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姐看了我一眼:“笑什么呢?”

  我忙止住了笑,说道:“没笑什么,因为欣姐对我这么好,我开心而已。”

  欣姐瞅了我一眼,明显不相信,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笑嘻嘻的吩咐道:“既然欣姐对你这么好,你还不帮欣姐把饭缸刷了?”

  我马上拿起欣姐的饭缸,说:“刷,怎么会不刷。”

  欣姐跟我一起来到水池边,看后站着看我刷饭缸,我便只好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刷了一遍,我自己的饭缸都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刷过呢。

  欣姐在一旁不由笑了:“行了,再刷就让你刷破了。”

  我嘿嘿一笑,将饭缸递给了欣姐,随便刷了一下我的,就说:“欣姐,走吧。”

  欣姐睁大了眼睛:“好了?”

  我点点头:“好了啊。”

  欣姐一把抢过我的饭缸:“你是也想让我刷吧?还是自己用的从来不认真?”

  我嘿嘿一笑,也不阻拦,我也想看看欣姐给我刷饭缸呢。

  欣姐说完就开始刷我的饭缸,水从她的指尖划过,映亮了她那晶莹剔透的白玉手指,她手上戴着一串手链,上面有一些小铃铛,随着刷饭缸的节奏不停的撞击,轻响着,我突然就感觉到一阵喜悦,心想如果这就是幸福,我希望老天让这一刻定格。

  可现实总是残酷的,没一会儿欣姐就刷好了,将饭缸递给我,说:“你看行不行?不行我再刷一遍。”

  其实我当时很想再让她刷一遍,好重温刚才的幸福,可是不知怎么的就偏偏说了一句:“不用了,咱们走吧。”

  欣姐点了点头,然后我们就一起走向了教室。

  我一直将她送到她们班门口,才说:“欣姐,我回去了。”

  欣姐笑了笑:“不让你送你非送,白跑这么远。”

  我冲她一笑:“我乐意。”

  欣姐也不计较:“赶紧回去吧。”

  我点了点头,回到了教室。

  上午最后一节是历史课,又是换座位的好时机,但是还不等我换,石雪就跑了过来,对范兴说:“咱俩换换座位吧。”

  范兴看了看申真真,似乎有些犹豫,但是还是同意了。

  石雪坐在我身边,我却突然感觉有些愧对欣姐,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它就是很奇怪的产生了。

  石雪小心翼翼的说:“咱俩的约定你还记得吧?”

  我心想,不就是假装男朋友帮你挡几个追求者吗?还约定呢!

  ‘更新rl最1F快上o酷9X匠网F

  我点了点头。

  石雪又说:“可是咱不能只在他面前演啊,咱俩平时就得亲密一点,要不他肯定知道咱俩是装的。”

  我心里一喜,这话什么意思?平时亲密一点?

  于是我立刻两眼放光的看着石雪。

  石雪马上解释:“你可别多想,就是平时一起吃饭啊,一起逛街啊,要不哪儿像情侣?”

  我点点头:“你这追求者到底是谁啊,让你付出这么多来赶走他。”

  石雪叹了口气,说:“马文。”

  我当时立即就想撒手不管她了,这尼玛怎么不早说?我已经得罪一个于进了,难道还要让我得罪马文?

  但是我也不至于如此窝囊,一听说是马文就立即放弃了抵抗,怎么说也得挣扎片刻,于是我问:“那你为什么不跟马文呢?马文可是学校老大啊。”

  石雪瞥了我一眼:“他可跟高三好几个女生的关系都好着呢,我加入进去不是找死?”

  我嘿嘿一笑:“但你去了最年轻,肯定是最得宠的那个,你耳边风一吹,她们还不都得乖乖听话?”

  石雪却一下子明白了我的意思:“你要是怕他我找别人去。”

  这尼玛可是正中男人的命门,哪个男人会承认自己害怕另一个男人?尤其是在女生面前?于是我果断一拍胸膛:“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连于进都不怕会怕一个马文?以后你干啥都喊上我,我当你男朋友就是了。”

  石雪这才恢复了笑脸:“你说的哦,不许骗我。”

  我又拍了拍胸膛:“你男朋友我骗老师骗黑子骗扬哥骗欣姐,都不会骗俺家的石雪。”

  石雪噗嗤一声笑了:“你可别让别人听到了,到时候你骗的那些人都来找我,让我传授绝招,我可受不了。”

  我嘿嘿一笑:“那我能不能提个要求?”

  石雪心情高兴,说:“你提吧。”

  我说:“你看啊,既然咱们平时都得表现的亲密,那我是不是应该拥有一个对你更亲切的称呼?”

  石雪一笑:“就这个啊,你说,你想喊啥?”

  我脱口而出:“媳妇。“石雪皱了皱眉,考虑了一会,说:“行,不过不许经常喊。大部分时间还是喊雪儿或者小雪。”

  我嘿嘿一笑,第一步已经迈出去了,第一百步、第一千步还会远吗?

  于是我点点头:“我知道什么时候喊什么,媳妇。”

  石雪马上瞪了我一眼,但却没有反对。

  我心里跟吃了蜜一样,简直想抱着石雪亲上一口。

  我正YY呢就听到台上的历史老师说:“你们俩干什么呢?”

  我吓了一跳,以为老师发现我跟石雪的猫腻了,没想到一抬头,才发现老师说的是申真真和范兴。

  历史老师毫不客气:“你们不听课就算了,可也得给我老实一点,上课拉拉扯扯影响不影响别人?”

  我看了一眼范兴和申真真,这一对胆大的狗男女还是依然胆大啊,老师眼皮子下面都敢拉拉扯扯。

  石雪却碰了碰我,问:“你有没发觉申真真跟范兴有猫腻?上次申真真找你换座位我就感觉到异常了,这申真真不会真被范兴的情书打动了吧?”

  我心里很是得意:“那可不?那可是我写的情书,能打动不了吗?”

  我悄悄的说:“我也发现了,这俩肯定有一腿。”说完这个我突然就想让石雪听听那晚的录音,然后看着她羞得面红耳赤,想想都是人间一大乐事啊。

  可是我也害怕范兴申真真知道了找我拼命,所以除了我们兄弟几个,别人都不知道呢。

  石雪点了点头:“没想到申真真也会动春心啊。”

  我心里十分鄙视,你不知道的多着呢,申真真何止是动春心?

  但是我这话可不敢说出来,我现在怕申真真的厉害,连范兴都沦陷了,我还是别做出头鸟的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说:

  第四更,今天的最后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