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着石雪来到操场,今天的石雪与往日大相径庭,她默默的走在前面,什么话也不说,低着头,仿佛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我跟着她,也一句话都不说。

  就这么走啊走啊的,我都觉得快要上课了,不禁纳闷这石雪喊我出来的意思,你倒是说说咱们合约的事啊?是继续还是废止?

  石雪终于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看我,虽然没有笑,但这回眸的杀伤力也不低,我差点都心软的向她道歉了。

  但是幸好我整天流连于花丛中,已经练成了美女脱衣而色不变的扎实基本功,于是在我看来,第一回合的交锋以我的胜出而结束。

  石雪笑笑,指着前面的绿茵:“咱去那儿坐一会儿吧?”

  我点了点头,心里思索:这是什么招式?莫非是传说中的拖延之计?

  我看了看石雪,总觉得她有一种魂不守舍的样子,我心里安稳了不少,毕竟气势上我已经胜了。

  A酷e`匠网/首H发@

  石雪带着我走到一个干净的地方,率先坐了下去,抱着膝盖,似乎在想些什么。

  我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什么也不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石雪终于叹息了一声,说:“对不起。”

  我怔怔的看着她,不提防她竟然跟我找唐老师时一样,来上演苦情大戏了。

  但是这句对不起我似乎在哪儿听到过,对了,就是上次接吻之后,她说了一句对不起,就匆匆的走了。

  那一次,可能是她唯一流露真情的一次吧?毕竟在我怀里哭了一会儿呢。

  想到这儿,我看着她的目光不由的柔和了许多。

  石雪看了看我,说:“我不是一个干净的女生,但我绝对没有害你的意思。”

  我听到这话差点崩溃,虽然早有猜测,但还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这么小的女生...于是我认真的看着她,想听听是为什么。

  石雪看了看我,说道:“最近咱县城里转来一个企业家,在县里成立了一家造纸的企业,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

  我突然想起这事来,说:“知道啊,没开学的时候新闻里不是整天说吗?说是省里都重点扶持的企业,真想不明白,怎么看上了这个小县城。”

  石雪看着我:“那个企业家,是我爸。”

  “什么?”我震惊的站了起来,完全没料到石雪的背景这么深厚,竟然是个小公主。听说有钱家的子女都不在乎第一次的,看来竟是真的,要不然石雪的怎么没了呢?

  石雪不理会我,继续说:“但是咱学校没有人知道,因为我从来不会出现在我爸出现的场所,我和他也不在一起住。”

  我坐了下来,顺便问了一句:“你一个人住?”

  石雪点了点头:“我很小就一个人住了。”

  我心想,怪不得这么早就没了,一个人没有父母看着,怎么会老实?

  我继续问道:“那你妈呢?”

  石雪满脸的忧郁:“早就跟别的男人跑了。”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石雪还是个单亲孩子。

  石雪继续说道:“我很小的时候,我爸一事无成,家里很穷,我妈就跟有钱人跑了。我爸很快就转运了,成了当地有名的企业家,所以,我爸一直说我妈是扫把星,而我妈也因此和我爸的关系势同水火,不再回去看我,到如今,我已经有六七年没见到我妈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毕竟我没经历过这种事,从不曾有过她那种感觉。

  石雪还在继续:“我妈妈走了后,我爸致力于事业,不怎么管我,好多次我都饿的发抖,也没人给我做饭,没人给我点吃的。”

  石雪仿佛陷入了漫长的回忆,也不顾那边正在响的上课铃声,我好不容易才能听到石雪的事,当然也不愿错过,于是我俩默契的忽略了铃声。

  “后来,邻居家的小佳哥哥发现了,每次都偷偷的拿出家里的馒头给我吃,还一有空就陪我玩耍。那时候,我在学校收人欺负,也都是小佳哥哥帮我出头。”

  我心里极度不屑,什么小佳哥哥,喊得太亲热了吧?虽然我知道肯定就是这个小佳哥哥要了石雪的第一次,但我心里就是对石雪那么亲昵的喊他感到不满。

  石雪才不在意我在想什么,依旧在说:“后来,我自然而然的就喜欢他了。我爸生意逐渐好转,我家里也逐渐有钱,我时常会想,如果能整天和小佳哥哥在一起多好啊。一直到了我上了初二,我才开始向小佳哥哥表白,说我喜欢他。那时候,他已经上初三了。”

  石雪看了看我,然后向我这边挪了挪,似乎是觉得有些冷。

  然后她继续说道:“小佳哥哥很高兴,就答应了我,我们都满心喜悦,我原以为我爸会支持我,但是我爸知道后却逼我和小佳哥哥分手,你知道吗,我当时伤心透了,和我爸大吵一架,说他不管我,说他不喜欢我。我爸却态度坚决的很,非要让我跟小佳哥哥分手,还说小佳哥哥不是好人,说小佳哥哥的爸妈也不是好人,叫我不要跟他们来往。我对我爸爸失望透了,有他这么诬陷别人的吗?”

  石雪又看了我一眼,然后把头轻轻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心里震惊极了,这石雪该不会是真的喜欢我吧?要不怎么会对我说这些?又怎么会靠在我肩膀上?但是这感觉实在太美,我就任由她了。

  石雪轻轻的说:“我心想,干脆就学赵敏说的那样,生米做成熟饭,怀上小佳哥哥的骨肉,看我爸还能怎么办。于是我就翻出了我爸屋子里的很多那种碟片,在家里看,但看来看去都不知道怎么怀孕。后来在网上搜了一下,才知道原来男的把那个射进女人的那里面,才会怀孕。我当时迫不及待的就去找小佳哥哥了。”

  我忍不住打断了她:“那么小你就研究这些,真不是个好女孩。”

  石雪用她的小拳头在我的胸膛上轻轻捶了两下,撒起娇来:“那时候人家不是不懂事嘛。”

  但我这时候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后来呢?怀上了吗?”

  石雪抬起头来,白了我一眼,才又把头放在我肩上,说:“正好那天晚上我爸有业务要忙,我就把小佳哥哥喊到我屋里了,跟他说我要和他做那个。小佳哥哥不同意,说女生的第一次会疼,他不想让我疼。但是我不在意啊,我脱光了衣服,便要去脱他的衣服。”

  我立马打断了她:“你直接说结果不就行了,这不是在说黄书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