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航见我过去,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似乎想打消我行动的念头。我不理他,只是招呼着姜全的几个小弟:“把他给我按到地上,按好了,就跟捅他菊花时一样。”

  几人点了点头,立马就按住了刘航,把他按在地上。

  刘航破口大骂:“姜巧巧、李铁军,你们这对奸夫淫妇,不得好死,劳资诅咒你们出门被车撞死,洗澡被水淹死,吃饭被噎死...”话没说完,姜全就给了他几巴掌,下手那叫一个狠啊,我甚至觉得刘航的脸都被打肿了。

  刘航不敢再说话,趴在地上,也不知在想什么。

  我三下五去二,就把他裤子上剪了个大洞。于是又开始剪里面,一层一层的,甚至连内裤都剪了。

  姜巧巧也不害臊,看着刘航的屁股,得意的笑了。

  我又点击了重复上一步的按钮,将陆仁贾的裤子也都剪了。

  姜巧巧皱了皱眉:“你剪他的干嘛?他还要回学校的,让老师们看见,说不好又来多事。”

  我目瞪口呆:“刚才你明明说的是剪他们的裤子,而不是剪他的裤子,我自然是剪两个人了?”

  姜巧巧摆摆手:“算了,你整天就会惹事。”

  这尼玛劳资被雷的里嫩外焦,我惹什么事了?这不是你吩咐我这样做的吗?

  姜巧巧完全没有觉悟:“把他们放了吧,看见我都恶心。”

  姜巧巧说完就要走,但是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我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网吧通宵吧?你今晚要不要通宵?”

  我心想,上网也没什么可玩的,但是为了姜飞耀的任务,劳资忍了。

  于是我装作高兴的说:“好啊,你请客?”

  姜巧巧抬脚向前你走去:“对啊,就你这样,能有几个钱?”

  我得意洋洋,心里却有一个疑惑:“你家里不是有电脑吗?为什么还要去网吧?”

  姜巧巧依然向前走着:“网吧热闹啊,再说,我在家里玩电脑玩一晚上,我爸我妈肯定打断我的腿。”

  我不信:“逮着你去网吧才会打断你的腿吧?要是看见你在屋里玩个通宵,最多砍断你的手而已。”

  我心想,这两种,一个是腿的过错,一个是手的过错,姜巧巧她老爸总不会分不清是谁的责任吧?

  姜巧巧有些错愕:“不一样吗?反正我都有的受,但是在家里铁定会被逮到,半夜去厕所时就能看到那屋子是亮的。”

  我点点头,不再计较这件事,于是问道:“你这是去哪儿?不回学校吗?”

  我明显的看到姜巧巧的侧脸红了,她说:“你先回学校,我要回家一趟。”

  我一看她脸红,立刻就想到她要回家换小内,我觉得我也应该赶紧回去换,于是就和姜巧巧告了别,赶紧回了学校。

  来到学校回到宿舍,我不顾冰冷的凉水,洗了洗下面,才换了一条干净的小内,然后又换了一身衣服,苦恼的看着两身脏衣服发呆。

  我想起了唐老师家的洗衣机,果断的抱着衣服去找唐老师了。

  酷匠\y网永久5免费_看EP小Ut说|

  这一下她正在家,并且恰好就在洗衣服。

  她见我去,立刻就说:“你来的正好,衣服我洗好了,也烘干了,你拿回去再晾凉,就能穿了。”

  我接过衣服,把剩余的两套递给她。

  她不愿意接,皱了皱眉:“你这是上瘾了?”

  我看了她一眼,说:“唐姐姐,你早上可是把我害得好惨。”

  唐老师想起早上通报的事,不由嘻嘻一笑:“谁让你昨天那么大反应?今天怎么样?是不是每个人都在问你,铁军,屎是什么味道啊?”

  她边说边学,惟妙惟肖,但我却是七窍冒烟,没想到她竟然猜的这么准:“你是故意的?你害我这样,现在都没脸见人了,帮我把这两件衣服洗了,我就原谅你。”

  唐老师笑了:“原来你这么好收买啊?那行,以后你的衣服我给你洗,你就老老实实听我话,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行吗?”

  我心想,这尼玛可真是天大的好处啊,住宿生一般都不想洗衣服,可是攒一个星期拿回家又太麻烦,并且她是一个老师啊,能有多少事麻烦我一个学生的?无非就是打打架啊的,我现在也算是轻车熟路了,于是欣然接受:“好,一言为定。”

  唐老师高兴的眼都眯一块了:“谁反悔谁是小狗哦。”

  我看着唐老师一副小狐狸阴谋得逞的样子,突然觉得这笔买卖我有些吃亏,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一咬牙:“绝不反悔!”

  我把那套洗好的衣服也放在了唐老师那儿,说好晚自习下课再过来三套一起拿,随后就回教室了,当然下课时间又免不了接受石雪一番盘问,问我中午去哪儿了,为什么这时候才回来。

  虽然这种有人关心的感觉挺好,但我却不能告诉她真相,于是就说我时间长没回家,我妈来看我了,中午在外面跟她一起吃的饭。

  石雪居然信了,其实我每次来学校待多长时间,都是跟家里说好的。

  这天晚上晚自习放学,我跟石雪压了一会儿操场,然后就送她回宿舍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之前的协议是假扮情侣,但现在还是吗?还是说现在是真的情侣?

  但我却特别喜欢跟石雪待在一起的感觉,所以也没问出来,我怕她也不知道,问出来徒增尴尬。

  送完石雪我才去了唐老师的屋里,取了衣服就回宿舍了。

  刚到宿舍就碰到黑子了,他正在寝室楼巡查,见到我就喊住了我,问道:“你最近是不是和唐蕾走的很近?”

  我听了很疑惑:“唐蕾?”

  黑子点点头:“就是唐副校长。我听有几个老师说看见你去她屋子了。”

  我马上否认:“没有,只是上次求她取消大过欠她一点人情,所以才去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心里却想,难道我现在是名人了?为什么连老师都认识我?

  黑子点了点头:“知恩图报是好事,唐蕾也不是什么坏人,你结交她也不错,毕竟她年轻,前途无量,但就可惜是个女的。”

  我心想,女的才好,前途更无量。

  黑子也没再说话,问道:“我听小芸说前几天六班的蒋宥宕揍了你们?”

  我心里埋怨,怎么这个萌妹子什么都说?莫非她也说了那次挨打的奇葩结果?

  黑子见我没回答,可能以为我顾及面子,就说:“她是个女生,这种小打小闹我也不好意思开除,只是警告了她们,我怕她们以后还欺负小芸,你多看着点。”

  我心里那个震惊啊,这是神马意思?有点刘备白帝城托孤的味道,难道她真的打算让萌妹子跟我?那石雪呢?那巧巧呢?

  我现在明显已经把姜巧巧也当成我的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