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亏姜巧巧不再跟我计较,才让这顿饭顺顺利利的吃完,看着张姨去刷碗,姜巧巧才说:“想不到你不仅是找女孩子喜欢,连阿姨们也都这么喜欢你。”

  我得意的一笑:“那是自然,要是你妈见到,肯定要把我当成女婿对待。”

  没想到姜巧巧竟噗嗤一声笑了,说道:“我妈可是说了,像我们这种江湖家族,找男人可是要找那种能震慑住人的,就你这小白脸模样,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妈不把你打出去就好。”

  我眼一瞪,不服气的说:“你看我这样,是不是很有王者气息?”

  姜巧巧看了我一眼:“怪不得那么多那孩子喜欢你,真是挺可爱的啊。”

  尼玛,什么形容词?可爱?

  我正要反击,却听姜巧巧说道:“你在这儿玩一会,屋里有电脑,有电视,我去睡会儿午觉。”

  我没想到姜巧巧还有这种特殊癖好,大冬天的还睡午觉,晚上时间都够多了,所以我们一般都只夏天才睡午觉。

  不过我想到电脑,忙点了点头:“你可快点啊,别耽误了正事。”

  姜巧巧向右边的屋子走去,说:“我比你更期待呢,肯定不会耽误。”

  我看姜巧巧进了屋子,就去找张姨,问了电脑在哪儿,然后去玩电脑去了。

  我登了QQ发现都不在线,没什么好玩的,就想起来石雪说的充气娃娃了,于是赶紧就搜了一下。

  没想到那些图片竟然令我一下子硬了,这尼玛可真是琳琅满目啊,虽然不太逼真,但是该露的全都露着,我平时哪见过这些?秉承非礼勿视的原则,我马上就关了电脑,注意,是直接关了电脑。

  但是关了电脑我心里还是很不平静,二弟高呼着着我的大脑神经中枢给他传递的快感,我实在不想坐在这儿,生怕张姨一会儿看到我的窘态。

  于是我立马就走出了放电脑的屋子,可是我应该去哪儿呢?我突然看到姜巧巧的屋子,然后我就神使鬼差的进去了。

  因为这是老式的瓦房,基本上单独的房间都没有门,都是用的帘子挡着,所以我就顺利进去了。

  我也没管睡在床上的姜巧巧,直接在一把靠椅上坐了下来,心想,这里张姨应该不会来吧?

  我坐着深呼吸了几口,却一直忘不掉电脑里的那些图片,我苦恼的捶捶头,却不想一不小心就看见了场上侧躺着的姜巧巧。

  她紧闭着眼,精致的脸蛋上还有一丝淡淡的笑意,也不知道在梦中见到了什么好东西。身上盖着一个被子,但从被子没盖住的地方却可以看出,她衣衫还是很完整的。

  我静静的看着她,心里竟然慢慢的没有那种燥热了,二弟也安安静静的蛰伏了下来。

  然后,然后我他妈的竟然睡着了。

  坐在椅子上,靠着椅子背我居然就睡着了。

  梦里面赫然出现了姜巧巧的身影,竟然跟我睡在一张床上。我搂着她,慢慢的脱着她的衣服,然后,我们就亲上了,最后,还做了了很疯狂的事,最后当然射了。我心满意足,慢慢的睁开了眼。

  当然映入眼帘的正是姜巧巧那如玉的脸庞。

  我嘿嘿一笑,伸手就去摸她的脸。

  结果她一巴掌就把我的手打开了,说:“李铁军,你是不是做什么无耻的梦了?笑的这么贱。”

  我这才惊出一身冷汗来,想起刚才的梦,不由面红耳赤,但还是争辩道:“没有,我才不会和你做那么无耻的梦。”

  没想到姜巧巧的小拳头一下子就到了我身上:“你还敢我和做?你敢梦到和我做?老娘杀了你。”

  我没想到我的话里语病那么多,忙一把拉住她捶我的手,说:“没有,没有,我还没梦到那最后一步呢就醒了。”

  姜巧巧挣脱了我拉着的手,然后说:“最好是这样,你要是敢梦到最后一步,我非阉了你。”她说着还望我二弟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尼玛可把我吓坏了,我可是刚刚射出来过,这要是被看出来了就丢死人了。

  我急忙也看了过去,幸好冬天穿的比较厚,没有露出什么马脚,但我总感觉下面黏黏的不舒服,于是就说:“厕所在哪?我要去厕所。”

  姜巧巧神秘若测的说:“是不是刚才没做最后一步,心里很不舒服,现在要去厕所打飞机?”

  我嘿嘿一笑:“是啊,能在你们家打飞机,多爽啊。”

  姜巧巧立刻给了我一拳,说:“你敢。”

  我不知道为什么姜巧巧爱用拳头打别人,难道她不知道,这样很像打情骂俏吗?她打的一点都不疼,反而像是在按摩。

  酷H匠Q网/{正q版ma首发

  但是再像按摩也没有拉住她的手来的给力啊,于是我再次拉住她的手,说:“别闹了,赶紧说厕所在哪?”

  姜巧巧似乎并不在意我拉她的手,只是轻轻甩开我的手,才说:“出门向右就是了,赶紧去吧,别憋坏了。”

  我来到厕所,心想为什么姜巧巧家里的厕所不跟唐老师家的一样呢?如果也是那样,很有可能也挂着那些非礼勿视的衣服,说不好还能对着打打飞机呢。

  我心里虽这样想,但手上却不停,脱下了裤子去看,结果悲剧的发现,我内内前面几乎已经全湿了,这尼玛黏的真难受人。

  我仰天叹了一口气,一会还要去收拾刘航,不便回学校换,便只好对二弟说:“今儿先委屈你一次,晚上好好洗洗,补偿你。”

  二弟拉拢着头,似乎很不满意。

  但我这儿是独裁制度,哪管你的心情?于是心一狠,提上裤子就出去了。

  姜巧巧很是浪费时间的打扮了一下,才说:“走吧。”

  我很是鄙视:“咱们是去打人,又不是打野战,至于打扮这么漂亮呢?”

  姜巧巧没好气的说:“要真是去打野战,老娘就不会打扮了,就是打人,才需要好好打扮,让小弟们都看到我英姿飒爽的一面,他们才信服我。”

  我没想到姜巧巧还有这么高深的理论,不由的伸起大拇指,说:“真是精辟啊,我以后也要好好打扮打扮。”

  姜巧巧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就你?还是算了吧,再打扮也是个小白脸。”

  我心里很不满小白脸这个称呼,就说:“我哪儿是小白脸?你又没包养我。”

  姜巧巧这下看都不看我,直接向外走着,说:“你不是有常欣护着吗?不是小白脸是什么?”

  他妈的这话把我气坏了,要不是想着姜飞耀交代的事,要不是我还想去打刘航,我早就给她两巴掌了。

  但是始终有那两个“要不是”在阻拦,我深呼吸了一下,跟着姜巧巧,向前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