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不在乎她的眼神威胁,昂首挺胸站的挺直。

  最新}章o节,.上酷匠JF网

  黑子见姜巧巧走了出去,这才慢悠悠的走到我身边,说:“我之前不但没有阻止你跟小芸在一起,反而还有撮合的意思,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显然很是疑惑,我这么一个屌丝,黑子到底看上了我什么?

  黑子却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似乎不想多说。

  他慢悠悠的晃了两圈,似乎有些烦躁,但却什么也没说。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说道:“姜巧巧也不是什么好人,你惹了她,小心一点,不过我看她后来貌似很不想走啊,你们之间还有什么事?”

  我想了想,不能将姜巧巧被扒裤子的事说出去,说不定以后有什么用呢,然后我就对黑子说:“没什么,谢谢黑校长。”

  黑子一下子火了,伸手在我脑袋上拍了一下,同时说道:“叫我赵校长。”

  哪知这一拍正好拍到了姜巧巧拿凳子摔的那地方,本来就起了一个大血包,这么一拍我立刻就大声叫了出来。

  黑子问道:“怎么了?”

  我揉了揉头:“上次的伤还没好呢。”

  黑子瞥了我一眼,知道我不愿意告诉他,也没计较,说:“你去医院看看吧,我给你们班主任说一声。”

  我心里真他妈的意外,这黑子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但是本着利益最大化原则,有好处不拿是傻瓜,于是我赶紧同意:“谢谢赵校长。”

  黑子点点头,不再说话,我赶紧就离开了政教处,打算先回教室再说。

  刚坐到座位上就见马璐转过头来,说:“听说刚才二七班班里有一男一女在地上滚着掐架,你去看了吗?”

  我当即就想把马璐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尼玛我自己去看我自己?

  于是我没好气的说:“去了,那男的把那女的衣服都给撕了,我看的清清楚楚。”

  老马立刻来了兴趣:“给我说说细节。”

  我正准备开骂呢就听到范兴说话了,这小子刚从教室外回来:“哟,军哥回来了,那女的长的真水灵啊,军哥趁机揩了不少油吧?”

  老马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似乎想不到那个男的就是我。

  范兴又贼兮兮的说:“军哥,这女的可不能放过,万里挑一啊。”

  我冷冷一笑:“那是,也不看看你军哥是谁,就这样的我都不屑一顾呢。”

  范兴又说:“我听说那女的就是咱学校著名的母夜叉姜巧巧啊,跟常欣可是死对头啊,你就不怕两人打起来?”

  马璐吃了一惊:“你惹了姜巧巧?”

  我点了点头,说:“她很麻烦吗?”

  老马点了点头:“她是姜家扛把子姜万军的女儿,马文轻易都不敢惹她。”

  我不屑的点了点头,心想:“于进都敢,我怎么能怂?”

  但是我脑袋的血包还是个问题,于是我就拉着马璐一起去医院了。

  我心想,反正有黑子跟贺大胖子解释,我怕什么,于是就跟马璐一起在街上逛着玩,因为马璐家是附近的,所以很少有老师会找他麻烦,他也不担心,就跟我一起玩了起来。

  玩到天快黑了,我跟马璐才慢悠悠的晃到了医院,准备随便看看,包扎一下,回去装个样子,也算是对得起黑子为我请假了。

  到了医院才发现,范兴这小子居然也在!

  这小子头上都还在流血,却还得一个人挂号等待,看上去凄惨极了。

  我走上前去:“小兴子啊,跟谁整这么惨?”

  范兴回过头来,见是我,马上诉苦:“妈的,还能是谁?王明那个王八蛋!他不是晚上找我单挑吗?结果我跟他一起到学校外的时候,一群人出来揍我,结果就成这样了。”

  我见他头上虽然在流血,但也不是很严重,就问:“王明这小子找的谁啊?没看出来啊。”

  范兴撇了撇嘴:“谁认识呢,大概五六个人,一见我跟他一起出来就围了上来,二话不说就揍了我,最后王明那小B还嘚瑟的跟我说,让我别追申真真了,我呸,我非要拿下申真真。”

  马璐是第一次知道这事,吃了一惊:“你们居然是在争申真真?”

  范兴斜眼瞥了一下马璐,似乎不想多说什么。

  然后范兴突然又对我说:“我想今天晚上就要了申真真,气死王明那个傻逼。”

  我劝了一把:“不是周六吗?你别惹急了申真真,人家不要你了。”

  范兴冷哼一声,说:“她不要我?你放心,我啥时候想要她都肯定给我。”

  我不知道范兴到底哪儿来的自信,但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于是我笑了:“那你今晚去找她啊。”

  范兴又阴险的一笑:“我就利用一下王明打伤我这一点。你回学校跟申真真说王明把我打伤了,让她过来医院。”

  我摇摇头:“我才不会去呢,我也得看伤呢。”

  范兴哈哈一笑:“你小子被姜巧巧打这么严重?都来看了一下午了。”

  我看了一眼马璐,说:“让马璐带信吧。”

  范兴点点头:“老马,兄弟的终身大事就交给你了。”

  马璐也点点头,对我说:“那不用我陪你了吧?”

  这时候范兴进里面看伤去了,我便马上偷偷对马璐说:“把扬哥或者魏楠也喊过来,我晚上要听墙根。”

  马璐猥琐的看了我一眼,悄悄的说:“我让魏楠带上手机来,你记得录音。”

  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范兴就出来了,头上包了一圈纱布。

  没多久我就也出来了,头上也包了一圈纱布。

  我们两个相视哈哈大笑,然后他就说要在医院等申真真,其实我也要等魏楠,但不能说出来,于是就骗范兴:“那我出去玩了啊,好不容易出来一趟。”

  范兴点了点头,挥着手说:“去吧去吧。”

  然后我就躲在外边等着魏楠的出现。

  没多久就看到猥琐的魏楠过来了,居然比申真真早到。

  我赶紧把他拉了过来,然后一起等待申真真。

  范兴还在医院等着,我们在外面被冷风吹着,不断祈求申真真早点来。

  没多久申真真就像救世主一样的从远方过来了,直接就跑进了医院。

  又没多久,范兴跟申真真就手拉手的出来了,我不由暗叹:“这申真真也太好说话了,范兴说今晚就今晚?“于是,我们就悄悄跟上了范兴申真真,有点谍战大戏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