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听黑子真到了,马上就将武器往床下塞。

  黑子一步就垮了进来,说:“往哪儿藏呢?”

  黑子来到我身边,看了看我,没吭声,然后对姜飞耀说:“怎么回事?”

  姜飞耀摆了摆手:“其实也没什么,我跟铁军同学正在讨论问题,然后于进就带一帮人冲了进来,进来就打,我们只好反抗了,就是这么回事。”

  黑子看到地上倒着一个人,马上对后面的老师说:“打120。”然后自己趴下去查探了一下伤者的伤势。

  黑子自己从床下掏出了我们的武器,说:“还说没什么?都跟我去政教处。”

  黑子后面跟着五六个老师,看到我们还算老实,就没跟上来,而是在后面照顾那个伤者。

  这次到了政教处黑子倒是没有先坐下缓缓抽根烟,而是直接问道:“你们姜家都有谁参与了?”

  姜飞耀摇摇头:“我们姜家没人参与,我真的是和铁军同学讨论问题的,碰巧遇上了这事。”

  黑子明显不信,但也无可奈何,便说:“这次的性质有些严重,你们在宿舍聚众斗殴,明天肯定会传到校长耳朵里,到时候就不太容易解决了,你们现在老实交代,我还可以替你们想想办法。我刚才也看过了,那个学生受伤不重,跟李铁军上次的伤差不多,上次开除了刘玉龙,这次谁动的手我们也会查出来。”

  黑子说完还特意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这话可能是真的,但明显姜飞耀不以为然。

  我看了看范兴,他明显有些害怕,我想到他这也是为了我,于是站出来说道:“黑校长,人是我打的。”

  黑子没有任何怀疑,又是点上了一根烟,说:“说说怎么回事吧。”

  其实哪个家长见到女儿喜欢我这种下三滥肯定都是百般阻扰,然而黑子却是一直不反对,虽然也没支持,但谁说这不是一种默许呢?

  我不知道黑子为什么这么看好我,但是我觉得我说出来或许黑子真的会帮我,于是我就慢慢的说道:“上次我跟常欣也被赵校长你抓住过,你也知道,我跟常欣关系不错。于进想拉拢常欣,就让我加入他们,我不愿意,他今晚就带人去打我,幸好我们床下有点防护工具,再加上我们宿舍齐心合力,这才没有出事。”

  黑子皱了皱眉:“这可不对,宿管找我的时候,说的可是走廊里都是人在打架。”

  我叹了口气,说:“可能是隔壁宿舍的见我挨打,就去找了姜学长,姜学长知道我跟姜巧巧有点关系,就下来帮我了,但赵校长你要明察,我可不希望人家帮了忙,还落了一个不好的下场。”

  黑子思索半晌,对其他人说:“你们先回去,我明天会找于进了解情况,今天晚上暂且放过他,我还要去趟医院,看看那小子怎么样。”

  我们都答应一声,正要离去,却听到黑子又说:“李铁军留下。”

  我不晓得黑子要干什么,但还是留下了,然而范兴却也不走了,直接回来说:“赵校长,打人的那个不是铁军,是我,你想怎么处罚,还是罚我吧。”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想,黑子又不卖你面子,肯定怎么狠怎么来。

  但范兴却看都不看我,只是盯着黑子,想知道到底怎么处罚。

  黑子看了一眼还在外面的其余人,便说:“我一会去看看那个学生的伤势,医药费肯定得你们出,我也可以让于进也承担一部分,学校也有责任,也会出一点,不过学校正处于严打时期,肯定会开除一个,用以示威,我看你们都挺义气的,就直接跟你们说了,至于谁承担这个罪名,你们晚上好好商量一下,明天早上,我会把你们和于进都请到这儿,到时候可不要像现在一样,争着抢罪名,会引起校长的反感。”

  我们都答应了一声,向宿舍走去。

  魏楠说:“黑子没传说中那么厉害嘛。”

  姜飞耀冷哼一声:“黑子平时厉害着呢,我们姜家马家都忌惮的很,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对咱们这么好。”

  我当然不可能说是萌妹子的功劳,只是哈哈一笑,打个掩护:“说这么多干嘛,姜大哥,谢谢了,这次的罪名我担了。”

  姜飞耀白了我一眼:“谁都能担就你不能,你被开除了谁帮我搞定姜巧巧?”

  我冷冷的说:“现在我可顾不了那么多,总不能让我兄弟们担吧?这事可是我惹的。”

  范兴马上开口:“这事是我…”听他说到这儿,我赶紧一把拉住他,对他摇了摇头。我心想,这姜飞耀那么多小弟,随便找人顶个缸多容易?

  姜飞耀在前面走着,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小动作。停了好大一会儿,姜飞耀才说:“我可以找人代替你们,但是你必须答应我,搞定姜巧巧。”

  我看他还在担心姜巧巧的事,就说:“放心,现在大家都是兄弟了,帮你不就是帮我自己吗?”

  姜飞耀叹了口气,说:“你能这么想最好,你要是真不帮我,我就当我看错人了。”

  我见姜飞耀同意,心里自是高兴,说:“你放心,哪怕我抛弃了我的糟糠之妻石雪,也绝对帮你搞定姜巧巧。”

  姜飞耀笑了一声,说:“其实我真的挺希望看到你跟石雪在一起,也不知道马文会气成啥样,可惜啊,最能搞定姜巧巧的就是你了。刚才于进的小弟说那天扒了姜巧巧的裤子,可是真的?”

  我想起姜巧巧的样子,想着她也不容易:“你可别瞎说,那群小弟瞎说的,小心姜巧巧知道了直接投到姜全怀里,你的位置可就不稳了。”

  姜飞耀脸色一变,转过身来看我,我一笑说:“不就这么一点破事吗?长个脑子的都能想到。”

  姜飞耀缓缓转过头去,说:“我能不能成功,就看兄弟你了,以后在学校,你说啥,就是啥。”

  我笑了笑没吭声,回到宿舍时才想起范兴的事,就问:“还整不整?”

  范兴问道:“整啥?”

  我说:“王明。”

  范兴一下子想来起来,怒气冲冲:“现在我有心得了,就是不要命的上,我一个人去就行,你别去了,再被黑子逮住不好。”

  我笑了笑:“你帮我打架,我自然也帮你,咱这就找王明。”

  姜飞耀惊讶道:“你们还要去打架?”

  z酷、}匠P网up首发P%

  我点点头:“你别搀和了,我们几个就够了。”

  姜飞耀点点头,先走了。

  范兴见魏楠们都跟着走,说:“我们俩就够了,去那么多没用。”

  振光摇摇头:“那可不一定,于进今晚去找咱们时估计也是这么想的,可你看看结果?咱们还是一起去的好,以防意外发生。”

  范兴似乎有些感动:“谢谢各位兄弟。”

  魏楠鄙视道:“知道是兄弟还说谢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