后我看着挡在我俩中间的范兴:“还不重新找个座位?”

  范兴翻了个白眼,慢悠悠的拿着书去了石雪的座位。

  我忙指了指空下来的座位,对石雪说:“坐。”

  石雪乖巧的坐下,任由我拉着,然后说:“对不起。”

  我尼玛都被搞晕了,是这个世界转的太快还是我脑袋转的太慢?石雪居然向我道歉了?不明明应该是我道歉的吗?不是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吗?

  石雪看着我没反应,就又说:“我真的只是太在乎你了,你别生气。”

  我能生什么气?于是我赶紧说:“我不生气,我怎么会生气?你跑哪儿了?担心死我了。”

  石雪睁着自己的大眼睛:“你真的不生气了吗?”

  我点点头:“我生什么气?你才应该生气。”

  石雪低下了头:“我没权利生气,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我忙攥紧她的手:“你是,你就是我的女朋友。”

  说到这儿,我站了起来,大声说:“石雪,你听清了。”

  那个时候的我们都爱表现自己,我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我得意洋洋,大声背了一篇自编的早已滚瓜烂熟的,并且没有体裁的文章。

  雨打愁肠,声声滴落心如碎;雾迷归程,萧萧夜色月似醉。河汉无情,路走雪送白鸽归;笔锋婉转,狂草笑傲难再回。

  鹭散人穷月无泪,马急路遥借月催,寺门无人推。露落霜融西风吹,旌歌一片月盈亏,残星梦未遂,心易醉。

  我惆怅,你无谓;我笑傲,你不醉;我迷失在昨日的萧萧雨坠,你才将心哭碎,将梦碾成灰。

  你难过,我安慰;你伤心,我来陪;你跳跃在明天的叶落风吹,我终把梦放飞,把相思垒成堆。

  情溢秀缸,滴滴划断声正脆;歌转舞台,弦弦动心浪难叠。霜桥有恨,徒怪杨柳说离别;船随水逝,莫问谁是谁的谁。

  发扬波流色未褪,曼舞和泪声声醉,夕阳难再回。晚风明霞云低垂,枯树新桥东逝水,岁月缥缈飞,难再追。

  我落寞,你举杯;我联诗,你走回;我留恋于蝶舞蜂追的花蕊,你才将心哭碎,将梦碾成灰。

  你伤心,我泪垂;你喜悦,我难寐;你飞舞在优雅清秀的诗尾,我终把梦放飞,把相思垒成堆,化作泪。

  背完后我看着满班的学生,然后又大声说:“小雪,这是你昨天不见了之后,我彻夜未眠写的。就是想等你回来,背给你听,向你表白,向你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留恋于蝶舞蜂追的花蕊,再也不会让你将心哭碎,小雪,做我女朋友吧,我保证,我会全心全意对你。”

  班里一片掌声,似乎是振光等人带的头。石雪脸上竟然已经有了泪水,呆呆的看着我。

  酷r"匠、/网唯一!o正F版…7,其他$都是盗u√版ZZ

  我拉着她的手,轻轻的说:“小雪,做我女朋友吧。”

  石雪突然站了起来,扑到我怀里,泪流不止:“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全班掌声雷动,似乎在为我们感到喜悦。

  我不禁一阵得意,看来平时多写点乱七八糟的东西真是有用啊。

  正在这时,下课铃声响了,雷鸣般的掌声一下子没了,取而代之的是饭缸与和桌子只见碰撞的声音,看来吃饭还是比看热闹重要。

  我心里不由暗叹,是谁他妈的说中国人最喜欢看热闹传八卦,为了这些可以连饭都不吃?

  石雪趴在我怀里,不管外面杂乱的人声,动也不动。

  我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好了,先去吃饭吧。”

  石雪点点头,傻乎乎的看着我,没有一点要去拿饭缸的倾向。

  我掐了一下她的脸蛋:“快去拿饭缸。”

  石雪嘿嘿的傻笑了一声,赶紧回座位上拿饭缸去了。

  范兴趁此机会赶紧回来,给我举了个大拇指,然后说:“看你怎么跟常欣、姜巧巧交代。”

  我才不理他,得意洋洋的表情,无疑证明了山人自有妙计的事实。

  范兴从他的桌子下面拿了饭缸就径直走了,也不管我脸上洋溢的是得意还是苦逼。

  我见石雪准备好了,便跟她一起走向餐厅,边走边问:“你昨天跑去哪儿了?”

  石雪笑了笑:“我回家了。”

  我吃惊了一下:“那你现在怎么在学校?早上最早的班车不是八点的吗?”

  石雪伸了伸可爱的小舌头:“我爸送我来的。”

  我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有钱人就是牛逼啊,专车接送。我正仇富呢,就听到石雪又开口了:“昨天对不起啊,我不该跟踪你的,后来也不该不跟你说一声就跑回家的。”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别多想,你跟踪我是在乎我啊,你跑了说明你太在乎我了。”

  石雪扑哧一声笑了:“为什么我跑了也是在乎你啊?”

  我得意的分析:“你不顾一切的跑了,说明你当时心里容不下其他的任何东西,这还不能说明什么?你肯定心里满满的都是我。”

  石雪呸了一声,说:“你想的美,谁心里满满的都是你啊。”

  我笑笑:“难道还有小佳哥哥?”

  石雪的脸色立刻变了,笑容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铁军,咱别提他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