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石雪可不知道这些事,依然在说:“申真真也真大胆,上着课呢就和范兴闹了起来。”

  我嘿嘿一笑:“媳妇,要不咱也闹一下?”

  石雪瞪了我一眼:“别占嘴皮子便宜了,媳妇媳妇的也不嫌肉麻。”

  我腆着脸:“不让我占嘴皮子便宜,难道让我占手上便宜?”说着我就伸出双手,做出了要占她便宜的动作。

  石雪一惊,马上说道:“李铁军,你再胡闹我就真不理你了。”

  我见石雪真有生气的迹象,便撇了撇嘴,说:“真是开不起玩笑。”

  石雪瞪了我一眼:“再开玩笑也不能对我动手动脚的,听说你不是认识全校都知道的那个常欣吗?她应该会让你占占便宜的吧?你去对她动手动脚的啊。”

  提起常欣我就想起了她刷碗的动作,不由的心里就美滋滋的,但一看石雪还在看我,赶紧就说:“别提她了,上次说了让我吃她的大豆腐,结果最后真的给了我两块豆腐,别多想,就是餐厅的那红烧豆腐。”

  石雪听后也不生气了,竟然一笑:“没想到她还挺有趣的啊。”

  我看着石雪的笑容,不由的又发了发呆,心想,如果最好常欣和石雪都是我的该多好啊,最好大被同眠。想到这儿我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于是说:“要不我介绍你俩认识认识?”

  石雪愣了一下,考虑了一会儿,才有些为难的说:“听说她有些那个,我不想跟这种人一起玩。”

  我笑笑:“什么那个这个的,你是想说她骚对吧?其实欣姐人挺好的,不过确实有点骚,要不我也不会认识她。”

  石雪没想到我这么直白,就又问我:“那你和她做过吗?”

  我嘿嘿一笑,正想回答,突然就想起了那天申真真告诉我的,说石雪也很想知道做那个的感觉。于是我看了一眼石雪,发现她果然有些脸红,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于是我说:“当然做过啊,那滋味可是欲仙欲死啊,欲罢不能啊。”

  石雪的脸更红了,问我:“那常欣也很舒服吗?”

  我心里那个惊讶啊,没想到石雪竟然连这种问题都问了出来。

  她同桌肯定能很好的解答她的疑问,但是她毕竟不知道她同桌暗地里比常欣更甚,但是她选择问一个男生这种问题,不由使我想入非非:“难道她真的对我有意思?想要和我假戏真做?”

  想到这儿我就一阵兴奋,这他妈的离我大被同眠的计划又近了一步啊,于是我果断说道:“她肯定也很舒服啊,不然她怎么会喜欢跟男的做那个?”

  Y酷13匠V网4B永/久h免;费看U小Vd说

  石雪点了点头,觉得我说的在理,我偷偷的问道:“你怎么对这个感兴趣啊?”

  石雪白了我一眼:“你才感兴趣呢,人家是好奇而已。”

  我不知廉耻:“那你怎么不用手试试呢?或者买根黄瓜,香蕉也行。”

  石雪好奇的看着我:“手?香蕉?黄瓜?”

  我他妈的简直是人中极品:“要不我给你几张碟子,你学学?”

  石雪顿时满脸通红,呸了一声,说:“下流!”

  我看着满脸通红的她乐不开支:“是你下流吧,你想哪儿了?我那是教学光碟,就是为你们这种好奇的小女生解释疑难,你想啊,肯定有很多人都跟你有一样的好奇心理吧?她们又不像你一样可以找我问,就只能买这种光碟自己研究了。”

  石雪别过脸去,却伸过手来:“拿来。”

  我一笑,奸计得逞。我轻轻的抓住石雪的手,说:“你怎么这么性急?我又不会随身带在身上。”

  石雪挣开自己的手,说道:“你怎么又动手动脚的。”

  我见她这次没有生气的迹象,便继续调笑:“你要是急着看的话,我中午出去下,下午就能带来,不过你怎么看?”

  石雪想了想,说:“我周末在家看,你周六之前拿来就行。”

  我点了点头,心里十分得意,我他妈的教坏了一个无知少女,我简直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啊。

  但是我却没想到,那时候就知道充气娃娃的人,怎么会不知道香蕉黄瓜?

  中午下课石雪就要拉我一起去吃饭,然后我就看到范兴愤怒的走到自己的座位,坐在那儿一言不发。

  我心想,陪石雪是大事,就先不管你小子了。

  没想到我跟石雪吃的第一顿饭就出现了几次波折。

  石雪占了位子等我,我帮她打饭,也算是按照正规情侣的程序来走,可是我还没打到饭就听到身后有人喊:“铁军。”

  我扭头一看,只见队尾萌妹子正在兴高采烈的朝我挥动着一只手,而苏琳在在一旁也不看我,小脸上没有了曾经的机灵狡黠,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冰冷。

  我心里不爽,心想:“臭小美女,好歹我也算为你受过伤,你他妈的就不能给劳资个好脸?”

  但我不能无视萌妹子的存在啊,好歹人家莫名其妙的对我一往情深。于是我乐呵呵的说:“小芸啊,要不我帮你打饭?”

  萌妹子立刻堆上萌萌的微笑:“好啊好啊。”说着就去拿苏琳的饭缸。

  苏琳挣扎了一下,但没争过萌妹子,被萌妹子抢走了饭缸。

  萌妹子一下子跳到我面前,说:“我们俩的,都吃那个粉条白菜。”

  我点了点头,接过她俩的饭缸。

  萌妹子却好奇的看着我手里另两个饭缸:“你还帮谁打饭啊?”

  我笑了笑:“我朋友,我们班的。”

  萌妹子笑了笑,说:“哦。”

  打完饭,苏琳才对我说了一声谢谢,但是毫无感情,我也不在意,因为我总觉得她跟刘玉龙很可怜。

  萌妹子蹦蹦跳跳的跟着我走着,一点也不怕手中的饭洒出来,其实我很怀疑,她家就在学校,为什么不回家吃呢?

  苏琳很是郁闷的跟着萌妹子,满脸无奈。

  我笑了笑,慢下了脚步,然后对苏琳说:“刘玉龙其实心里还是有你的,他现在被开除了,心里肯定不好受,你过星期的时候可以多安慰安慰他,估计你们还能和好如初。”

  苏琳白了我一眼:“不用你管。”

  我心想,这小妮子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热菜不吃吃凉菜。但是我却真的对刘玉龙很是同情,于是我又说:“他其实最担心的是你跟我有关系,你去证明一下就行了啊。”

  苏琳这下子总算理我了:“怎么证明?”

  我说:“他怀疑你不是处,你跟他做一次不就行了?”

  苏琳却叹了口气:“我早就试过了,他不愿意碰我,给他他都不要。”

  我没想到刘玉龙竟然如此柳下惠,于是我又出了一招:“那就去医院做检查啊,拿检查结果给他看。”

  苏琳的眼睛里突然有了色彩,似乎很是意动,说:“这个也能查出来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